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多大的人了?走路还能跌倒?”

叶南弦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个女人是一天不吓他就不舒服是吧?幸亏他的心脏强大,不然的话早晚要吓出心脏病的。

沈蔓歌只觉得眼前的叶南弦特别的帅气。

五年的时光将他历练的愈发有男人为了,举手投足之间都让人无法移开双眼。

她主动地伸出胳膊,还上了叶南弦的脖子,低声说:“不这样做,你能主动对我投怀送抱么?”

“谁对谁投怀送抱呀?沈蔓歌,你现在颠倒是非的能力简直太厉害了,我看……唔……”

叶南弦的话还没说完,直接被沈蔓歌踮起了脚尖,温柔的樱唇直接将他剩下的话给堵了回去。

沈蔓歌的吻有些霸道,有些炙热,甚至有些急切。

叶南弦在最初的微楞之后,快速的掌握了主动权,很快的沈蔓歌就有些坚持不住了。s3();

她气喘吁吁的,叶南弦的眸子却深邃的吓人。

“你知不知道,对我现在这样做意味着什么?”

叶南弦的声音带着一丝嘶哑。

沈蔓歌突然笑着说:“我们再怀个孩子吧。如果还是双胞胎的话,一个姓沈,一个姓霍好不好?”

叶南弦再次楞了一下,十分认真的问道:“你是认真的?”

“嗯!怎么?你不想要孩子了?”

沈蔓歌的心突然就有些忐忑了。

叶南弦却一把抱住了沈蔓歌,动情的说:“我错过了梓安和落落的出生与成长,自然是希望再有个孩子来弥补这一切的,但是如果这一切需要你辛苦付出的话,我觉得咱们现在也挺好的。”

“我想为你再生个孩子。”

沈蔓歌有些娇羞的说着。

这种想法在她的心里很久了,从和叶南弦确定了恋爱关系之后,她就想再为叶南弦生一个孩子了。

不为了别的,就为了弥补叶南弦的遗憾。

五年前,他们因为误会分开,也让孩子们失去了父爱,让叶南弦失去了做父亲的资格。

如今虽然孩子们都回来了,但是那份遗憾却一直都在。

沈蔓歌不想给自己和叶南弦留下遗憾,况且霍家和沈家那边真的需要有个交代的。

她可以任性的选择姓什么,但是她不能伤了两方老人的心。

叶南弦见沈蔓歌含情脉脉的,深情的说:“一切顺其自然就好,不要太过于强求。”

他还记得五年前沈蔓歌为了怀上一个孩子所承受的那些痛苦,如今想来,他真的心疼的不得了。

如果需要沈蔓歌这个样子来换取自己人生没有遗憾,他宁愿不要。

见叶南弦眼底的心疼,沈蔓歌的心都融化了。

她再次搂住了叶南弦的脖子说:“医生说你身体行么?”

“没说,不过可以试试。”

叶南弦被沈蔓歌撩拨的浑身是火,现在哪怕是医生说不行,他也不会在乎的。

色字头上一把刀,他遇上了沈蔓歌,早就控制不住做不了和尚了。

沈蔓歌痴痴地笑着,叶南弦一把打横抱起了她,直接朝隔壁房间走去。

当着女儿的面做那种羞羞的事情,叶南弦还没那么的无耻。

两个人在隔壁房间折腾了好半天,沈蔓歌才有些累及的趴在了叶南弦的身上,喘息着说:“你真的是个病号么?”

“你要庆幸我是个病号,不然明天早

晨之前你别想下床了。”

叶南弦十分餍足。

虽然伤口有些裂开了,不过浑身每个细胞都是顺畅的。

沈蔓歌觉得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她怎么会觉得受伤的叶南弦战斗力低下呢?

这根本就是一直猛虎好不好?

娇嗔的瞪了叶南弦一眼,沈蔓歌有些昏昏欲睡了。

叶南弦见她有些累,拉过被子盖住了她,低声说:“你好好睡一觉吧。”

“你去哪儿?”

沈蔓歌像个孩子似的拉住了叶南弦的手,十分舍不得他离开。

她觉得自己越长大越像个孩子了,特别是在叶南弦的面前。

叶南弦笑着说:“我得去守着落落,万一她醒了见不到我们两个任何一个,会着急的。”s3();

“好吧,你现在是有了女儿就不要我了。”

沈蔓歌说的十分委屈,像极了一个被抛弃的孩子。

叶南弦见她和自己的女儿吃醋,不由得笑了起来。

“你啊,那点出息。在我心里,你和落落一样重要。”

沈蔓歌也觉得自己有点矫情了。

她松开了叶南弦的手说道:“对了,灵儿也在这家医院里,宋涛陪着呢,你要是没什么事儿,别给宋涛安排事儿,让他多陪陪灵儿。”

“什么意思?”

叶南弦微微一愣。

沈蔓歌笑着说:“我突然觉得他俩挺配的。想给他们一点相处的空间,还有,你不许再针对灵儿了,她毕竟是我的好闺蜜,而且刚才经历了很恐怖的事情。”

“到底怎么回事?”

叶南弦的问话让沈蔓歌叹息一声,把蓝灵儿的身世还有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叶南弦。

“宋文棋可惨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