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年了,为了沈落落的病,沈蔓歌一直自责着,担心着,如今终于手术成功了,这个女人这么多年的重担也算是放下来了。

让她好好休息一下把。

叶南弦起身摇了摇自己的胳膊,胸口的伤疼的要命,他的脸白的像一张纸似的,不过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起码不能再这里倒下。

他给宋涛打了电话,让宋涛过来。

宋涛没多久就赶到了,看到叶南弦的样子,不免有些担心。

“叶总,你这样不珍惜自己实在不行的。”

“我心里有数,你在这里看一会落落,我出去办点事儿。”

叶南弦的话让宋涛有些微楞。

“叶总,天还没亮,你要去哪儿?我开车送你?”

“不用,就在医院里,我一会就回来。对了,别惊醒了太太,让她多睡一会,她累坏了。”

叶南弦看了看里屋的沈蔓歌,眼角流露出一丝温柔。

宋涛听说他就在医院里,也就不说什么了,点了点头,看着叶南弦走出了病房。

叶南弦打听到了小诗的病房,这才抬脚走了过去。

小诗的房间也是vip病房,所有的一切都是按照最好的条件准备的。

打开房间的时候,护工在休息,不过听到声音连忙抬起头来,有些茫然的看着叶南弦。

叶南弦挥了挥手,护工就站在一旁。

小诗已经醒过来一次了,现在只是半眯着眼睛睡不太着。

麻药过去之后,疼痛随即涌来,虽然有护工在一旁照顾着,但是那种伤筋动骨的疼痛让小诗简直生不如死。

她只是一直

咬紧牙关坚持着。

如今听到病房里来人了,小诗轻轻地睁开了眼睛,就看到叶南弦走了过来。

她的心顿时停顿了几分。

“你怎么来了?”

小诗很是意外。

叶南弦受伤严重她是知道的,她甚至还在担心叶南弦能不能撑过去,没想到他居然来了,而且来到了她的病房!

叶南弦看着小诗强忍着疼痛的样子,淡淡的问道:“疼么?”

“疼!”

小诗的眼泪瞬间就涌了上来。

从小到大,没有几个人关心她的死活。当她看到叶南弦对沈蔓歌的温柔和呵护的时候,她真的十分嫉妒和羡慕。

如今这个让自己心动的男人就在自己面前,还那么温柔的询问自己疼不疼,小诗突然觉得浑身的疼痛好像都不翼而飞了。s3();

只要叶南弦在这里,哪怕让她再经历一次手术,她都愿意。

叶南弦看到小诗的泪水,终于有了一丝恻隐之心。

这个十**岁的女孩是为了救他的女儿才会变成这样的,他有什么理由继续冷漠小诗呢?

叶南弦轻叹一声,低声说:“在基地的时候,是我态度不好,你能救了落落,我十分感激你。说吧,你想要什么?只要是我能办到的,我都答应你。”

“真的吗?”

小诗的眸子有些光亮。

叶南弦的心微微一顿,连忙说道:“除了娶你。你要知道,我只喜欢我妻子一个人,这辈子我的心理再也容不下其他人了。我感激你,哪怕你要天上的月亮,我都会想办法再给你,但是感情我给不了。”

听叶南弦这么说,小诗的眸子有些暗淡。

他果然是个聪明的男人。

她想要什么,他居然都知道!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小诗才愈发的喜欢叶南弦。

“如果我说我要你陪我三个月呢?”

小诗直直的看着叶南弦。

叶南弦微微一愣,眉头有些微皱。

“我说过,我的感情给不了你。”

“我没说让你爱上我,也没说让你喜欢我,我就是想让你陪我三个月。我从小无父无母无姐妹兄弟,每天都在夹缝里生活,过一天算一天,不知道什么叫亲情,什么叫友情,什么叫爱情。我更不知道什么是温暖。我只知道,我想要得到什么,我就要付出什么。现在我就是想要得到你这里的一点点温暖,所以我付出了我的肾脏。难道这么点小小的要求都不可以吗?”

小诗的眸子有些悲伤。

说实话,这不该是一个十**岁孩子该有的眼神,那种落寞和沧桑让她的脸看起来更加苍白了,也更加的让人觉得怜惜。

叶南弦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就是想让你陪着我三个月,这三个月的时间,你把我当妹妹也好,当朋友也罢,只要你陪着我,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干预,可以吗?”

小诗的要求让叶南弦很是为难。

“我得和我妻子商量一下。”

叶南弦这句话让小诗的眸子再次暗沉了几分。

“你一个大男人,又是恒宇集团的总裁,难道这么一点点小小的要求还要请示你的太太吗?”

“那是我对她的尊重。”

叶南弦这句话一出,小诗的脸色顿时变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