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我让开!你们知道我是什么人么?居然敢拦着我!让开!”

这么嚣张跋扈的声音让沈蔓歌的眉头微皱,叶南弦也多少有些不太高兴。

“我让人处理了。”

说着叶南弦起身就要出去,却被沈蔓歌给直接抓住了手腕。

“别去了,是余薇薇。”

“谁?”

叶南弦感觉这个名字有些耳熟,但是一时半会想不起这个人是谁。

看着叶南弦一脸迷惑的样子,沈蔓歌低声说:“萧部长的另一个女儿余薇薇。”

叶南弦终于有了一丝印象,不过眉宇间却多了一丝厌恶。

“她不是在美国么?”s3();

“我们都能回海城,她怎么回不来?估计是过来找萧部长的。”

沈蔓歌再次把对萧爱的称呼改成了萧部长,可见她对余薇薇是多么的敏感。

叶南弦还记得余薇薇对自己的盲目追求,只是不知道麦克来了没有。

沈蔓歌现在需要静养和休息,如果被这个余薇薇缠上了,还不知道会弄出什么样的动静呢。

虽然在海城没人敢对沈蔓歌做点什么,但是所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着实让人有些不太放心。

“我给麦克打个电话。”

沈蔓歌点了点头。

叶南弦拿着电话去了窗边,给麦克拨了电话。

“在哪儿呢?”

“海城。”

麦克的声音多少有些无奈。

叶南弦冷笑了一声说:“连个女人都管不了?”

被叶南弦这么刺激的,麦克的老脸简直快要挂不住了,但是想起余薇薇,他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说:“我还真的管不了。”

“懦夫。别让她干扰到我和我妻子,其他的你们随意。我可告诉你,看在你的面子上,美国的那件事儿我已经不想提起了,如果她还要作死的话,别怪我不客气了。”

说完叶南弦就挂断了电话。

麦克听着电话的忙音,看着还在前面大呼小叫的余薇薇,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真的觉得特别的郁闷。

叶南弦对沈蔓歌低声说:“要不然咱们换个地方静养?”

“也好!在这里难免有些不太方便,回头如果遇上奶奶,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只是不知道哪里才是好的地方。”

沈蔓歌立刻就答应了。

其实她挺不喜欢医院的味道的,想当初自己在医院里呆了大半年,沈落落也在医院里一袋就是五年,简直让人对医院都有了心理阴影了。

叶南弦见沈蔓歌并没有反对,一时间有些高兴。

“这事儿我来安排,不过这几天还是要在这里观察一下的,医生如果说可以的话我们就离开。”

“好,不过这段时间还是少出去吧,免得遇到余薇薇,我不想看见她暂时。”

沈蔓歌现在真的是一个头两个大,真的很不喜欢见到那么多人。

“嗯,那我们不管外面怎么样,自己过自己的。”

“好。”

沈蔓歌也是这个想法。

余薇薇还在外面嚷嚷着,也不知道是谁出来说了什么,没一会就没什么声音了。

沈蔓歌和叶南弦莞尔一笑,两个人开始做自己

的事情。

一夜好眠,虽然偶尔外面还是有点余薇薇的吵闹声,但是叶南弦打死都不出去,也没有碰到余薇薇,所以暂时还算是比较清净的。

萧爱第二天打电话过来,说有事儿暂时过不来了,叶南弦说知道了,自己便让宋涛安排人给弄点吃的过来,只是他想不到的是,来送吃的人居然是蓝灵儿。

“灵儿?你来了!”

沈蔓歌看到蓝灵儿特别开心。

蓝灵儿拿着手里的保温桶说道:“我现在都失业了,不照顾你怎么办?”

“怎么回事啊?”

沈蔓歌记得蓝灵儿现在工作的地方还是挺好的,怎么突然间就失业了呢?

难道是因为上次被宋文棋捉弄,没来得及去上班请假的事儿?

沈蔓歌还没问,蓝灵儿就气呼呼的说:“还不是那个宋文棋!我才知道我上班的地方是他家的公司。那个混蛋仗着自己是公司总裁,居然让我去扫厕所,姑奶奶我不伺候了。哼!我就不信,我在别的额地方找不到工作!可是那个王八蛋狗卑鄙的,居然在海城放出话来,谁要是收留我,就是和他过不去,我现在懒得和他生气,等你过了这阵子,我再好好和他算账。”

听到蓝灵儿这么说,沈蔓歌多少有些惊讶。s3();

她怎么也想不到宋文棋居然会真的和蓝灵儿过不去。

“要不要我给他打个电话?或许你们之间只是误会,到时候……”

“不用,他这个人我回头自己收拾。你就别管了,现在你就好好地养好身体就好。”

蓝灵儿的话音刚落,叶南弦就淡淡的说:“知道她现在需要静养,还拿这些乌七八糟的事儿来烦她。”

“呦,这么心疼呢,我和我们家蔓歌说说体己话,你吃哪门子醋啊?”

蓝灵儿虽然现在对叶南弦有些认同了,但是那张嘴巴还是得理不饶人,气的叶南弦直接懒得开口了。

沈蔓歌见他们俩这个样子,不由得笑了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