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着沈蔓歌咬牙切齿,恨不得宰了她的样子,张妈笑得更加得意了、

“你以为这二十几年我在叶家,在海城的势力是你和叶南弦轻易就可以斩断的吗?南弦对我很好的以前,甚至是个很听话的孩子,就是很为你,因为你这个恶女人,让他脱离了我的掌控,让他变成了现在这样六亲不认的样子,甚至明知道我是他的亲生母亲还要和我最对。如果不是因为你,很多事情我都会实现的,暗夜也会是我的!沈蔓歌,你那点伎俩在我眼里根本就不够看知道吗?”

张妈得意洋洋的说完,直接上前,一巴掌甩在了沈蔓歌的脸上。

沈蔓歌只觉得口腔里荡漾出一股血腥的味道,脸上更是火辣辣的疼着。

“怎么样?疼么?”

张妈一把拽住了沈蔓歌的长发,恶狠狠地说:“我说过,我是南弦的母亲,是你的婆婆,你居然敢对我动手。就算老天爷不收了你,今天我也会清理门户。沈蔓歌,从现在开始,你最好做好心理准备,我不会让你活的那么快活的!”

沈蔓歌只觉得自己的头皮几乎快要被扯掉了,即便如此,她还是一口唾沫吐在了张妈的脸上。

“呸!你真以为自己能够把握怎么样吗?我告诉你,南弦醒来不会放过你的!”

“哈哈哈!你现在还在幻想着让我儿子来救你吗?可惜了,如果你不让南弦昏睡的话,或许他还真的会跑来救你,但是现在我要告诉你的是,南弦会一直睡到明天晚上。你以为光凭着宋文棋那个人的手段,就能把我的人给完全替换掉了?简直是太天真了!不但是南弦醒不过来,就连霍老太太都不一定还能醒的过来。等我儿子醒来的时候,你会变成一句冰冷的尸体,到时候一切都晚了。”

张妈再次给了沈蔓歌一拳。s3();

沈蔓歌只觉得肚子疼的厉害,简直快要炸开了一般。

原来张妈还是个练家子!

是她小瞧了张妈了。

沈蔓歌疼的浑身直打哆嗦,冷汗直冒。

张妈却十分欣赏她此时的狼狈,笑着说:“想不到吧?我一个叶家的管家,一个在叶家辛辛苦苦做了二十多年佣人的女人,居然会有身手是吗?我也不怕告诉你,我是柔道黑带九段!所以你以为凭着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还想着把我控制住嘛?”

“你不得好死!”

沈蔓歌狠狠地吐出一口血水,完全低估了张妈的势力。

张妈却笑得好不得意。

“我不得好死?你恐怕是看不见了,今天我会先让你死。只有你死了,我想要的一切才会得到,我的儿子才会重新回到我的身边。沈蔓歌,你别怪我,怪只怪你挡了我的路。”

“恐怕还有你身后之人的路吧?”

沈蔓歌狠狠地说着。

张妈顿了一下,不过却冷笑着说:“你连我都斗不过,还想着我身后的人么?别痴心妄想了,这辈子你都不可能达到他的高度,更不能知道他是谁!”

看到张妈眼底对那个人的崇拜,沈蔓歌多少有些惊讶。

“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个人对不对?其实你真正喜欢的人不是南弦的父亲,而是你身后的那个人是不是?”

沈蔓歌的问题好像突然间

戳碰到了张妈的软肋。

她猛地一巴掌扇了过去。

“凭你也配揣测那个人?你算个什么东西?”

这一巴掌的力道很大,沈蔓歌觉得自己的脸都快碎了一般,她的身体更是因为这一巴掌直接飞了出去,撞到了墙壁上,再次反弹到地上,和小紫并列倒在一起。

小紫已经没有一丝一毫动的力气了。

现在看到沈蔓歌这样,不由得哭着说:“你怎么那么傻?我怎么会和你这么笨的女人交易?你为什么要来这里?为什么?”

沈蔓歌看着小紫眼底的绝望,突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她“噗”的一声突出了一口鲜血,身体显然有些不支。

“你太弱了,沈蔓歌!不过我不得不承认,你还是有些手段的,你居然可以让小紫背叛我,这一点我不得不佩服你。如果任由着你成长起来,你恐怕会是我最大的敌人。所以,你就真的该死了!”

张妈一脚踩在了沈蔓歌的胸口上。

沈蔓歌顿时觉得好像一座大山似的压在胸口,让她喘不过气来。s3();

她想要挣扎,但是手背绑着,根本用不上力。她努力的想要呼吸着,但是胸口的力道越来越重,越来越重。

小紫绝望的哭了起来。

别人或许不知道小紫再哭什么,但是沈蔓歌知道。

她在哭自己可能真的会死,临死前都没能再见到赵宁一面。她拼出了所有只为了换的和赵宁在一起,结果她赌错了,没有任何希望了。

听到小紫的哭声,张妈愈发的得意起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