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

叶南弦低声呵斥了一声。

对方猛地颤抖了一下,吓得脸色都白了,想要转身逃离,却被叶南弦一把抓住了衣领。

“叶总,对不起,我只是过来看看太太。”

小紫惊慌失措的看着叶南弦,一动不敢动。

叶南弦没想到居然是小紫。

在他的印象里,小紫和沈蔓歌之间一直是水火不容的,现在突然见她这样,多少有些意外。

“你来看蔓歌?”

“是!”

小紫其实也是有些犹豫的。s3();

她以前真的看不惯沈蔓歌,觉得这么一个女人,什么都没有,凭什么让叶南弦对她那么好?

况且张妈也针对她,为了赵宁,她也只能站队。

可是这次事情让小紫的心理很受震动。

沈蔓歌居然为了她进了张妈的圈套之中。她明明知道张妈只是用她做饵,可是沈蔓歌还是来了。

不但如此,后来沈蔓歌甚至还想着保护她。

小紫突然就对沈蔓歌感觉到了愧疚和自责,特别是见沈蔓歌因为自己而流产的时候,她的心理很不是滋味。

她也是一个女人,曾经也为赵宁怀过一个孩子,可是因为身体原因最后还是溜掉了。

她最能体会到一个女人失去孩子的痛苦,而这一切都是以为她太不小心,被张妈抓住了,沈蔓歌也是为了她才会如此的。

小紫的心理很是内疚。

叶南弦看着眼前伤痕累累的小紫,她哪里还有以前那种英姿焕发的样子?

这次事情,改变的不只是沈蔓歌,还有小紫。

叶南弦松开了她,低声说:“蔓歌的身体太过于虚弱,况且现在真的不太适合见客。你也受伤了,回去好好休息养着,一切费用叶家包了。等你好一点了再来看蔓歌,回头我会让人把赵宁接来陪着你。”

经历了沈蔓歌流产事件,叶南弦突然意识到,一个女人不管外表多么坚强,多么能干,骨子里在脆弱的时候还是需要最心爱的人在身边陪着才会有安全感的。

这种认知让他看到小紫的时候猛然想到了赵宁,所以就随口说了出来。

小紫整个人都愣住了,甚至有些不敢置信。

“叶总,您说什么?您说让谁来陪着我?”

“赵宁!”

叶南弦看到小紫眼底激动地泪水,不由得声音放柔了说:“先前我就答应过蔓歌,只要你配合这次行动,不管成功与否,我都会送你和赵宁离开这里。给你们一笔钱,让你们后半辈子可以过得无忧无虑的。如今虽然说你没帮到什么忙,不过确实尽力了。先前蔓歌答应你的,我也不会食言。你回去好好休息,我会让人把赵宁接过来和你在一起的。”

“谢谢你,叶总!谢谢!”

小紫猛地给叶南弦跪下了,悔恨的泪水瞬间滑落。

“以前是我猪油蒙了心,才会处处针对太太,帮着张妈为虎作伥。如今我都这样了,太太还是不顾一切的来救我,对我而言,这份恩情让我觉得羞愧,觉得无地自容。你们不但不怪罪我,还要把赵宁还给我,我简直都要羞死了!”

叶南弦还是第一次看到小紫哭。

在他的印象里,小紫是个被人欺负了也不会掉眼泪的人,没想到终究还是个女人啊。

“起来吧,你都受伤了,这么给我跪着,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你了呢。”

叶南弦伸手把小紫给扶了起来。

:“我回头等太太好一点,醒了再过来看他。”

“去吧。”

叶南弦点了点头。

小紫有些不舍的看了看病房门口,这才转身离开。

叶南弦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真的不如沈蔓歌。

小紫和赵宁是他小时候从孤儿院带回叶家的,这么多年悉心教导,传授一切知识,可是并没有让他们知恩图报,甚至倒戈相向。

如今沈蔓歌傻乎乎的,凭着自己的一股傻劲儿,居然让小紫这样坚强的女人低了头,并且佩服起来。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他叶南弦的妻子真的不是一般人!s3();

叶南弦淡笑着,轻轻地推开了病房的门。

沈蔓歌已经醒了,萧爱正在劝着她吃点东西,不过沈蔓歌显然兴趣缺缺的。

“我来吧。”

叶南弦直接脱了外套,随意的扔到了沙发上,然后卷起了袖子,从萧爱的手里接过了汤碗。

“不是答应过我要好好养身体么?怎么一碗汤都喝不下去?”

叶南弦的声音没有苛责,只是带着一丝心疼。

沈蔓歌低声说:“不知道怎么了,就是喝不下去。”

她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叶南弦,那眼神委屈的像个孩子。

叶南弦真的很想说,喝不下去就算了,但是他还是很快的恢复过来。

“别拿你那无辜的眼神看我。你现在身体虚,还在做小月子,萧部长给你做的这个汤,哪里有点油腻?你看看,都为你清除好了。知道你吃不下,一次不用吃太多,我们喝几口,缓一缓再喝好不好?”

叶南弦就像哄孩子似的,看的一旁的萧爱都自叹不如。

萧爱觉得自己在这里简直就是特大级的灯泡。

“咳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