.

见霍老太太出来,沈蔓歌的脸顿时就严肃起来。

不管怎么说,今天是沈梓安做出了这种事儿,她和霍老太太也不能硬碰硬。

“霍老太太。”

沈蔓歌淡淡的开了口。

她这么一句“霍老太太”把霍老太太叫的有些别扭,不过却冷哼一声说:“怎么?对我有意见?有意见可以当面提,让一个孩子来这么折腾我们霍家,你们是觉得霍家真的是由着你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是么?沈蔓歌,我告诉你,我不认你,就算你让你儿子把霍家折腾个底儿朝天,我依然不认你!别以为搬出孩子来我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的,直接翻篇了,这不可能!”

叶南弦听到霍老太太说话带刺的样子,想要开口,却被沈蔓歌给拦住了。

她淡笑了一声说:“霍老太太,我想你误会了,我没想着再和霍家有什么牵扯。今天这事儿确实使我们儿子做的不对。您就说吧,您要怎么解决。”

霍老太太看到沈蔓歌一副冰冷冷漠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就死难受的要命,可是她却又拉不下面子,冷哼一声说:“怎么解决?你到时告诉我,这件事儿怎么解决。”

“霍家所损失的一切东西,我们叶家双倍赔偿。”

叶南弦实在不想听霍老太太在说什么了,不由得开了口。s3();

霍老太太眼睛一瞪。

“我们霍家缺钱么?”

“那您想怎么样?给个痛快话!”

叶南弦本来就没打算让沈蔓歌在这里和霍老太太纠缠太久,这个老太太现在简直就是豆腐掉在泥灰里,吹不得打不得。如果能够快速的解决好,他也好带着沈蔓歌回去吃饭不是?

本来霍老太太心理就不舒服,此时见到叶南弦这么无礼顶撞的样子,不由得更生气了。

“你看看我的脸。这上面可是油漆!你们家儿子居然拿着油漆来打我!这要是清洗的晚了,我这一层皮都要掉了!”

霍老太太一想到那生疼的滋味,就恨不得给沈梓安那个臭小子几鞭子。

叶南弦却突然笑了起来。

“嗯,下次我会让他记得换成别的。毕竟油漆不好清洗。”

“你……”

霍老太太差点被气晕过去。

沈蔓歌拽了拽叶南弦的衣袖,有些无语的看了他一眼。

说好是来解决事情的,不是来挑事儿的,怎么感觉叶南弦处处针对霍老太太?万一真的把霍老太太气出个好歹,她可真的是有嘴都说不清了。

叶南弦见沈蔓歌拽了自己,这才收敛了一些。

霍老太太身边的人连忙给她顺气,甚至还有人递上了一杯热水。

她喝了一口热水,总算是顺了气,气呼呼的看着沈蔓歌说:“果然是什么样的人找什么样的丈夫。今天这事儿我也不能这么随便算了。你儿子打了我,说什么这个气我要出的。你给我跪下!我抽你十鞭子,这件事儿就算完了。”

听到霍老太太这么一说,叶南弦的脸色立刻就变了。

“霍老太太,你最好想清楚,孩子调皮是一回事,你鞭打我妻子又是另外一回事。我今天就站在这里,我看谁敢动我妻子一个手指头!”

沈蔓歌的脸色也变了变。

沈梓安毕竟是个孩子,闹出这么一出,不能说沈梓安没责任,可是因此却要抽她十鞭子,这是什么道理?

沈蔓歌看着霍老太太,霍老太太的眼神也看向了沈蔓歌。

“怎么?不愿意?如果不愿意就给我滚!明天我就会让还称所有人的人都知道你们叶家养出了一个什么样的孩子。我倒,大众的眼睛是不是都是瞎的!”

霍老太太的唇角微微扬起,这是吃死了沈蔓歌为了孩子不得不妥协。

沈蔓歌也看出来了,这老太太不过就是借着沈梓安这个由头想要惩罚自己罢了。

先前余薇薇的事儿,现在萧爱的事儿,都让她对自己有了很大的怨言,可惜偏偏她什么都不能做,还被霍震霆给左右拦着,说不定早就憋了一肚子气了。如今好不容易抓到这么一个机会,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的。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不知道她心理怎么想的,一把将她拉到了身后。

“老太太您如果非要打人鞭子才能出气的话,也行。都说子不教父之过,沈梓安的过错,我这个做爹地的来承担好了。不就是十鞭子么?来!”

说着,叶南弦直接解开了衣服,露出了精壮的胸膛。

沈蔓歌的眸子顿时湿润了。

“你别这样,你明知道她针对的人是我。”s3();

“你和我本是夫妻一体,你也好,我也罢,有什么区别?左右不过是霍老太太借着由头想要发泄一番。我们成全她就是了。”

叶南弦把话直接说了出来。

霍老太太被戳破了打算,也不气恼哦,笑着说:“行,这可不是我逼你们的。”

“来吧,废话那么多!不过霍老太太,我奉劝你一句话,人啊,别太作了。否则作过头了,到时候你想挽回都挽回不了。”

叶南弦这句话直接刺激到了霍老太太。

“拿鞭子来!”

霍家是军政家庭,从小教育孩子就是棍棒底下出孝子,自然鞭子这种东西自然是家里常备的。‘

听到霍老太太这么说,立马有人把鞭子取来了,然后递给了霍老太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