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哪位?”

叶南弦直接抓起了电话,对方却没什么声音。

短暂的沉默让叶南弦的心更加紧绷了。

“蔓歌,是你吗?是不是你?”

叶南弦急切的声音响起,对方却发出了冰冷的机器声。

“来三号码头,一个人来。”

说完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这显然是电脑合成的声音,根本没办法听出来是谁,而且对方的通话时间太短,想要定位都找不到位置。

叶南弦的眸子微冷。

他抓起外套就要出门,叶老太太正好下来遇到了。s3();

“你要去哪儿?”

“刚才接到一个电话,让我去三号码头,我得去看看,不管是不是陷阱,有一丝线索我都得去寻找一下。”

叶南弦知道叶老太太担心自己,可是现在他真的坐不住。

看着叶老太太的病容,叶南弦心里很是内疚。

“妈,这次事情之后,我一定好好陪陪你。”

“不用管我啦,我这一大把年纪了,能有什么事儿?反倒是你们才让我真的担心。蔓歌现在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

听到叶老太太这么问,叶南弦低声说:“我们可以确定的是蔓歌还活着,很有可能搭着货轮回到了海城附近,但是她却没有在第一时间和我们联系,很有可能现在遇到了什么困难。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打电话来我们家,让我去三号码头,我觉得这不是巧合。”

听到叶南弦的分析,叶老太太的脸色有些凝重。

“张妈找到了吗?”

听到叶老太太突然提起了张妈,叶南弦楞了一下,却摇了摇头。

“还没有时间去找张妈,妈,你知道的,我一回来就忙着蔓歌的事儿,所以……”

“张妈不容小觑。霍家是什么样的家庭,她居然可以在霍家的看管下离开,可见身后的人实力不一般。而现在蔓歌下落不明,又来了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电话,你最好还是小心一点。”

叶南弦的眉头微皱。

“你觉得张妈会害我吗?”

这句话问的其实叶南弦自己心里也没底。

虽然说张妈是他的亲生母亲,可是这个女人心狠手辣,这么多年了在叶家都隐藏的很深,如今会为了他而放弃自己筹谋了多年的计划么?

叶老太太苦笑了一声,也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都说虎毒不食子,张妈谁知道会不会呢?

“小心点总没错的。”

“知道了,妈,你自己多保重。我已经让霍震霆派了人过来保护你们了。”

听到叶南弦这么说,叶老太太叹息着说:“我们叶家不是没人,却处处需要霍家的帮助,这简直……”

她的话没有说完,叶南弦却明白了她的意思。

“妈,等我找到蔓歌,我会整顿叶家的。现在的叶家我不清楚谁是张妈的人,谁是自己人,真的挺不放心的。”

“如果蔓歌在就好了,暗夜的势力只听蔓歌的。”

叶老太太再次叹息了一声,然后起身回了房间。

叶南弦连忙问了一句。

“妈,怎么和暗夜的人联系?或许我们现在可以利用暗夜的势力找到蔓歌。”

“没办法联系的,暗夜只认一个主子,现在暗夜的首领是蔓歌,她不再,谁都联系不上。”

叶老太太对此也很无奈

叶南弦一时之间有些郁闷。

看着叶老太太回了房间,叶南弦沉思了一下,还是起身出去了。

他一个人来到了三号码头。

这里没什么人。

还记得当初来三号码头的时候是为了寻找沈梓安,可是沈梓安没找到,他差点心碎在这里。

如今再次来到三号码头,听着呼呼的海风,好像又回到了美国的后海一般。

蔓歌啊,你到底在哪里呢?

叶南弦心里难受的要命,却得不到任何的纾解。

突然,一粒小石子打在了他的腰眼上。

叶南弦猛然回头,却没看到什么人,只听到电脑合成的声音响起。s3();

“往前走五十米,进入仓库里面来。”

“你到底是谁?”

叶南弦的眉头微皱。

“怎么?不敢吗?还是说你并不是很想知道沈蔓歌的下落。”

对方好像对叶南弦的一切了如指掌,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了他的挑衅。

叶南弦的眸子猛然沉了下来。

知道沈蔓歌的事情的人并不是太多,除了他们的人还有谁?

唐子渊现在被检察机关隔离审查,也不可能这么快从美国飞过来,那么还会有谁知道呢?

难道是绑走沈蔓歌的人?

叶南弦的眸子猛然冰冷起来。

“我警告你,你最好别动她。她要是有个万一,我会让你们所有人付出代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