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猛然看了下去,但是在天空上还真的看不清楚,只是隐隐约约的看到一个个的红点在闪烁着。

“那是什么?”

“红色紫外线防御系统!我们想要降落也不太容易,不过叶南弦应该和里面的人说了,你要来吧?有你在,我们应该不用硬闯。”

宋文棋说着就开始寻找降落点。

沈蔓歌这才仔细认真的打量起了宋文棋。

他完全和叶南弦是两种类型的男人,但是都一样的俊美。如果说叶南弦是属于沉稳内敛冷漠型的,那么宋文棋就是阳光热情洋溢型的,两个人各有各的好处,不过宋文棋却一样和叶南弦不是普通人,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嘻嘻哈哈哈的,有点不务正业的样子。

“你很了解叶南弦?”

“了解啊,从小敌对到大,怎么可能不了解,我什么比叶南弦自己都了解他自己。”

宋文棋得意的说着。

沈蔓歌却觉得他有些夸大其词了。s3();

“瞎说,你如果真的拿了了解他,怎么可能这么多年了依然被他压得死死的?”

说道这个宋文棋就生气。

“什么叫我被他压得死死的?我告诉你,叶南弦那个人就是太阴险了,你别看他外表像个正人君子似的,其实内心比谁都狠,比谁都黑。你都不知道,那丫的五年前失去了自己的老婆,那时候才知道他爱上了自己的老婆。我从来没看过他那么颓废和不顾一切的样子,不过这辈子能够看到他那样,我也算没白活。”

听到宋文棋这么说叶南弦,沈蔓歌的眉头微微皱起。

“你认识他老婆?”

她可不记得五年前见过宋文棋这个人,虽然一直听到,但是自从嫁给叶南弦之后,她几乎足不出户,整天都是围着叶南弦转,对他身边的人更是没什么接触和了解。

而她听到刚才宋文棋说什么?

他说叶南弦居然爱上了她的老婆?

这怎么可能?

沈蔓歌觉得宋文棋夸大其词了。

宋文棋却笑着说:“我当然认识,那是一个傻女人!”

说着他还摇了摇头。

“是挺傻的。”

沈蔓歌心理苦涩不已。

连外人都看的出来她当年的痴傻,足以见得她当年到底卑微成了什么样子。

宋文棋在找降落点,自然就没有看到沈蔓歌脸上一闪而过的苦涩,而是接着她的话说:“你都不知道,那个女人整天足不出户,什么事儿都为叶南弦着想,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结婚三年却没孩子。外界一直传言叶南弦因为不是爱他老婆而被迫娶了她,所以没碰他老婆,谁知道呢。不过五年前却听说她老婆怀孕了,结果被他强行送出国,半路上他老婆可能想开了,要和保镖私奔,结果无意间葬身火海,尸骨无存。”

说道这里,宋文棋还叹息的摇了摇头。

“说真的,他老婆其实还蛮漂亮的,只是为了爱情失去了自己。在这一点上我其实蛮羡慕叶南弦的。这一辈子如果有这么一个女人这么爱我,我死了也甘愿了。”

宋文棋不像是开玩笑。’

没想到他看起来一个花花公子的形象,居然还这么的羡慕情深的女人。

“你刚才说叶南弦的老婆死了之后他

才发现自己爱上了他老婆?这怎么可能呢?”

“是啊,我也觉得不可能啊,但是那段时间的叶南弦真的像疯了似的。他赶到火场的时候,火势太大,根本没办法抢救,叶南弦疯了似的冲了进去,差点被烧死在里面,听说他的肺在那时候被浓烟熏到了,很不好,后来叶老太太回来,以死相逼让他去治疗,才好转了一些。那段时间的叶南弦真的听颓废的,好像整个人灵魂都丢了,整个人也不去公司。你说我那时候怎么那么善良呢?居然没有趁着那个时候把他的公司给一锅端了,现在想想真是后悔啊。”

宋文棋啧啧的说着,沈蔓歌的思绪却飘远了。

叶南弦居然冲进火场救她了?

这怎么可能?

不是他一心一意要烧死自己的吗?

他又怎么可能去救自己?

难道这一切都是做给别人看的?

是为了给自己树立一个好的形象?

但是宋文棋又说他被浓烟呛到,肺部都受了伤。如果是做戏,也没必要做的这么认真吧?

沈蔓歌想不明白了。s3();

叶南弦当年到底是怎么想的?

她恍惚着,突然觉得机身一阵颤抖,宋文棋已经找到了着陆点,开始降落了。

沈蔓歌的思绪立马被拉了回来。

她被眼前的景象给镇住了。

这里显然就是一个小型的军事基地。到处都是正规化的建设,一排排的保安穿着迷彩服,挎着冲锋枪站在岛上,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

沈蔓歌有些被吓到了。

“叶南弦这里居然敢配枪?难道是假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