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诗吓得连忙回头,疯了似的朝着来人就打了过去。、

她不会什么功夫,但是看得出来平时是个打架好手。在对方的胳膊伸来的那一瞬间,小诗直接拎起了自己的外套,朝着对方的脸就甩了过去。

衣服外套上有拉链,拉链头正好对准了来人的脸。

因为她的动作,对方顿了一下,沈蔓歌趁此时机挣扎出来,想要对那个人动手的时候,就听到那个人低声说:“蔓歌,是我。”

熟悉的声音让沈蔓歌微微一愣,下一刻下意识的阻止了小诗。

“小诗,自己人。”

小诗连忙停下了手。

沈蔓歌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叶南弦。

他身上的衣服也被露水打湿了,甚至比他更严重。

“你这是怎么了?”s3();

“跳海之后游回来的。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跟我走。”

叶南弦看了一眼小诗,眼底滑过一丝疑惑。

沈蔓歌连忙说:“这是我在张妈的山洞里解救出来的孩子,还有很多女人,都是被张妈抓来要拐卖的,我把她们都放了,但是妹超一个地方逃命。这个孩子叫小诗,一直跟着我。”

“走吧!”

叶南弦看在沈蔓歌的面子上没有在说什么,但是显然的同意小诗加入他们的行列。

沈蔓歌对小诗点了点头,他们这才跟着叶南弦朝另外一旁跑去。

“这里能出去吗?”

“想要出去有点困难,我们可以等。”

叶南弦察觉到沈蔓歌的手有些发凉,回头一看就明白了。

小诗用来打他的衣服正好是沈蔓歌的,。

如果他猜的不错,沈蔓歌这个傻女人一定把衣服脱下来给这个叫小诗的女孩了。

小诗长得不高,大约菜刀沈蔓歌肩膀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太小还是发育不良,但是小诗那双眼睛却让叶南弦有些感兴趣。

这么小的孩子,却有一双冷漠的眼睛,虽然沈蔓歌救了她,但是这个女孩子不见得会就此对沈蔓歌感恩戴德。

这是叶南弦唯一的想法。

“冷吗?”

叶南弦带着沈蔓歌七拐八拐的,沈蔓歌其实已经懂得牙齿打颤了,不过为了不给叶南弦添麻烦,她直接说:“还好。”

“坚持一会,马上就到了。”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听不清楚,不知道这一会就到了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有叶南弦在,好像情况也没那么糟糕了。

她跟着叶南弦的脚步走,也时不时地回头看看小诗。

叶南弦跑的很快,小诗的腿很短,需要十分用力才能追的上。

沈蔓歌很想说让他慢一点,但是现在这个时刻,慢一步就有可能让彼此处于危险之中,她只能用眼神示意小诗跟上来。

好在小诗虽然人不大,但是耐力十足,虽然跟着有些吃力,却总是有办法跟上来,虽然看上去已经快要打到极限了。

沈蔓歌跟着叶南弦跑了好久,跑的她以为自己都快要虚脱的时候,叶南弦突然对眼前的一处峭壁跳了下去。

他实现什么也没说,害的沈蔓歌惊呼一声,整个人已经被他拽着跳了下去。

小诗犹豫了一下,一咬

牙也跟着跳了下来。

风在耳边呼呼的吹着。

沈蔓歌不知道自己跳下来的结果是什么,她因为相信叶南弦,所以毫无顾忌,可是小诗呢?

她想小诗的情况,但是风太大了,让她睁不开眼睛,只能在心底祈祷着小诗没事儿。

等他们落地的时候,沈蔓歌一屁股坐在地上,却没感觉到疼痛,反倒是湿漉漉的有些难受。

“没事儿了,可以站起来了。”

叶南弦的声音响起。

沈蔓歌这才睁开了眼睛。

眼前是一片广阔的草原,屁股下面的草十分柔软,而他们跳下来的地方时一条瀑布,现在虽然水不多,但是确实是个瀑布。

“咳咳!”

身后传来咳嗽声。s3();

沈蔓歌连忙回头,这才看到小诗也掉了下来,不过这孩子因为没人拉着,直接摔了个狗吃屎的样子。

她想笑,又觉得自己这样不太地道,连忙想要起身去搀扶一下小诗,就听到叶南弦说:“你对我们而言是个累赘,从现在开始,你只能自己照顾自己,我们没有多余的时间来照顾你,知道吗?”

叶南弦一直都是凉薄的,除了沈蔓歌意外,他不觉得对其他人需要投入太多的关心和感情。

能够让小诗一路跟过来,已经算是他看在沈蔓歌的面子上格外开嗯了。

况且这个女人来路不明,虽然和那些女人关在一起,但是叶南弦总觉得她身上的气息和一般的女孩不一样。

这样的特殊时期,这样的一个女孩其实对他们而言是一种危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