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了,一起都过去了,我和你妈咪都不会怪你的。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妈咪在哪儿了吗?”

叶南弦已经知道沈蔓歌被杨帆给救了,并且跟着货轮一起回来了,但是现在就是不知道沈蔓歌在哪儿。

他多少有些着急。

沈梓安本来还挺伤心的,现在看到叶南弦这么急切,反倒是抬起头看着他说:“这次我总算看清楚了,你对妈咪是真心的。”

“废话,那是我媳妇!”

叶南弦觉得今天沈梓安这臭小子简直就是不知死活的总是挑衅他。

“等等,什么叫我对你妈咪是真心的?我什么时候对你妈咪不是真心的了?”

叶南弦突然抓住了沈梓安话里的语病。

沈梓安摇头晃脑的说:“五年前我不知道你和妈咪之间发生了什么,一切都是听妈咪和唐子渊说的,有的是我自己猜测的。我就纳闷了,这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狠心的男人呢?都说虎毒不食子,你怎么连我和落落都不要了,甚至想要放火烧死我们呢?”

“那是误会,我从来没想过要伤害你们。”s3();

叶南弦这才知道五年前的事情虽然沈梓安他们没有经历,但是依然对他们影响不小。

索性他也不着急了,反正沈梓安能够在这里气定神闲的和他说话,应该沈蔓歌没什么大碍才是,如今主要还是揭开沈梓安的心结比较好。

沈梓安点了点头说:“我并不知道啊,说实话,上次回国,看到妈咪原谅了你,我就是觉得心里不舒服。你这样一个男人,当初抛妻弃子的,怎么能被那么简单的原谅了?”

“臭小子,我什么时候抛妻弃子了?不会用成语就别乱用好不好?我对你,对落落,对你妈咪都是真心的。”

“可是妈咪五年前并不知道你对她的真心不是么?”

这句话直接把叶南弦给哽住了。

是啊,五年前如果没有那场大火,他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知道自己对沈蔓歌的感情,不过这些事儿没必要和沈梓安说就是了。

沈梓安见叶南弦没有否认,这才继续说:“所以这次妈咪出事了,我就想看看你会怎么做、如果你什么也不做,真的认为妈咪就那么死了,甚至那么悄悄地回来了,我就再也不认你这个爹地了。妈咪也不值得为你去付出什么。”

“臭小子,看着我为了你妈咪疯狂,你很开心是不是?”

听倒沈梓安不告诉自己的原因居然是这个,叶南弦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沈梓安却很郑重的点了点头说:“对啊,感觉你还挺靠谱的。这才配做我爹地。”

“谢谢你的夸奖了。”

叶南弦不阴不阳的说着。

沈梓安却笑着说:“不客气哦!”

“臭小子,你找打是不是?”

“我可告诉你,你不许打我了,不然我和妈咪告状去。”

沈梓安直接甩出了杀手锏。

叶南弦觉得自己被沈梓安吃的死死的,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我说少爷,你什么时候告诉我你妈咪在哪里呀?”

“着什么急呀,现在告诉你了,你也不见得能够见到我妈咪。还是等等吧。”

“什么意思?”

叶南弦有些着急了。、

见叶南弦真的着急了,沈梓

安这才不逗弄他了,笑着说:“其实妈咪刚开始掉进海里的时候确实有些抢了水,不过好在很快的恢复了神志。杨帆也恰好赶了过去,这才将妈咪从车里救出来了。不过那海水实在是太冷了,妈咪在上船的时候受了点伤,然后半夜开始发高烧。杨帆不知道那是一艘货轮,还以为有人在呢,谁知道就几个水手和船长,他们的食物又是定量的。杨帆只好偷了他们的医药箱给妈咪治疗。”

“后来呢?船长说找过他们,但是没发现他们。”

这一点让叶南弦有些意外。

沈梓安骄傲的说:“暗夜的人办事怎么可能让人发现?”

“你很骄傲是么?”

看到沈梓安骄傲的样子,叶南弦就像打击他一下。

沈梓安却不在意,笑着说:“当然,我当然骄傲。以后我是暗夜的继承人呢。”

“好大的官儿啊。”

叶南弦懒得搭理他。

沈梓安不好意思的摸着后脑勺说:“妈咪在船上总是高烧不退,杨帆只能多少给她吃点东西,然后用淡水给她喝。好不容易到了附近的港口,船只到港口补充供给,杨帆就带着妈咪下了船,联系了我们得人,把妈咪送去了附近的医院。可惜妈咪没有身份证明,医院不收,杨帆只好和我们总部联系,我就让妈咪去基地了。”

“基地?哪个基地?”s3();

叶南弦猛然间有些发懵。

沈梓安看着他说:“当然是你的基地啊,闫教官还在呢。怎么?闫教官没给你打电话么?哦,可能是忙着给妈咪治疗,所以忘记了。”

虽然沈梓安说的不急不慢的,但是叶南弦总算听明白了。

沈蔓歌现在在叶家的培训基地?

他根本就想不到这个!

叶南弦曾德一下站了起来,连忙往外面走,就听到沈梓安说:“你现在过去也没用,妈咪烧退了之后说要锻炼自己,现在跟着闫教官进山了。打算学习一些格斗技巧,生存技能什么的。”

听到沈梓安这么一说,叶南弦直接愣住了。

“你说什么?”

沈梓安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说:“我妈咪说了,她不想做任何的拖累,如果当时她有点身手能够自保的话,绝对不会是这样的下场,况且以后暗夜还要照顾着恒宇集团和你的,所以她打算先加强自己的锻炼。让我回来告诉你一声,别担心她。等她学成了自然就回来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