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想要推开叶南弦的,可是她的力气不大,叶南弦也没打算让她推开,有点无赖似的抱着她,让沈蔓歌有些无奈。

叶南弦感觉到沈蔓歌放弃了抵抗,霸道的吻随机变得有些温柔。

他其实是嫉妒的,明知道沈蔓歌和宋文棋之间什么事情也没有,但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嫉妒的心。

沈蔓歌渐渐地迷失在叶南弦的吻里面。

当两个人气喘吁吁的松开时,沈蔓歌靠在了叶南弦的肩膀上,有些疲惫的问道:“你的伤那么严重,怎么过来了?”

“不放心你和孩子。”

叶南弦这句话说得是实话。

沈梓安在叶南弦脱离危险之后就虚脱的睡着了,而杨帆被叶南弦留在了医院照顾沈梓安,他自己一个人开车跑了过来。

沈蔓歌的心理多少有些感动,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这一切的发生太过于快速和猝不及防,很多事情都没办法商议,现在如果和叶南弦说起她和小诗的交易,估计叶南弦会气的吐血。

算了吧,还是等叶南弦好一点再说吧。s3();

见沈蔓歌沉默着,叶南弦以为她是累的,也是担心的,随即心疼的说:“你先闭闭眼睛,等落落出来的时候我叫你。”

“我哪里睡得着?”

沈蔓歌说的是实话。

这么多事情凑在一起,压得她都喘不过气来,她哪有心思睡觉呢?

即便是睡意盎然,可是眼睛却滑滑的,一点睡意都没有。

叶南弦轻叹一声,将她搂在了怀里。

“一切都会好的,放心吧,落落肯定没事儿的。”

“但愿吧。”

两个人这一刻全部心思都在神落落身上。

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

沈蔓歌想要起身的时候,却觉得眼前一黑,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幸亏叶南弦扶了一把。

“你先坐着,别着急。”

可是这个时候沈蔓歌哪里坐的着?

她慢慢的站了起来,任由着叶南弦扶着她来到了手术室门口。

手术室的门开了,医生有些疲惫,看到叶南弦的时候楞了一下,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对沈蔓歌说:“没事儿了,刚开始产生了排异反应,我们以为这次手术可能失败了,不过在急救的过程中,落落身体李的细胞开始自动接纳组合,现在已经完全没问题了。我可以骄傲的说,她现在手术真的很成功!”

听到医生这么说,沈蔓歌热泪盈眶。

五年了、!

她的落落终于可以和个正常人一样的出现在阳光下了。

这种愿望达成的感动让她根本就控制不住自己。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这个样子,有些心疼,有些难过,但是没有说什么。

这是他们的女儿,她能够手术成功,是叶南弦这辈子最大的心愿。

“谢谢你,医生。”

叶南弦朝着医生握手。

医生笑着说:“我只是尽我医生的本份,主要还是落落小姐吉人自有天相。”

“谢谢。”

沈蔓歌现在除了谢谢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沈落落被推出来的时候,脸色虽然还是苍白,但是却让沈蔓歌有了一丝希望。

一家三口进了vip病房,看着沈落落昏迷不醒的样子,叶南弦对沈蔓歌

说:“你去睡一会吧,天亮了我叫你。”

“不用了,你也刚出手术室不久,身体虚弱,你还是去睡一会吧,等天亮了让宋涛来接你。”

沈蔓歌虽然很累,但是自己好歹还是个正常人,可是叶南弦失血过多,本就是个病人,怎么好意思让叶南弦陪床?

可是叶南弦却十分坚持。

“听话,你去睡一会,哪怕一个小时也行。我一个小时之后叫你,我保证你醒了之后我就回去。况且落落也是我的女儿,我总得看看她不是?”

沈蔓歌还是有所犹豫,却被叶南弦给直接看的有些心虚。

“好,我就睡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之后你一定要叫我。”

沈蔓歌说的十分坚持。

叶南弦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沈蔓歌看了看沈落落,看样子神落落今天晚上是不会醒来了。

她去了里面的房间,靠在沙发上,没一会就睡着了。s3();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疲惫的样子,特别的难过。

一个男人不能让自己的女人过的舒心快乐,还谈什么喜欢?

他将薄毯盖在了沈蔓歌的身上,然后走到了沈落落的窗前,握住了女儿小小的手,坐在了窗前的椅子上。

其实他也很累,很疼,伤口的地方一阵阵的撕扯着他的神经,不过都被他自动忽略了。

这次如果不是因为有小诗,他简直不敢想象他的女儿会面临着什么,或者说他不敢想象他们全家要面对着什么样的悲伤。

如今看到女儿呼吸均匀的样子,他真的很感激很感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叶南弦看着指针走过了一个小时,却没有去叫醒沈蔓歌。

让她再睡一会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