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南弦有些不放心的看着沈蔓歌问道:“你一个人暂时没问题吧?我可告诉你啊,方便完了也不许自己回去,等着我回来抱你。你现在身上没劲儿不说,医生说你还是少走动。”

“我知道了,你赶紧走吧。”

沈蔓歌都快要憋死了,可是叶南弦依然还在这里罗里吧嗦的,她到底还要不要方便了?

见沈蔓歌确实难受的要命,叶南弦这才转身离开,甚至体贴的把门给带上了。

沈蔓歌这才松了一口气。

叶南弦摇了摇头,抬脚去了外面,和护士要了一条薄毯回来,并且把睡裤也拿回来了。

现在沈蔓歌这个样子,他看了看周围,然后又折返了回去,拉住了刚才的小护士问道:“那个美女,问一下,我妻子刚才流产了,下面还不干净,能用卫生巾么?我看医院没给准备。”

这句话一出,沈蔓歌正好打开卫生间的门,病房的门也开着,外面的声音听得一清二楚的,直接羞得沈蔓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叶南弦这个男人现在还真是开放啊!

以前这种话打死他他都不会问的,现在居然主动拉着人家小护士问这个,这简直丢死人了。s3();

小护士显然也楞了一下,貌似这样的问题被一个大男人这么询问着,多少有些不好意思,脸皮不自觉的有些发红。

“那个一般来说,流产前几天不能用卫生巾的,因为不太卫生,还是用刀子纸比较好,不过要时常勤换,容易透的。”

小护士觉得对着这么一个好看帅气的男人说这些话,她的脸都快要烧起来了,不过心里却有些嫉妒。

自己的男朋友要是也能这么细心体贴就好了。

“谢谢哈,不过刀子纸去哪里买?”

叶南弦丝毫不觉得尴尬,很是认真的问着。

小护士不好意思去看叶南弦,低声说:“如果叶先生需要,我可以去帮叶先生买回来,一会送过来的。”

“那就谢谢你了,最好能够快一点,我妻子貌似很着急需要这个。”

沈蔓歌直接像跳出去打人了。

什么叫他现在很需要这个?

她其实……

想到这里,沈蔓歌郁闷了。

她貌似还真的需要!

刚才上厕所的时候已经扔掉了,现在她根本没有替换的。

只是没想到这么细微的细节,叶南弦居然注意到了。

沈蔓歌的心理又是羞涩又是感动。

小护士只能连忙点头:“好的,叶先生,我马上送过来。”

说完她快速的跑开了。

叶南弦重新回到了病房,看到沈蔓歌打开了卫生间的门,刚想说什么,沈蔓歌“砰”的一声把卫生间的门给关上了。

“你也真说得出口。堂堂的恒宇集团总裁,居然开口问一个小护士卫生巾和刀子纸,你简直,简直……”

“简直什么?我要不问清楚,难道让你一晚上待在卫生间里?”

叶南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打开了卫生间的门。

“你出去!”

沈蔓歌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下面。

叶南弦却剥开了她的手,将薄毯盖在了她的下面,低声说:“卫

生间虽然有空调,但是也不是很暖和。你现在的身子虚,不能受寒,盖着点先,一会等刀子纸来了,换好了,我再抱你出去,这是睡裤,一会需要我帮忙的话就说话。”

“不需要,你赶紧出去!”

沈蔓歌直接把叶南弦给推了出去,不过心里却甜滋滋的。

一个女人这个时候最需要的就是男人的关心,而这个男人不但关心她,还这么细致无为的,怎么不让她感动甜蜜呢?

叶南弦知道她脸皮薄,也不逗她了,而是直接出了卫生间,看到床铺上晕染了一些红色的血液。

他怕沈蔓歌出来看到之后再次难过,连忙出去找来另外一个护士把床单给换掉了。

先前的小护士很快的跑了回来,将刀子纸递给了叶南弦,低声说:“这种刀子纸很好用的,我买了几卷,如果回头还需要,叶先生继续找我就好了。”

“谢谢了,这是给你的钱。”

叶南弦礼貌的笑了笑。

“给多了,用不着这些叶先生。”

小护士一看这么多钱,多少有点慌。s3();

“多的算是给你的跑腿费,以后还需要你多操心了。”

叶南弦说完直接把小护士给退了出去。

在他看来,不管对方是男是女,他的女人谁都不能看。

小护士差点被门板碰到鼻子,看着手里的钱,多少有点做梦的感觉一般。

这个男人多金,细心体贴,还温柔,简直是好好先生的典范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