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南弦虽然带着氧气罐,可是要想潜到海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他的身体开始吃力,海水的浮力更是让他承受不住,可是叶南弦不想放弃,不能放弃。

沈蔓歌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

他不相信沈蔓歌会开着车自杀,唯一的解释就是有人是想要杀了沈蔓歌,而当时的沈蔓歌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

这个人是谁,叶南弦不知道,但是他知道绝对不可能是唐子渊。

唐子渊的目标一致都是为了从他手里夺走沈蔓歌的,他不会让她死的。

海水的浮力让叶南弦的眼睛有些睁不开了,可是他依然不想放弃。

皮肤像针扎一般的疼着,受伤的胳膊已经麻木了,没有多少知觉了,可是叶南弦还在向下。

他仿佛看到了汽车的轮廓。

白色的车顶,还在冒着泡泡。s3();

沈蔓歌会在里面吗?

叶南弦很想游过去看看,可是他有些扛不住了。

叶南弦稳住自己的身体,努力的呼吸着。

周围的救援队和打捞队都不会冒着生命危险下到这么深的海底的,在看到叶南弦仿佛冻僵了之后,他们只想着先把叶南弦给拉上去。

可是叶南弦察觉到了他们的意图,猛然在海里给了他们几拳,那不顾一切的样子让周围的人有些胆寒。

终于他们开始撤离。

叶南弦也不在乎。

他再次吸了一口扬起,提起了所有的力气朝着下面游去。

终于碰到了汽车的把手了。

叶南弦的心理不知道有多么高兴。

他使劲的拽着车门,却发现车门打不开,他只能不断地撞击着,用胳膊,用身体,一次次的撞击着汽车玻璃。

强大的撞击力让他的胳膊再次鲜血直流,可是叶南弦就好像没看到似的,疯了似的继续着。

终于车窗玻璃有了松动。

叶南弦一脚踹了过去,车窗玻璃碎掉了。

叶南弦连忙打开了车门。

打开车门之后,叶南弦才发现另一边的车门已经打开了,而车里并没有沈蔓歌的身影,不过却留下了沈蔓歌的外套。

外套上还有血液没有浸泡完全。

叶南弦只觉得头翁的一声炸了。

沈蔓歌受伤了?

她去哪儿了?

难道是逃出去了?

可是这么深的海底,她一个弱女子能逃到哪里去?

叶南弦连忙将沈蔓歌的外套踹进了怀里,还想着继续寻找沈蔓歌的身影时,却再也承受不住的直接晕了过去。

麦克赶到的时候,就看到叶南弦漂浮在车子里,整个人完全神志不清了。

他没有看到沈蔓歌,只看到车窗玻璃上有几根长发。

麦克给收拾好之后,拉着叶南弦一起出了海底。

叶南弦一上岸就发起了高烧。

伤口严重感染,身上更是多处擦伤。

唐子渊见他上来是这个样子,脸色不由得沉了下来。

“蔓歌呢?蔓歌哪儿去了?”

麦克现在恨不得一拳把唐子渊给打进海里去。

“你最好祈祷我嫂子没事儿,不然的话别说是叶子,我都想让你下地狱了!”

麦克快速的联系了附近的医院开始给叶南弦救援。

&

nbsp;当萧爱看到叶南弦和麦克无功而返的时候,她就觉得有些不安了。

“蔓歌不在下面?”

麦克看着萧爱,摇了摇头说:“应该是逃出去了,不过茫茫大海,又这么冷,她一个弱女子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了。”

这句话说得倒是真的。

这海水的温度现在能够匠人几分钟内冻僵,况且是当时的沈蔓歌呢?

别人不知道,唐子渊是知道的。

沈蔓歌当时是什么样的情况。

他不由的说了一句。

“蔓歌当时被打了镇定,整个人都是昏迷的,她能逃出那里去?”

“你说什么?”

麦克没想到沈蔓歌会是这样的情景之下跌入海底的,一时间恨不得扒了唐子渊的皮。s3();

萧爱的身子猛地一个趔趄,直接跌坐在地上。

“被打了镇定?是余薇薇干的!是她给蔓歌打了镇定!”

麦克听到萧爱这么说,整个人的身子顿了一下,脸色很不好看。

他想为余薇薇说些什么,却最终没能开口。

叶南弦快速的被送去治疗了,麦克还在让救援队继续寻找,唐子渊也不甘落后。

可是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沈蔓歌一点消息都没有。

叶南弦在进入医院之后就高烧不退,嘴里一直喊着沈蔓歌的名字,萧爱听得肝肠寸断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