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你搞的鬼?”

唐子渊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叶南弦只是冷笑着,连话都懒得说。

唐子渊看到现在的叶南弦浑身是伤,他胳膊上的伤虽然经过处理了,但是却没有重视,现在顺着洁白的衬衣渗出鲜红的血来,看起来有些鬼魅的吓人。

而他手背上更是青紫青紫的,那针眼下的红色血液还没有干涸,显然是刚从医院过来的。

唐子渊冷冷的说:“你真以为凭你一个人的力量可以撼动的了整个唐家的基业么?叶南弦,你未免太夜郎自大了。”

叶南弦终于动了。

他一把拽住了唐子渊的胳膊,一个反转将他扣在了墙壁上,冷冷的说:“如果蔓歌还活着,我对你或许还会手下留情,毕竟五年前你对她有过救命之恩,你对我的孩子们也有过出生之情。你不管做了什么,我都睁只眼闭只眼过去了,可是你做的太过分了,我不得不反击,即便如此,我依然给你留了退路。但是唐子渊,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碰我的蔓歌,不该让颜如玉把蔓歌带去了后海,不该让她现在生死未卜。难道你不知道蔓歌是你的救命符吗?、如今她不在了,你凭什么还可以带着整个唐家耀武扬威的在美国继续生存下去?我一个人或许真的撼动不了你们唐家,但是如果是所有的风投公司呢?你觉得唐家有多少财力可以和所有的风投公司抗衡?”

这句话直接让唐子渊的脸色变了。

“不可能!每一家风投公司都不会和别人合作的,你不可能让所有的风投公司一起加入进来,绝对不可能!”s3();

叶南弦却冷笑着说:“如果我不要唐家的这些股份,我甚至可以拿出我的钱给他们呢?你觉得他们还会坚守原则的不合作吗?”

“叶南弦,你疯了?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无非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唐家完了,叶家也会元气大伤,你这是要干什么?”

“干什么?蔓歌不在了,哪怕赔上整个叶家,我也要你和整个唐家陪葬!如果不是你的纠缠,蔓歌现在会和我回到海城,开开心心的过日子。可就是因为你,她身份没了,成了黑户,不得不躲起来,却被有心人士算计。如果不是你非要把她带到身边去,蔓歌会出事吗?唐子渊,你一直依仗着唐家在美国的根基来打压我,甚至买通杀手想要了我女儿的命,这些事儿如果蔓歌还活着,我可能会慢慢的偷偷的和你算清楚,但是现在,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叶南弦说完就放开了唐子渊。

唐子渊感觉自己的胳膊都快要断了。

叶南弦刚才对他丝毫没有留下任何情面,甚至恨不得卸了他这条胳膊。

唐子渊哭笑着说:“你以为我想看到这样的结果吗?我也不想!我比任何人都不希望蔓歌出事。五年前我把她从火海中救出来的时候,她就是我的了。是我给她改头换面,给了她新的生活。如果不是因为落落需要肾脏,我和蔓歌现在才是最幸福的。叶南弦,是你破坏了这一切,是你把她从我身边抢走了。”

“谁都抢不走蔓歌,她的心理一直有我。如果她真的喜欢你,五年来你有很多机会的,可是你并没有机会不是吗?五年来蔓歌一直拒绝你,你就该放手。唐子渊,爱一个人没错,但是以爱为名,却处处做着伤害别人的事儿,你凭什么说爱?如果蔓歌真的选择了你,我绝对不会干涉和强留,但是她爱的人是我,选择的人也是我!你却总是想把她留在身边。如今蔓歌出事了,你和唐家

就要付出代价!”

叶南弦说完,直接坐回了椅子上。

他的面前放着一步笔记本电脑,上面的数码唐子渊十分熟悉。

他的眸子有些发颤。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绝对不会!唐家百年的基业不会被你这么容易击垮的,叶南弦,咱们走着瞧。”

“你没机会了!”

叶南弦说完就不再搭理唐子渊了。

唐子渊有些听不明白,却也不想留下来了。如今事情已经明了,是叶南弦联合了所有的风投公司在扰乱证券交易,这是违法的,是犯罪!

只要他去告叶南弦,并且找到叶南弦和这些风投公司联合合作的证据,叶南弦就完了。

唐子渊快速的转头就走。

他现在没时间和叶南弦理论。s3();

这一刻他才发现,在他的心里,唐氏集团还是最重要的。

叶南弦可以赔上整个叶家,只为了给沈蔓歌讨一个公道,可是他不行。

他不能为了还沈蔓歌一个公道而付出整个唐家!

他做不到!

唐子渊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唐家和沈蔓歌之间的选择的时候,猛然间觉得自己挺可笑的。

当初对沈蔓歌说他喜欢她,他要娶她,不管唐家人什么态度,同不同意,他都要娶她。

那时候唐子渊还觉得自己挺爷们的,对沈蔓歌的爱也是真的,是神圣伟大的,可是现在他才知道,当初之所以敢那样说,是因为他知道唐家不可能倒下,唐家更不可能有人拗得过他,包括唐老太太。

这所有的一切前提都是他是唐氏集团的总裁,是唐家的继承人,是整个美国华人最出名的代表。

如今当这些东西和沈蔓歌的公道比起来的时候,唐子渊才发现,他做不到为了沈蔓歌不顾一切,更别说赔上整个唐家了。

他没有叶南弦的魄力,没有叶南弦的胆量。

叶南弦明知道这样做是犯法的,明知道这样做会让自己有牢狱之灾,甚至赔上整个叶家的基业,但是他还是这么做了。

唐子渊心里不甘,却又说不出什么。

他回到了唐家,把现在的情况和唐老太太说了,唐老太太气的差点拿拐杖打死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