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会!”

沈蔓歌连忙反驳。

怎么可能?

答应他和小诗相处三个月都让她悔的肠子都青了,还上床?她又不是真傻。

沈蔓歌的这个回答显然取悦了叶南弦,不过他的脸色依然难堪的要命。

“你觉得我和她相处三个月不会有感情?”

“什么意思?”

沈蔓歌直接蒙掉了。

不是吧?

叶南弦想说什么?s3();

难道是他对小诗有点意思了?

沈蔓歌的心猛然顿了一下,在看叶南弦的时候,叶南弦脸上毫无表情,根本看不出他此时心里在想什么。

“叶南弦,你该不会……”

“我当初也是娶了你之后相处之后才有的感情不是么?人啊,日久生情你不懂?”

叶南弦一想起自己被当做货物一般被沈蔓歌拿来交易,他心理就很不舒服,但是却有无法苛责,那种情况下,如果是他,他会怎么选择呢?

但是给沈蔓歌的教训还是要有的,不然下次这个女人都不知道能拿他做什么了。

沈蔓歌却不知道叶南弦心里所想,只是因为叶南弦这句话而多少也有些微楞,随机也懒得和叶南弦争论了,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再争论下去有什么意思?

况且她也争论不过叶南弦。

想到这里,沈蔓歌直接眼睛一闭,猛地朝后面倒了过去。

“蔓歌!”

叶南弦猛然就被吓到了,连忙出手抱住了沈蔓歌。

沈蔓歌装死的功夫也是了得,愣是眼睛都没转动一下的,吓得叶南弦抱着她快步的朝急救室跑去。

“医生,医生你快来!”

叶南弦的急促和紧张让沈蔓歌有些不好意思了,几次想要开口说自己没事儿,但是都忍住了。

开玩笑,这个时候如果说自己是装的,下一刻有她好受的。

沈蔓歌被推进了急救室,叶南弦有些着急的等待外面。

她猛地坐了起来,把医生和护士吓了一跳,然后就看到沈蔓歌吵他们眨了眨眼睛说:“我没事儿,但是不能出去太早,拜托了哈。”

医生好像明白了什么,只是笑了笑,却也配合着沈蔓歌。

叶南弦在外面焦急的等待着,沈蔓歌到底是不忍心,对医生说:“就告诉他我情绪不稳定,身体太虚弱,需要休息。”

“好,叶太太。”

对他们夫妻之间的小情趣,医生倒是也没有太大的反感。

当沈蔓歌被重新推出去的时候,叶南弦十分担心。

“医生,她怎么样?”

医生笑着说:“没事儿,就是身体太虚,一下承受不住惊吓,晕过去罢了,好好养养就没事儿了。”

叶南弦猛然看到沈蔓歌听到这句话时眼珠子转动了一下。

他有些无语了。

现在的沈蔓歌简直就像个孩子,怎么那么无赖呢?

他终于知道沈梓安拿一肚子的鬼精灵像谁了。

“送进病房把,好好给大哥营养针,实在不行动用其他手段也可以,叶家不差钱!”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猛然睁开了眼睛。

“我不打针,我都好了!真的!”

“呦,好的这么快呢。”

叶南弦双手环胸的看着眼前的小妻子,一脸冷漠的看着她。

沈蔓歌直觉糟糕。

她打针打怕了,听到要打针,下

意识的起来反驳,忘记继续装了,现在再装下去怎么可能?

“嘿嘿。”

沈蔓歌皮笑肉不笑的朝着叶南弦卖俏,可惜叶南弦直接给了她一记冷眼,然后潇洒的转身就走。

“喂,叶南弦,你别走啊!”

叶南弦却理都没理沈蔓歌,抬脚就去了叶老太太那里。

沈梓安已经被医生上了药,那张小脸虽然看起来还是挺吓人的,不过已经好太多了。

叶老太太心疼的要命,沈梓安也会卖乖,一口一个奶奶,一口一个疼的要命,把叶老太太的整颗心都赚去了。

叶南弦看到儿子这样,不由得再次想到了沈蔓歌。

这母子俩简直一模一样!

“妈,你去看看落落吧,我怕她着急。蔓歌也有点身体不好,这里我来看护着就可以了。”

叶南弦淡淡的开口。s3();

沈梓安猛然缩了一下脖子,直接拉住了叶老太太的手说:“奶奶,我不想让你走。你让爹地去陪落落吧。”

“你奶奶年纪大了,被你这么折腾下去可受不了,而且你奶奶身体不好,放手。”

叶南弦怎么不知道这臭小子在想什么,显然是不想和他在一起呢,可是为什么呢?

他多少猜到了一些。

沈梓安一听,顿时松开了叶老太太。

“奶奶,那你去休息吧,我这边没事儿了。”

看到孙子如此乖巧懂事,叶老太太更是心疼的不得了。

“奶奶去去就回,你好好养伤知道么?”

“嗯!”

沈梓安乖起来简直让人心疼的恨不得将整颗心都拿给他。

叶老太太十分不舍的离开了。

当病房里只剩下沈梓安和叶南弦两个人的时候,沈梓安猛然跳了起来,第一时间离叶南弦很远的距离才说道:“你不许打我。”

“我为什么要打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