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落落,你说什么呢?”

沈蔓歌还没开口,沈梓安直接听不下去了。

这小妮子虽然一直都很喜欢叶南弦,但是也不能这么护着吧?

“我又没说错,本来就是。”

沈落落丝毫不觉得自己有说错什么了。

沈梓安鄙夷的看了叶南弦一眼说:“身为一个大男人出门还得让一个女人护着,你觉得这种男人有什么好呀?”

“梓安,别乱说。”

沈蔓歌生怕沈梓安刺激到了叶南弦,今天叶南弦的心情显然是不太好的。

叶南弦的眸子果然眯了起来。

“你这个小子是想和我切磋切磋了是么?”s3();

“在外面输了场子,回来拿我一个小孩子开刀撒气的,老叶,你可真有出息。”

沈梓安丝毫不害怕叶南弦的冷脸,一句话嘲讽过去,把叶南弦气的差点吐血。

那张照片的事儿本来就让叶南弦够郁闷的了,如今回来还要被自己的亲生儿子挤兑,他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我有出息的地方多了!”

说完,他直接抬脚朝楼上走去,看上去是真的生气了。

沈蔓歌整个人都愣住了。

沈落落简直就要哭了。

“哥哥,你怎么这样啊?你就不能对爹地客气一点吗?我不喜欢你了!”

说完,她一跺脚,直接追着叶南弦跑了过去。

“爹地,爹地……”

可是叶南弦就像没听到似的,“砰”的一声,将房门给关上了。

沈落落整个人停在那里,看着关闭的房门,回过头来狠狠地瞪了沈梓安和沈蔓歌一眼说道:“我讨厌你们!哼!”

说完,她一路小跑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也学者叶南弦的样子,直接把房门摔得震天响。

这里最懵逼的人就是沈梓安和沈蔓歌了。

叶南弦从来不会和孩子一般计较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沈梓安用手指戳了戳沈蔓歌,低声问道:“老叶这是怎么了?”

沈蔓歌很懵逼的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他突然间像个孩子似的在外面和宋文棋打了起来,我把他拽回来就是这个样子了。”

沈蔓歌觉得今天的叶南弦十分别扭,偏偏他又不肯说什么。

听到妈咪这么说,沈梓安歪着脑袋皱着眉头问道:“难道是因为吃醋了?”

“吃什么醋?”

沈蔓歌有些慢半拍的回了儿子一句。

沈梓安有些无语了。

“妈咪,你先前和沈叔叔走的比较近啊,老叶那个人虽然看着挺冷的,不过心眼可小了。就连我和你一起睡觉他都忍不了,更何况是宋叔叔那样的外人。”

“胡说八道什么?我和宋文棋很久不联系了,就算要吃醋,他也不该现在吃醋啊。难不成他的反射弧那么长?才反应过来?”

“也是哦!”

沈梓安觉得沈蔓歌说的有道理。

“啊,我知道了。”

“什么?”

沈蔓歌看着沈梓安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不由得竖起耳朵来

听。

沈梓安笑着说:“老叶肯定是更年期到了!”

“你个臭八道什么。”

沈蔓歌直接一个爆栗打在了沈梓安的脑门上。

“哎呦,妈咪,疼,这要不是更年期,他无缘无故发那么大火干嘛?”

沈梓安觉得自己猜想的没错。

沈蔓歌却叹了一口气说:“去,别胡说八道,你爹地才多大。还有,一天天的老叶老叶的叫着,能不能好好的叫一声爹地?”

“哦,知道了。果然女人都是有了丈夫不要孩子的人。”

沈梓安有些失望的又是叹气又是摇头的,像个小老头似的,直接把沈蔓歌给逗笑了。

“小机灵鬼。”

她笑着揉了揉沈梓安的头,自己还是多少有些纳闷的,今天叶南弦和宋文棋动手多少有些意外,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s3();

就在这时,宋涛从外面回来了,看到沈蔓歌的时候楞了一下。

“太太,您回来了?”

“嗯,你这是给灵儿买吃的去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