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没有和霍震霆直接在电话里面说,而是在手机微信上聊着。

小诗看着沈蔓歌不断地在手机上发这消息,冷冷的说:“看来你接下来的三个月不会太寂寞的。就算没有叶南弦在身边,你依然还有很多人关心嘛。”

沈蔓歌的眸子瞬间冷了几分,更像是一把刚出桥的利剑,直接刺向了小诗。

“你最好把三个月的协议别总挂在嘴边,否则……”

“否则怎么样?你还能不给你女儿手术了吗?”

小诗倒是有恃无恐,那样子简直郁闷的沈蔓歌想要跳车。

对!

她不能!

所以只能被小诗这样的欺负是么?

沈蔓歌气呼呼的低下头去,继续和霍震霆说医院里面医生的事情,借此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然她怕自己不会跳车,也会把小诗给一脚踹下去。s3();

霍震霆听到沈蔓歌的话之后,也十分担心。

“你先别着急手术,我让人去吧市中心医院的人摸查一遍。”

对霍震霆的做法,沈蔓歌并不赞同。

“小叔,我们没时间去摸查那些医生,况且这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摸查清楚的。我身边有位医生,对落落的病情十分了解,我可以让他来进行手术,不过医院方面还需要你来协调。”

早在把沈落落送回国的时候,沈蔓歌就把疗养院的医生给接了过来,打算让他亲自给沈落落做手术的。

那个医生是麦克的人,麦克是叶南弦最好的朋友,绝对会对这次手术好好负责的。

只是沈蔓歌没想到会发生这么多事儿,好在那个医生还在,只不过市中心医院不可能随随便便让一个外来的医生进行手术的。

霍震霆听到沈蔓歌这么说,低声说:“这件事儿交给我来办。我马上给院长打电话,你到了之后等等我,等我到了你再做别的。对了,南弦那边人手够吗?用不用我派几个人过去?”

“不用了,那边有我的人和梓安在,况且我已经给宋涛打电话了,宋涛马上就会过去。小叔,我们市中心医院见吧。”

沈蔓歌和霍震霆联系完,这才挂断了手机,一转头就看到小诗盯着她看了半天了,也不知道在研究她什么。

见到沈蔓歌看向了自己,小诗连忙别过头去看外面的风景了。

两个人一路无语,很快的来到了市中心医院。

霍震霆还需要一会才能来,沈蔓歌现在比较担心沈落落的情况,所以快速的下了车。

小诗倒是也没什么顾虑,跟在沈蔓歌的身后进了医院。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

沈蔓歌还没进医院病房,就被人在外面拦下了,看对方的样子像是医院里面的高级人物。

小诗无所谓的看了看沈蔓歌,一副你要怎么样都和我无关的样子,但是如果沈蔓歌真的想要进去救沈落落的话,这里就必须要打通关系。

沈蔓歌的眉头微皱,眼神冷了几分。

“我女儿在这边住院,一会需要手术,请让开。”

“身份证。”

对方一脸不屑的看着沈蔓歌,好像以沈蔓歌这样身份的人是没办法进来一般。

是在是有些侮辱人。

不过沈蔓歌也懒得和这个人计较,她正打算拿出身份证的时候,就听到一道熟悉的戏谑声音响起。

“什么时候市中心医院现在还开始做警察的工作了?”

这声音一出,沈蔓歌顿时愣住了,而眼前的那个人却在听到这道声音的时候多少有些瑟缩。

“宋少。”

他战战兢兢的喊了一声。

宋文棋从不远处走来,看到沈蔓歌的时候,立马吹了个口哨。

“好久不见了,美人儿,想我了吗?”

宋文棋还是那么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不过却让沈蔓歌的唇角微微扬起了起来。

“你怎么在这人?”

“我也想知道啊,你怎么在这儿?不是说去美国了吗?回来也不和我联系,怎么,真把我给忘了?还是叶南弦不允许?”s3();

宋文棋说话依然还是那副德行,不过沈蔓歌却不怎么介意。

“事儿太多,没顾过来,这不我女儿一会要手术了,我这着急忙慌的过来,也没时间给你打电话不是?”

沈蔓歌这话让宋文棋微微一愣。

“等等,你女儿?你不是只有个儿子吗?”

“我生的是龙凤胎,我女儿身体一直都不好,以前在美国养病的。”

到了这个时候,沈蔓歌自然也不想瞒着宋文棋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