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南弦微微一愣。

“你……”

“乖!别闹了哈!”

沈蔓歌亲完之后,直接摸了摸叶南弦的脑袋,然后笑着起身去给叶南弦弄吃的去了。

叶南弦的嘴角直接抽了。

她把他当成什么了?

沈梓安?

还是沈落落?

她这是母爱泛滥了?

对他居然像安抚一个孩子似的!s3();

叶南弦还想说什么,沈蔓歌已经出去了。

看着沈蔓歌的背影,叶南弦突然就不由自主的勾起了唇角。额头上的触感好像还在,柔柔的,软软的。

他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傻乎乎的笑着。

宋涛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叶南弦一脸痴傻满足的表情,他不由得一愣,随机快速的咳嗽了一声。

“咳咳,叶总。”

叶南弦的脸猛然沉了下来。

“进门不知道敲门?这几天把规矩都给扔了是么?”

让自己的手下看到自己花痴的样子,叶南弦自然是心情很不好的。

他可以在沈蔓歌面前表现出各种样子,但是在松涛面前?抱歉,不可以!

宋涛觉得自己真的是受了无妄之灾,一时间有些郁闷了。

“那个是有人把电话达到了太太原来的手机号上,你不是让我留着太太原先的手机号么?我这不过来和你说这件事儿的么?”

宋涛连忙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叶南弦一听是关于沈蔓歌的事情,脸色这才有所缓解。

“怎么回事?谁打的?”

“太太的好闺蜜,蓝灵儿。”

如果是别人,宋涛也就不过来说了,但是对方是沈蔓歌的闺蜜,这就让宋涛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

虽然这段时间沈蔓歌没有和蓝灵儿联系,但是宋涛知道,蓝灵儿在沈蔓歌心理的地位。

叶南弦微微皱眉。

想起蓝灵儿对自己的不满,他多少有些郁闷。

好不容易和沈蔓歌有个好的结局,甚至稳定发展之中,如果这个女人再来捣乱……

想到这里,叶南弦真的想说不用去管,却没想到沈蔓歌推开门走了进来。

“灵儿怎么了?”

沈蔓歌的问话让宋涛多少有些为难。

他看了看叶南弦,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

“怎么?不能说么?”

沈蔓歌十分敏感的看着叶南弦。

这个时候,就算是天塌下来,叶南弦也不能说不可以啊。

“我这不刚在问么?宋涛说你以前的手机号有人打进电话来了,是蓝灵儿打的,具体什么事儿这不还没来得急说你就进来了么?”

“真的?”

沈蔓歌显然有些不太相信叶南弦。

没办法,蓝灵儿和叶南弦之间不对付。

他们俩五年前就这样,现在依然这样,想到这里,沈蔓歌多少有些郁闷。

看来自己要找个时间去和蓝灵儿好好说说这件事儿了。

她不希望自己还和五年前一样,为了家庭和叶南弦,而丢了自己最好的朋友。

叶南弦看到沈蔓歌不相信的眼神,真的十分恼火的,不过却也没办法表达,毕竟他刚才是真的不想让宋涛给沈蔓歌说的。

到了这个时候,叶

南弦直接用沉默来回答了。

宋涛是个有眼力劲儿的,目前看到这样的情况自然是明白了叶南弦的意思,连忙上前一步说:“太太,蓝小姐打电话来的时候我不在,回过去的时候蓝小姐一直在哭,我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儿了,只是听说她在第一公墓什么的。”

“什么?她去公墓干什么?”

沈蔓歌的心猛然提了起来。

蓝灵儿从小就怕鬼,小时候被家人抛弃在墓地的时候,是她一辈子的梦魇。

她绝对相信蓝灵儿不可能自己去那种地方的!

“她现在人在哪儿?”

沈蔓歌立马紧张起来。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对蓝灵儿的关心和着急,不由得有些吃醋。

“她一个大活人,大白天的跑去公墓,你着什么急?或许去看什么人去了呢。”

“你闭嘴!”s3();

沈蔓歌直接吼了叶南弦一声。

叶南弦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个女人胆儿肥了是吧?

居然敢吼他了?

就连宋涛都一脸佩服的看着沈蔓歌。

敢当着别人的面吼叶南弦的,目前估计也就只有沈蔓歌了。

果然太太太霸气!

宋涛心理默默地给沈蔓歌点个赞,脸上可不敢表现出来。

开玩笑,除非他不想要工作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