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握草!我们不找她的麻烦,她倒是找上门来了!我倒,这都什么千金小姐,居然如此的咄咄逼人。”

蓝灵儿直接将衣袖撸了起来。

沈蔓歌怕她吃亏,低声说:“别管她,让她敲好了,只要没人答应,她自己就会离开的。”

“不是,蔓歌,你什么时候这么软弱了?还是说就因为她是你便宜妹妹,你就这样忍者?”

蓝灵儿觉得这不是沈蔓歌的个性。

以前即便是不会主动挑事,沈蔓歌也不会让自己被人欺负,现在显然的,人家都欺负上门了,她居然还要忍者,这简直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沈蔓歌何尝不知道蓝灵儿心理怎么想的,只不过她真的不想和余薇薇当面闹出难看,况且她现在的身体也不想生气,直接来个眼不见为净为好。

余薇薇在外面拍了半天门没人搭理她,她气的开始踹门!

“里面的人给我听着,开门让我进去看看,我只是找人,如果不是我要找的人,我马上就走!”

这话说得那么理所当然的,好像她本该如此一般。s3();

蓝灵儿看着沈蔓歌的眸子暗了几分,双手紧紧地我煮了床单,显然是在隐忍着自己的脾气。

这样的沈蔓歌让蓝灵儿看着心疼。

她的闺蜜,好好地叶家少奶奶,现在居然被一个野种如此对待,就算沈蔓歌忍得了,她也忍不了。

“你在床上躺着别动,这事儿交给我!”

“灵儿!”

沈蔓歌一个不留神,蓝灵儿直接起身,快速的来到了房门前,直接打开了房门。

余薇薇没想到会突然打开房门,差点直接跌进去,却被蓝灵儿一脚踹了出去。

“叫什么叫?疯狗吗?这里是医院,不是你家,请你注意点素质!”

余薇薇从小就是被父亲宠溺着长大的,何时被人这么对待过,再被蓝灵儿踹了一脚之后就有些愤怒了,此时又听到蓝灵儿叫她疯狗,气的直接着了起来,伸出胳膊朝着蓝灵儿的脸就扇了过来。

“下贱坯子!你敢踢我?”

只是她的胳膊还没落下,蓝灵儿已经眼疾手快的直接先她一步,一个耳刮子甩了过去,直接把余薇薇打的眼冒金星。

“我踹你都是轻的!我姐姐正在里面修养,你在这里吵吵嚷嚷的,我没报警抓你就不错了,你还想对我动手。你今天动手试试。”

蓝灵儿气势汹汹的插着腰,看上去简直像个女汉子。

余薇薇一练两次都被蓝灵儿给打了,这气的快要跳起来了。

“我和你拼了!”

说着她起身朝着蓝灵儿扑了过来。

麦克眼见着余薇薇越来越过分,不得不在身后紧紧地抱住了她。

“薇薇,别闹了,这里不是在美国!也不是你爸的疗养院!你再闹下去真的会很难看的!”

“麦克,你放开我!放开!”

余薇薇从来都没有被这样对待过,气的手脚乱踢,可惜麦克抱得很有技术含量,就是让她碰不到蓝灵儿。

蓝灵儿冷笑着说:“像你这样的泼妇,也难为还有帅哥喜欢你,你就知足吧,我要是你啊,赶紧回家看看女子基本素养是什么,免得连最后一个可以容忍你的人都跑掉了。”

“你!我要撕了你的嘴!我要杀

了你!”

余薇薇气的快要吐血了。

一向都是她欺负别人的主儿,现在居然被人这样欺负了,麦克不但不帮她,居然还揽着她,她简直快要气死了。、

“余薇薇,你闹够了没有?”

突然一道清理的声音响起,带着说不出的怒气。

余薇薇整个人就好像被人点了穴似的,直接楞在当场。

蓝灵儿循声望去,就见一个气质高雅的中年妇女站在不远处,眼神冷冷的看着这边。

她在余薇薇和女人之间看了两眼,就看到余薇薇有些胆怯的站好了,一转身双眼已经通红。

“妈——”

“别叫我妈,我没你这么丢人的女儿!”

萧爱气的浑身发抖。s3();

她怎么也想不到余薇薇居然会跑到这里胡闹,最主要的是现在还在沈蔓歌的房门口闹腾。

沈蔓歌现在什么情况萧爱是最清楚的。

在美国,余薇薇就差点害死沈蔓歌,现在居然又在沈蔓歌需要安静的时候过来找事儿,她的脸色能好才怪。

蓝灵儿听到余薇薇叫萧爱母亲的时候就知道她的身份了。

仔细一看,萧爱和以前的沈蔓歌长得还真的挺像的。

不过这样一个气质高雅的女人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女儿呢?

蓝灵儿是个有什么说什么的主儿,直接开了口。

“这位阿姨,麻烦你以后管好你家的女儿。这在家里怎么样都好,出来丢人现眼也得有的限度。我们这里明显就是重病区,病人都需要修养的,像她这么大吵大闹,上来就要砸门打人的行为,阿姨还是好好教育的为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