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南弦和宋文棋打的难解难分的,因为两个人都算是海城的名人,谁也不敢上前劝架,更不敢报警。

经理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可怎么办呀?万一真的出点什么事儿,我们这会所可就……”

身边的服务员看到这里,低声说:“经理,不如给两家人打电话吧。总比这样打下去着架势,感觉要出人命。”

经理一听,连忙点头。‘

“对对对,快,给两家人打电话。”

服务生连忙照做。

宋文棋这边自然是达到了宋老爷子的家里,有佣人接到了,连忙告知了宋老爷子。

而叶南弦这边也不知道是谁知道了沈蔓歌的电话号码,直接把电话达到了沈蔓歌的身上。

沈蔓歌还在休息,听到电话响的时候还以为是霍家打来了的,刚想挂断,却看到是陌生号码。s3();

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听了。

“喂,你好,请问是叶家的人么?”

“你哪位?”

对方一上来就问是不是叶家的人,让沈蔓歌多少有些微楞。

叶家的人多了,对方要找谁?

一听到沈蔓歌搭话了,服务员连忙松了一口气说:“我是伊人居的服务生,叶南弦叶少在这里和宋文棋宋少打起来了,我们拉不开,打的很是激烈,请你们家来个人处理一下吧,。这事儿要是被媒体和警局知道了,影响不太好。”

沈蔓歌一听这话,连忙坐了起来。

“你说谁?叶南弦?、你没看错?”

“姐姐啊,叶南弦叶少是何等人物?我怎么可能看错?要不是因为是叶少,我们也不敢这么打扰叶家不是?”

服务生简直快要哭了。

沈蔓歌连忙说道:“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她赶紧穿衣穿鞋,心里却犯起了嘀咕。

叶南弦不是个矛头小伙子了,怎么会和宋文棋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呢?

上次是因为蓝灵儿的事情,但是那时候也是封锁了整个会所的,关着门打的人,这次怎么就突然不管不顾了呢?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况且他不是在外面陪着老太太么?

怎么就出去了呢?还是宋文棋扯上关系了?

沈蔓歌脑子里一个个的问题冒了出来,吵得她有些头疼。

她快速的出了门,下了楼,看到叶老太太一个人坐在那里,不由得问了一句。

“妈,南弦呢?”

“哦,他说你喜欢吃芒果,出去给你买水果去了,怎么了?这才一会不见,就想他了?”

叶老太太以为沈蔓歌是因为睡醒了看不到叶南弦才来问的,不由得给儿子打掩护。

开玩笑。

叶家的男人去为自己的女人出气,难不成还得告诉女人不成?

沈蔓歌却不知道老太太和叶南弦之间的事儿,听到老太太这么说,更是着急了。

“妈,我出去一趟,等南方和叶睿回来,你们先吃,不用等我们。”

说着她快速的朝着门外跑去。

&nbsp

;“这是怎么了?叶南弦那个臭小子,难道连收拾一个女人都收拾不好?还得惊动了蔓歌?”

叶老太太看向一旁的黄妈,有些不太确定的问着。

黄妈摇了摇头说:“老太太,我知道您心疼大太太,不过这事儿啊,还得大少爷自己去解决。他们小两口的事儿你就别管了。我看啊,大太太和大少爷之间的感情好着呢,就算有什么事儿发生,也拆不散他们俩。倒是二少爷,这都多大岁数了,一点不为自己的婚事着急,你可得给他抓点紧了。”

说起叶南方,叶老太太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你以为我不着急?可是南方是个认死理的,自从楚梦溪死了之后,钟素雪也不知道去哪儿了,这些日子我总觉得很不安。钟素雪不是一个吃素的,况且叶睿还是她的亲外孙,楚梦溪死了,她能放着南方这样的女婿不要?以前如果南方没出面,还可以说他死了,如今南方都浮出水面了,钟素雪却还是没有消息,这不像是她的风格啊!你多拍些人跟着叶睿,别让这孩子出什么事儿。”

“是。”

黄妈连忙吩咐下去了。

沈蔓歌离开了叶家老宅之后,来不及多想,直接打车去了伊人居。

刚到伊人居,沈蔓歌就看到周围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好多人,经理和保安正在疏散人群。

沈蔓歌的心猛然揪了起来。

闹这么大,媒体怎么可能不被惊动?s3();

叶南弦这到底是怎么了?

沈蔓歌连忙扒拉开人群,冲了进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