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微微一愣,随即心理热乎乎的。

“有个知冷知热的男人真的很不错,你真的不考虑考虑宋特助?”

“沈蔓歌!你没玩了是吗?”

蓝灵儿只觉得自己的脸颊有些发烧,不过却还是强撑着面子低吼着。

沈蔓歌只是笑,不再说什么,那是那眼神还是让蓝灵儿有些承受不住。

这样的日子一眨眼过去了十天。

沈蔓歌的身子好了很多。

这十天来,都是叶南弦亲力亲为的照顾着沈蔓歌,有时候蓝灵儿多少有些帮衬着。

宋涛很忙,回到别墅的时间很短,每次回来,蓝灵儿和他都是匆匆几眼就擦肩而过了,根本没有时间凑在一起说些什么。

蓝灵儿被宋文棋封杀之后,一直待在别墅里陪着沈蔓歌,也没有出去。s3();

这里就好像是被人遗忘的世外桃源,处处欢声笑语的。

小紫和伤也好了很多,赵宁虽然不太爱说话,不过却好像当成了园丁,把园子里的花花草草修理的十分好看,让人看着心旷神怡的。

沈蔓歌已经可以下床走动了,但是叶南弦还是不让她出门吹风。

她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小紫和赵宁伺候花草的样子,他们虽然话不多,但是眉宇之间的情谊却让人觉得特别舒心。

“看什么呢?”

叶南弦从身后抱住了沈蔓歌。

尽管悉心照料,沈蔓歌的手脚依然冰冷,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而且她还很容易感冒,这让叶南弦十分忧心。

沈蔓歌直接靠在了叶南弦的怀里,低声说:“你看他们两个感情多好?”

“他们是从小一块长大的,青梅竹马,自然是好的。”

叶南弦对他们是知道的,现在看到他们能有这样的结果,也算是舒心的了。

“改天找个时间,把他们的婚礼给办了吧。”

沈蔓歌突然就开了口。

叶南弦微微一愣。

“给他们办婚礼?”

“是啊,他们这样总是名不正言不顺的,既然彼此有情,那就让他们结婚吧。他们都是孤儿,也没什么亲人朋友的,我们就做他们的证婚人好不好?”

沈蔓歌突然兴致勃勃的说着。

话语间有她对以往婚礼的怀念,还有对感情的崇高敬佩。

“好!”

叶南弦见她这样,怎么可能不答应?

“我去和赵宁说。”

“你这个做总裁的,总要给人家一些结婚礼物的,你打算给他们什么?”

沈蔓歌兴致特别高。

这十天来,因为有蓝灵儿的陪伴,沈蔓歌的心情好了很多,而且也开朗很多。

“你想我给他们什么?”

叶南弦一切都听沈蔓歌的。

沈蔓歌站着有些累了,直接拉着叶南弦的手坐在了沙发上,而她却坐在了叶南弦的大腿上。

叶南弦伸出胳膊揽着她的腰,生怕她坐不住,将她的头靠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沈蔓歌闻着叶南弦身上独特的气息,低声说:“我们先瞒着他们给他们准备一个别致的婚礼好不好?”

“你有什么好点子?我可告诉你,不到时间,你别想着出去吹风。”

叶南弦一句话把沈蔓歌的幻想给破灭了。

“我现在都十天了,没事儿了。人家说流产七天就可以了。”

“我说不行就不行。”

在这一点上,叶南弦十分坚持。

沈蔓歌顿时有些郁闷了。

“那打个折,等半个月的时候出去总可以了吧?五天的时间准备他们的婚礼,可以了。”

“沈蔓歌,不到二十天,你哪儿也别想去。”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像泄了气的皮球似的,直接瘫在了他的身上。

“叶南弦,你故意想要闷死我是不是?到时候你好去找个小的对不对?我就知道,你就是这个心思!你不用狡辩,我不接受反驳!”

沈蔓歌像个孩子似的无理取闹这。

她真的快要闷死了。

叶南弦这十天来不许她玩手机,不许她看电视,说是伤眼睛,更不许她熬夜玩游戏。

她就像个犯人似的,这也不允许,那也不允许,简直快要闷死了。

如今好不容易想趁着赵宁和小紫的婚礼出去透透气,还被叶南弦给一眼看透了。s3();

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

叶南弦却不理睬她的无理取闹,淡淡的说:“一会要吃药了。”

“不吃!”

沈蔓歌直接闹起了别扭。

见她这么孩子气的样子,叶南弦笑着说:“过一会梓安和落落过来,你确定要不吃药?到时候把你的感冒传染给他们了,我看你怎么办?”

“什么?他们要过来?你怎么不早说?”

沈蔓歌直接从叶南弦身上跳了下来。

“你慢点!”

叶南弦吓得心脏都快要停止了。

这个女人现在怎么毛毛躁躁的。

他想要拉住沈蔓歌,沈蔓歌却直接跑去桌子旁,将药一骨碌的喝了下去。

“啊,好苦好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