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把一切都安排好了,等杨帆到的时候,霍来太太还在抢救之中。

她和霍震霆说了一些,然后就要离开。

萧爱有些担心沈蔓歌,低声说:“这件事儿你让你小叔去处理吧,你一个女孩子,实在是不安全。”

沈蔓歌知道萧爱是担心自己,不过和张妈之间的恩怨不是她不主动挑事儿就能解决的。

“放心吧,我没事儿。”

沈蔓歌安慰了萧爱一声,就离开了医院。

杨帆跟着沈蔓歌也有些时候了,看到沈蔓歌此时这个样子,自然是感觉出一丝不同寻常。

“主母,今天这是要大杀四方?”

“还不知道,不过我进去的时候谁都不能进,包括霍家的人。”

沈蔓歌的声音冷得像冰。s3();

杨帆虽然不知道沈蔓歌要做什么,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来到了霍家以后,因为霍震霆早就将沈蔓歌的身份告知了所有人,所以霍家的人自然不会拦着沈蔓歌。

沈蔓歌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地牢。

张妈并没有她想象中的狼狈,甚至带着一丝期待,在看到沈蔓歌来的时候笑得更加猖狂了。

“你是来兴师问罪的吗?怎么样?心理难受吗?痛苦吗?这么多人因为你而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感觉如何?”

此时的张妈就像是一个疯子似的,一开口就是嘲讽。

沈蔓歌冷冷的看着她,突然上前,猛然抬手,一记耳光直接甩了过去。

“啊!你敢打我?沈蔓歌,我可是你婆婆!”

张妈知道沈蔓歌会生气,但是以她对沈蔓歌的了解,沈蔓歌是觉得知书达理的人,甚至有一点点的懦弱,不然她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为什么沈蔓歌一直都没有举动呢?

都说兔子急了还咬人,在张妈看来,沈蔓歌连兔子都不如。因为爱上了叶南弦,她已经失去了自我,失去了所有的性格。

如今沈蔓歌的这一巴掌让张妈很意外的同时,也让她愤怒不已。

“沈蔓歌,叶南弦是我生的,你是他的妻子,我就是你婆婆!你居然敢对我动手,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张妈气的有些狰狞。

沈蔓歌却冷冷的说:“你也配做我婆婆?你也配做南弦的母亲?如果不是这层关系在,你以为你真的能够活到现在?不过有句话说的好,叫多行不义必自毙,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说完,她冷冷的看着张妈,眉宇间都是杀意。

张妈突然愣住了,不过却讽刺的笑着说:“你杀我?别开玩笑了,南弦不会同意的。就算我不是他的母亲,他也不会杀我,他还想利用我找出我身后的人不是吗?只有我活着,你们才有希望。”

“你把自己想的太重要了!”

沈蔓歌说完,直接从身边杨帆的手里接过了一把匕首。

这把匕首十分锋利,森冷的寒光照射着张妈的脸,让她多少有些哆嗦。

“沈蔓歌,你不能杀我!我是南弦的亲生母亲,你这是……”

“说多了这些话,是不是真的就以为自己是叶家的当家人了?可以不把任何的生命当回事了?你对我父母做了什么,我还没来得及和你算账,你对我儿子和女儿做了什么,我也没有和你算账,你真的以为我是以为懦弱么?”

/>

“难道不是吗?你根本就是个笨蛋!胆小鬼!你除了爱叶南弦,你还会做什么?你连爱一个人都会让自己失去自尊,活的那么卑微。就算我对你孩子做了什么,你不是一样没有作出反抗吗?沈梓安有你这样的母亲就是羞辱,是他一辈子摆脱不了的梦魇。只有你死了,他才会有新的生活,才会成为叶家真正的继承人!”

张妈说的头头是道,沈蔓歌却有些悲哀。

“原来我对你的宽容和容忍,在你看来就这么不堪是么?你一直仗着是南弦亲生母亲的事实来欺压我,让我不能反抗你,不能对你不好,甚至不能对你做什么,因为你知道我在乎叶南弦,我不能让叶南弦难过和为难。可惜给叶南弦为难和难过的人一直都是你。你亲手把自己的亲生儿子推离了自己的身边。如今你不但算计了我儿子和女儿,伤了我婆婆,甚至还把手伸进了霍家。如果我继续再容忍你,你是不是真的当整个海城都是你自己的了?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沈蔓歌的话让张妈楞了一下,不过却冷笑着说:“时又如何?你能把我怎么样?”

“不怎么样,只是突然想要杀了你。或许你死了,一切都会结束的!”

沈蔓歌说完,手里的匕首手起刀落,直接刺进了张妈的胸口。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手抖,居然刺偏了。

即便如此,张妈依然疼的有些受不了,甚至有些害怕。

“沈蔓歌,你敢!”

“我不是已经做了吗?还有什么不敢的?不好意思,刚才手抖了一下,你放心,下一次我一定对准了。”

说完,沈蔓歌面不改色的直接拔出了匕首。

温热的血“噗”的一声喷了沈蔓歌一脸。s3();

但是她丝毫不在乎,甚至看着手里的匕首,有些郁闷的说:“杨帆,怎么样才能刺准心脏呢?”

杨帆还是第一次看到沈蔓歌动手。

虽然沈蔓歌的手确实是抖了一下,但是在刚才那一瞬间,沈蔓歌是真的想要杀了张妈的。

杨帆连忙上前,告诉沈蔓歌准确的位置。

他们两个人就像是讨论怎么杀猪似的,就那么当着张妈的面讨论着,演示着。

张妈的脸彻底的白了下来,也终于开始害怕了。

“沈蔓歌,你不能杀我!南弦会伤心的!不管怎么说,是我给了南弦生命。你这样子如果被南弦知道了,他不会原谅你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