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梓安得意洋洋的说着。

杨帆朝着沈梓安竖起了大拇指说:“真了不起。”

“那是必须的!你也不看看我是睡得儿子!我妈咪可是暗夜的主母!”

沈梓安特别自豪。

张妈气的没办法,却又挣脱不开,这么多男人都在,她更不可能将自己的裤子给脱了。

但是杨帆才不管这样,总不能练车一起把张妈给带走吧。

张妈看着他们过来,下意识的发动车子,打算直接开车离开这里,却怎么都打不着火了。

沈梓安叹息了一声说:“真不知道你长这么大是怎么长得,吃什么长大的,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一个孩子会任由着你带走吗?我又没有你那么傻。车子本来就没油了,你开车的时候都不看油表吗?”

说完,沈梓安还一脸惋惜的摇头晃脑的,好像张妈是智障脑残似的,把张妈气的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晕过去了。

“呀,被我气死了吗?”s3();

沈梓安有些幸灾乐祸的说着。

杨帆现在是想笑又不敢笑,不想笑又憋得慌,直接呵呵的笑了两声说:“我们现在怎么带她走?”

“脱了裤子带走被。她这么大的人都不要脸了,你们怕什么?哦,对了,你们怕误了你们的眼睛是么?那没办法,委屈你们了。”

沈梓安一边说着一边叹息,弄得杨帆现在真的憋不住了,直接哈哈大笑起来。

“别笑了,让你们的人开个车把我送回去吧,不然我妈咪会担心的。”

沈梓安这才想起了沈蔓歌。

哎!

一会肯定又得被妈咪马上一顿。

沈梓安叹息着上了一辆车。

杨帆连忙让人开车把沈梓安给送回去,而张妈居然真的被人扒了裤子,穿着红色的短裤被抬上了车,并且捆绑个结实。

沈蔓歌这边一边担心着沈梓安,一边看着叶南弦不断的躲闪,灾后在闫震的攻击下只撑不住,直接倒在了地上。

“南弦!”

沈蔓歌觉得心都要碎了。

她没办法眼睁睁的看着叶南弦如此被伤害,但是却无能为力。

闫震看着叶南弦此时这个样子,有些下不去手了。

:“闫震,你可想好了,你的妻儿还等着你呢。把这个男人给解决了,张妈就会让你们一家团聚了。”

“你闭嘴!你只知道威胁人,你还知道什么?”

沈蔓歌气的直接对准了小紫冲撞了过去。

她是打不过小紫,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了,也在乎不了那么多了。

叶南弦浑身都是伤,现在躺在地上动弹不得,沈蔓歌早就心疼的不行了,现在小紫还在幸灾乐祸,她恨不得豁上自己这条命,也得和小紫同归于尽。

小紫没有任何防备,甚至觉得沈蔓歌这样的弱鸡不会对她动手,也没有那个胆量,所以被沈蔓歌一头撞过来的时候,她直接下意识的趔趄了一下,还没站稳,就被沈蔓歌再一次的冲击冲倒在地了。

“哎呦!”

她猝不及防,直接摔在地上,力道之中让小紫的屁股摔得生疼生疼的。

“贱人,你找死!”

小紫气的眼睛都绿了,想要站起来去痛打沈蔓歌的时候,突然一记手刀袭来,闫震直接劈晕了小紫。

&n

bsp;“你……”

小紫很是意外,不过却没有在说什么,她直接晕倒了。

闫震看了看沈蔓歌,在看了看叶南弦。

叶南弦直接从地上站了起来,一点都不妨碍的朝着叶南弦走来。

“你这个笨女人,什么都不会,倒是学会和别人拼命来了?就小紫那条贱命,值得你去拼命?”

叶南弦的声音揉揉的,沈蔓歌一看他没事,顿时哭着扎进了他的怀里。

“你吓死我了,我以为你真的不行了!”

沈蔓歌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害怕,一分钟的时间心情简直从天上掉进了地上。

叶南弦心疼的摸着她的头说:“别哭了,还有外人在呢,也不怕丢人。”

沈蔓歌才不管这些呢,直接将鼻涕眼泪的全部摸在了叶南弦的身上,这么孩子气的动作弄得叶南弦哭笑不得。、

闫震不由得咳嗽了一声。s3();

沈蔓歌这才不好意思的退出了叶南弦的怀里,但是双手还是紧紧地抱住了他的胳膊。

“这怎么回事啊?”

沈蔓歌觉得有点懵。

闫震不是叛徒么?

怎么会突然帮着她和叶南弦了?

叶南弦看着闫震,低声说:“嫂子和侄子已经在海城叶家了,一会你回去接他们吧。”

“谢谢你,叶南弦,我都那样对你了,没想到你还能帮我把孩子和妻子救出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