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南弦猛然回头,却看不到那双眼睛的所在在哪里。

他一直都是一个谨慎敏感的人,刚才的感觉绝对不会错。如果不是沈蔓歌提醒过他基地里有别的人,他或许还不会这样谨慎。

可是他刚从闫震的房间里出来,就察觉到被人跟踪了,这感觉真的很不好。

叶南弦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他担心沈蔓歌的安全,甚至想要转身回去和沈蔓歌说一声,但是此时却不由得想起了沈落落。

沈落落的手术还在等着他,他得尽快赶回去。

叶南弦拿出手机,直接打给了沈梓安。

他不知道和杨帆怎么联系,但是现在只能让沈梓安通知杨帆,密切的保护好沈蔓歌的安全才可以。

沈梓安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电话响的时候直接挂断了。

叶南弦有些无奈。s3();

这个臭小子现在可能是睡得正香的时候,如果可以他也不想打扰儿子的睡眠,可是他又不得不这么做。

电话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起,沈梓安郁闷极了,直接划开了接听键。

“老叶,你干什么呀?天还没亮呢?”

“我在基地,打算往回走了,不过我怕你妈咪这点出事儿,我联系不上杨帆,你给杨帆打个电话,让他密切关注基地的一切动向,好好保护你妈咪才是正途,知道吗?”

叶南弦的声音不大,在海边更是海风呼啸着,沈梓安差点没听清。

“你不是在基地么?你让闫震保护好妈咪就好了呀。”

沈梓安打着哈欠,还是有些没有清醒过来。

叶南弦叹息一声说:“多一个人,多一份势力,多一份保障,赶紧的。”

“知道了,就会奴役我、”

沈梓安挂了电话之后就给杨帆打电话,可奇怪的是杨帆的电话怎么都打不进去了。

刚开始沈梓安还没觉得什么,以为杨帆睡觉的时候把电话关机了,可是打了三四遍以后,沈梓安觉得不对劲了。

他这时候的瞌睡虫全都跑光了。

他连忙给叶南弦打电话,可是奇怪的是,叶南弦这边的电话也打不通了。

基地的信号被人给屏蔽了!

是谁?

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屏蔽了基地的信号?

沈梓安曾德一下坐了起来,快速的打开了电脑,想要寻找沈蔓歌的踪迹,可惜的是,她身上的追踪系统也不见了。

怎么回事?

沈梓安顿时不安起来。

而这边的叶南弦在挂断电话之后,就快速的从仓库中牵出一艘皮艇,打算趁着夜色离开这里,不过他却总觉得不安。

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听,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一夜没睡的关系,还是真的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叶南弦将皮艇放入了后海之中,快速的上了船,直接用船桨画着皮艇离开了后海。

就在叶南弦离开后不久,沈蔓歌猛地睁开了眼睛。

外面很静,静的有些让人窒息,可也正因为静,她感觉到了一丝轻微的脚步声。

来人好像还听多的。

沈蔓歌快速的起身,悄无声息的将衣服穿好,然后第一时间来到了窗户旁边。

她的房间外面就是深山,从这里出去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后果,但是远比留在房间里被人瓮中捉鳖要强得多。

沈蔓歌轻轻地打开了窗户

,将一件羽绒服穿在了身上,快速的翻出窗户却没有朝深山跑去。

她反其道而行的爬上了屋顶,整个人像壁虎似的贴在屋顶上,手里拿着手机想要给杨帆发个信息,这才发现手机信号被人屏蔽了。

不好!

基地肯定出事了!

也不知道叶南弦走了没有。

虽然知道自己留在这里就是做诱饵的,但是没想到对方来的那么快,她最担心的就是叶南弦的安危。

以叶南弦的身手是绝对不会吃亏的,但是如果基地的人是他最信任的人呢?

沈蔓歌简直不敢想象。

门“咔嚓”一声开了,沈蔓歌的心也紧紧地揪在了一起。

来了!

她紧张的手心都是汗水,就连自己的呼吸都尽可能的隐藏住了。s3();

来人大约有三四个,在打开门之后,直接有两个人铺上了床,打算第一时间把沈蔓歌给抓住,可惜却扑了个空。

“没人?”

对方的声音有些隐忍和刻意的放低。

“被窝还是热的,肯定刚走不久。”

“窗户开着!”

两个人一言一语,很快的得出了结论。

“朝外面跑了,看来还是很警惕的。”

就在这时,房间里的灯突然被人打开了。

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人,在看到房间里的一切时淡淡的开口。

“不愧是叶南弦的妻子,够谨慎,够警觉的。去吧人给我找回来。无论如何不能让她离开基地!还有,叶南弦刚坐着皮艇从海上出去了,他是一个人,却也身手了得,能够让他走就让他走,谁都别拦着他。”

这声音一出,沈蔓歌顿时就愣住了。

是闫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