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谁?

沈蔓歌猛然回头,就看到叶南弦冷冷的站在走廊上,正看着她和宋文棋此时的样子,眉宇间多了一丝怒气。

她使劲的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

叶南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他不是才刚出手术室不多时候么?

而且梓安说他需要休息和静养,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沈蔓歌觉得自己是产生幻觉了。

她这是有多么思念叶南弦啊。

才离开短短一天的时间,她就如此的想念他了。

沈蔓歌苦笑一声,再次转过头去,觉得自己真的没救了。s3();

叶南弦本来见沈蔓歌看到了自己,还以为沈蔓歌会立刻推开宋文棋,并且快速的来到自己身边的,可惜他怎么也没想到,沈蔓歌看到他之后只是微微的惊讶了一下,然后就旁若无人的转过头去,依然任由着宋文棋靠在她的肩膀上。

从他的位置看过去,宋文棋和沈蔓歌的举动太过于亲密了。

他知道沈蔓歌不会做出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但是宋文棋对沈蔓歌的感情可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

如今宋文棋眼底深深地爱恋是那么的刺眼,难道沈蔓歌都看不到么?

叶南弦的怒气蹭蹭的燃烧起来。

他快步的来到了沈蔓歌的面前。

巨大的阴影让沈蔓歌和宋文棋同时抬起头来。

沈蔓歌再次看到了叶南弦,多少有些惊讶。

宋文棋却懒懒的从沈蔓歌的肩膀上坐直了身子,淡淡的说:“别误会,我就是看她一个人在这里太无助了,过来陪陪她。”

“你可以滚了。”

叶南弦的声音带着一丝冷意,就算沈蔓歌再迟钝,也知道叶南弦生气了。

大半夜的看到自己的妻子和一个男人靠坐在一起,也难怪叶南弦脸色不太好看。

沈蔓歌连忙开口说:“宋文棋只是路过,陪我一下,没别的意思。”

如果沈蔓歌不开口也就罢了,如今她居然开口为宋文棋说话,叶南弦的脸色愈发的难看了。

宋文棋知道叶南弦的德行,慢慢的站了起来,有些嚣张的说:“你该不会以为你老婆会背着你做点什么事情吧?”

“不想死的话你就马上给我滚。”

叶南弦现在是一点都不想见到宋文棋,如果不是顾忌着这里是医院,他可能会直接把宋文棋给揍出去,虽然现在有些体力不支。

“切。男人啊!”

宋文棋不屑的瞟了他一眼,然后对沈蔓歌说:“得,你家正主来了,我这个备胎就先退场了。”

这话说得有些油嘴滑舌的,沈蔓歌知道宋文棋的德行,只是瞪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任由着宋文棋离开。

但是恰恰因为沈蔓歌没说什么,叶南弦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宋文棋离开之后,走廊上安静的有些让人窒息。

沈蔓歌看着叶南弦,想要问一下他的伤口如何了,但是现在的叶南弦面带冰霜,浑身一副生人勿进的气势让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叶南弦一直等着沈蔓歌来安慰自己,可是等了半天沈蔓歌都没说话,叶南弦的怒气滕然升起。

“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南弦这话显然有些不太对味。

沈蔓歌微微一愣,随机就明白了叶南弦话里的意思。

她告诉自己不要和叶南弦一般见识。

这个男人本身就是个小心眼,况且一路奔波过来肯定也是因为担心沈落落和她,但是心理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

“能好好说话吗?”

沈蔓歌尽可能的让自己的口气平稳一些。

叶南弦见她如此,更加郁闷了。

“好好说什么?你想听我说什么?”

“叶南弦,你如果是特意过来为了和我吵架的,抱歉,我现在没这个心情。”

沈蔓歌觉得叶南弦的火药味太重了一些。

她和宋文棋之间根本就没什么,她对叶南弦的感情难道叶南弦不知道吗?就因为宋文棋陪着她,就这样阴阳怪气的么?s3();

如果是平时,沈蔓歌或许会解释,也会说些好听的,但是今天她真的没有这个心情。

和小诗的交换条件已经耗尽了她全部的心力,而沈落落的发烧再次让她六神无主。

这个时候叶南弦赶过来,说实话,她心里是很高兴的,可是叶南弦一开口就火药味十足,醋意盎然的,沈蔓歌是真的没有多少心力对付。

可她越是如此,叶南弦越觉得沈蔓歌对自己太过于冷淡了。

“你没心情?我没来的时候,我看你和宋文棋聊得很有心情嘛。如果我不来,你们是不是都忘记了这里是手术室的门口?是不是不记得了你的女儿还在里面急救?”

叶南弦话音刚落就后悔了,因为他看到了沈蔓歌眸底的受伤和难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