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她和小诗之间的战争谁给谁听谁都不会相信的,就连叶老太太都觉得是她太小心眼了,也并没觉得小诗会对她做点什么,甚至还让她在明面上不了。

可是谁知道她才是被欺负的哪一个呢?

现在看到叶南弦打来电话,虽然才和他分开没多久,但是沈蔓歌的心理就是难受。

她拿着电话出了办公室,在走廊上接听了叶南弦的电话。

“喂?”

她的声音带着一丝哭腔。

叶南弦一下子就听到了。

“怎么了?受委屈了?我听妈说你化妆刺激到了皮肤,脸被弄伤了,怎么样?严不严重?不如我们两个视频看看吧。”

听叶南弦这么一说,沈蔓歌就知道叶老太太给叶南弦打过电话了。

叶老太太会怎么说,沈蔓歌不知道,但是她明白,现在如果说是小诗用热水破的她,估计叶老太太会觉得她背后挑事儿了。s3();

再说了,沈蔓歌和小诗之间的交易叶南弦并不知道,如果把自己的委屈告诉叶南弦,把小诗现在的样子告诉叶南弦,难免牵扯出自己和小诗的交易内容来,到时候还不知道叶南弦会怎么生气呢。

毕竟没有哪个男人喜欢自己的老婆把他当成货物一样进行交易的。

当时她也是太着急了。

想到这里,沈蔓歌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咽,闷声闷气的说:“嗯,脸毁了,你是不是就不喜欢我了?”

这原本就是一个下意识的问话,但是听在叶南弦的耳朵里却又是另外的意思。

难道叶老太太说的是真的?

沈蔓歌因为小诗的存在而不自信了?

他轻叹了一声,心疼的说:“让我看看你的脸。”

“不要!丑死了。你别看了,回头过几天就好了。”

沈蔓歌打死都不让叶南弦看到自己的脸,这到,什么都暴露了。

叶南弦见沈蔓歌如此坚持,不由得心疼的说:“你啊,在我心里你是最漂亮的,不用化妆都漂亮。一会我让宋涛给你送点好的药膏过去,保证不能留下疤痕。”

“知道了。”

沈蔓歌心里这个郁闷啊。

她还是第一次这么窝囊,还是输在了一个十**岁的小丫头片子手上。

叶南弦却不知道她此时心里在想什么,再次说道:“你如果真的觉得小诗在那里碍眼,我让人给她转院好了。省的你看着心烦。”

“好,你把她转走吧。”

这是沈蔓歌的心里话。

只要小诗不在这里,她心理会舒服很多。

“行吧,我回头和军区医院的院长说说,把小诗转过来我这边。”

叶南弦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医院,不是市中心医院,就是军区医院,如今市中心医院沈蔓歌不喜欢小诗在,那么只能送倒军区医院这边。

沈蔓歌一听小诗要去军区医院,立马就郁闷了。

“不行!”

“怎么了?”

“反正就是不行!”

沈蔓歌心想,那小丫头片子巴不得近水楼台先得月呢,如果真的让她过去了,说不定会趁机爬上叶南弦的床也说不定。

虽然一直都相信叶南弦的人品和为人,但是小诗那小丫头片子手段挺多的,万一被她得逞了,那她岂不是得不偿失?

听到沈蔓歌反应

的这么激烈,在想到叶老太太对他说的话,叶南弦愈发觉得沈蔓歌是真的而被小诗给影响到了。

“蔓歌,她只是个小丫头片子,我对她没兴趣。”

听到叶南弦这么说,沈蔓歌心理暗说道:“你对她没兴趣,她对你可是很感兴趣。”

“算了,就让她在这里吧,顶多我不和她一般计较就好了。”

与其把小诗送到叶南弦的面前,还不如留在身边看着比较实在。

听沈蔓歌这么说,叶南弦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可是叶老太太说的也对,小诗刚救了落落,他不能让外面的人说叶家忘恩负义。

“委屈你了。”

叶南弦这句话说得沈蔓歌直接飙出了眼泪。

她是真委屈!

嗷嗷委屈!

可是现在却有苦难言,这种感觉简直憋屈死了。s3();

“叶南弦,我真的后悔要了小诗的肾脏给落落。”

这句话沈蔓歌是说真的。

现在她进退两难。

叶南弦轻叹一声说:“对不起,让你为难了。如果我当时好好地,我绝对不会要小诗的肾脏,我自己的女儿我自己救。可现在我们毕竟欠了她的。反过来想想,她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姑娘,如今失去了一个肾脏,以后的生活和婚姻都不知道会不会圆满,这是我们欠她的。”

这些沈蔓歌自然明白。

她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可是要拿叶南弦去交换这一切,沈蔓歌心理特别难受,偏偏这一切还什么都不能和叶南弦说。

“你怎么样了?”

沈蔓歌只得转移话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