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妈看到沈蔓歌此时惊讶的表情,有些冷笑的说:“不敢想?还是觉得不可能?是不是你从叶老太太嘴里听到的都是叶家的光辉业绩?你也觉得叶家都是一些正人君子是么?你难道不知道老天爷都是长眼的么?叶家要真的做的端正,老天爷会让他们两口子生不出孩子?还得靠着我来代孕?这是他们做的孽!”

“不可能!”

沈蔓歌直摇头,怎么都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叶家只是一个商人,怎么可能带人灭了你整个寨子?”

“商人?呵呵!”

张妈的眸子有些阴沉。

“叶家如果只是个商人的话,那么暗夜怎么来的?一个商人还需要暗夜这么一个组织来护着吗?商人?这也就是欺骗世人的说法罢了。他们要是正经商人,暗夜根本不会存在!他们表面上看起来多么和善,多么正经,实际上都在做着无恶不作的坏事儿!”

“你觉得我会信你吗?”

沈蔓歌虽然心底很震惊,但是还是有自己的辨别能力的。

张妈突然情绪有些激动了。s3();

“你不信我?也对,你喜欢的人是我儿子,是叶家的继承人,你现在还是暗夜的主母,当然不会相信我说的话,但是我也不需要你的相信,我只是告诉你,叶家欠我的,我一定会讨回来。如今叶老太太所要承受的一切,都是她年轻时候做下的孽,她就要承受后果!”

“就算你和叶家有仇,那么你为什么要对霍家动手?霍老太太根本没得罪你吧?”

“霍家?你以为以前我们寨子的事儿霍家没关系么?”

张妈冷冷的说着。

“随你怎么说,反正我都会觉得这是你为了掩饰自己罪行的一个借口。”

沈蔓歌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移了位了。

小紫有些着急,却怎么都动弹不得,想要说什么,却又插不上话。

沈蔓歌还想着说什么,张妈的枪再次对准了她的脑门。

“好了,既然你不信,那就不信吧,我也没打算让你能够相信,毕竟一个只相信爱情的女人,知道什么国仇家恨呢?你可以死了!你放心,你死了之后,我会把你的尸体送回到叶家的!我看,她选择的接班人是怎么死在我手里的!”

那黑漆漆的枪口让沈蔓歌有些胆寒,甚至有些害怕。

她还是第一次被人拿着枪对准了脑袋。

不知道一会脑浆迸裂的时候,自己会是什么感觉。、

她觉得自己也挺奇葩的,到了这个时候居然会想到这个问题。

“不要!你不能杀她!”

小紫撕心裂肺的喊着。

她不能让沈蔓歌死!

因为沈蔓歌如果死了,叶南弦会疯掉的,叶南弦如果疯了,那么她的赵宁怎么办?

小紫疯了似的想要挣扎着起来,却被张妈转过身一脚再次踢了出去。

“小紫!”

沈蔓歌看着小紫再次突出一口鲜血,整个人晕死过去了。

她的心顿时愤怒的快要燃烧起来了。

“张妈,你简直禽兽不如!”

“下一个就是你!”

说着她直接朝着沈蔓歌走来。

&nbs

p;就在她即将扣动扳机的时候,张妈的脸色突然一白,她的胳膊猛然颤抖起来,那枪终究没拿住的跌落在地上,而张妈整个人“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大口的喘息着。

她的额头渗出了冷汗,甚至浑身都在颤抖着。

沈蔓歌看到她这个样子便知道,张妈的药效发作了。

“你现在是先杀了我,还是先救你自己?”

沈蔓歌的嘴角都是血,整个人看上去特别的狼狈,但是她还是冷冷的说着,气的张妈颤抖不已,却无能为力。

她知道自己没办法先杀了沈蔓歌了。

药效已经让他痛不欲生,而她并不想死。想要活下去唯一要做的就是去做出解药。

看着沈蔓歌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张妈恶狠狠的说:“你以为你在这里能逃出去吗?你的人都被我控制了,南弦一时半会也赶不过来,其他人更不可能知道我在哪里。至于霍家的人,我早就安排人盯死了。就算让你多活一会又能怎么样?你等着我解了毒素出来,我非让你死的难看一些。”

张妈说完,连忙爬起来,跌跌撞撞的朝后面跑去。

沈蔓歌挣扎着,却依然挣脱不开,最后只能累的气喘吁吁的躺在地板上。

地板上很凉,很冷,但是却能让她的脑子更加清醒。s3();

张妈的实验室就在房间里,她甚至都不避讳着沈蔓歌,当着沈蔓歌的面打开房间。

房间里到处都是研究器材和医疗器械,而张妈快速的套上了白大褂,十分熟练的操作那些机器。

沈蔓歌看的出来,她的手法特别精湛。

“你就算曾经是巫医的后代,你也后期在医学院学习过对不对?”

“别想着再套出我什么话来,不过我也可以告诉你,我手里有好几个医学学位,所以你真的觉得你给我吃的那点药丸能够要了我的命么?我自己研制出来的东西,我自己就能解!”

张妈嘲讽的看了沈蔓歌一眼,然后就转过身去,聚精会神的开始研究解毒剂了,任凭沈蔓歌在说什么,她都不搭理她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