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什么事儿了?”

沈蔓歌是被外面的吵闹声惊醒的,她出来询问了一下,说是小诗的房间出事了,吓得她连忙朝这边赶来。

如果是平时也就算了,现在如果小诗出点什么问题,她可真的担待不起。

就在沈蔓歌刚问了一句话的时候,沈梓安直接就哭了起来。

“妈咪,我被坏女人欺负了!妈咪!”

沈梓安的声音让沈蔓歌微微一愣,随即快速的上前,扒拉开人群,就看到沈梓安那张红肿的脸。

沈蔓歌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谁干的?谁?”

她的儿子从小到大,她都没舍得打一下,到底是谁这么胆大,把他儿子达成了这样?

叶南弦看到沈蔓歌来了,多少有些心疼。s3();

“蔓歌,这边的事儿交给我,你先回去吧。”

沈蔓歌这才发现叶南弦和叶老太太都在。而叶老太太的眼神有些躲闪和不好意思。

她立马就明白了。

沈蔓歌猛然转头,眼神直直的看向了小诗。

“你干的?”

小诗被沈蔓歌的眼神给吓到了,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不过想到沈蔓歌和自己有协议在,况且她又救了沈蔓歌的女儿,就在不久前她不也是泼了沈蔓歌一脸热水么?

沈蔓歌也没见得对她怎么样,甚至连告诉叶南弦和叶老太太的勇气都没有。

想到这里,:“我又不知道他是你儿子,是他跑进来戳我的伤口,我才还手的,况且我不久前还救了你女儿,你……”

“啪”的一声,完,沈蔓歌直接上前,一巴掌抽了过去。

她的动作快很准,让所有人都愣住了,特别是叶老太太和叶南弦,而小诗整个人都懵了。

“你打我?沈蔓歌,我可是救了你你女儿!”

小诗的声音不由得高昂起来。

沈蔓歌却冷着脸,再次抬起胳膊。“啪啪啪”的连抽了小诗好几十个耳刮子,抽的自己的胳膊都麻了才停下来。

小诗直接被打懵了。

她怎么都想不到,沈蔓歌居然会如此的彪悍。这和往常她认识的沈蔓歌不一样啊。

沈蔓歌打完了才说:“你救了我女儿不假,我感激你,甚至整个叶家都感激你,但是你只是一个救了我女儿的恩人罢了,你凭什么,你有什么资格打我儿子?我们叶家的孩子也是你随便说打就打的?你泼我一连热水我认了,不是因为我怕你,而是因为你救了我女儿,我给你脸,但是你别给脸不要脸。我儿子和女儿同样重要。你以为捐献一颗肾脏,就可以对我儿子拳脚相向是么?我告诉你,别做梦了!你救我女儿,这颗肾,按照黑市价格,最多也不过几十万,我给你一百万,你现在拿着钱给我滚出海城去!否则你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听到沈蔓歌这么决绝的话,小诗直接受不了了。

“我们是有协议的,我说过我不要钱,我只要叶南弦陪我三个月,这三个月你不得见他,不得和他联系。你是答应我的!不然我怎么可能把肾脏捐献给你女儿?你女儿的死活和我有什么关系?”

小诗的话顿时让叶南弦愣住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沈蔓歌居然答应了小诗这个要求。

难怪小诗可以给沈落落捐献肾脏,原来是这样。

&n

bsp;叶老太太的脸色也变了。

一直以为小诗是因为善良才会捐献肾脏,没想到居然是冲着叶南弦来的。

她还觉得沈蔓歌小题大做,小心眼,原来一开始小诗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沈蔓歌自然也感觉到了叶南弦的目光,那目光十分复杂,但是气愤比较多。

她知道叶南弦肯定是生气了。

没人会喜欢自己被人当成货物一样的交易,更别说是夫妻了。

但是现在沈蔓歌什么都顾不上了。

儿子和女儿是她的软肋,也是她的底线,为母则刚,她可以忍受小诗一切的无理取闹,唯独不包括孩子这一块。

沈蔓歌冷冷的看着:“你还敢和我提条件?你怎么不说你打了我儿子这笔账怎么算?”

“他又没有失去什么?不过是我被打了几巴掌,和我捐出一颗肾脏相比,你儿子的伤简直都是小巫见大巫好吗。”

小诗此时的口不择言让叶老太太轻轻地摇了摇头。s3();

这个女孩子不可救啊!

幸亏没有去沈家说情,不然她都不知道怎么收尾。

叶南弦此时开了口。

“我叶南弦的儿子岂是你一个外人随便动手打的?还别说我儿子没做什么,就算做了什么,就凭他是我叶南弦的儿子,碰你都是你的福气!蔓歌刚才说了,给你一百万,我给你再加一百万,两百万,你马上给我滚出海城!从今天开始,你和我们叶家的恩怨了了。”

“不可以!”

小诗直接就激动起来了。

“不可以?你要知道,如果不是因为你救了我女儿,就凭着你打了我儿子,我就能要了你一双手!”

叶南弦这话丝毫没有恐吓的成分,他是真的打算这么做的。

小诗突然发现眼前的男人是那样的冷酷无情,甚至是冷血弑杀,她仿佛再次看到了基地里那个对她不屑一顾的叶南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