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自然知道闫震对自己是什么样的看法,这种眼神她太熟悉了,她也知道闫震势必会把这里的一切都告诉叶南弦,但是那又如何呢?

她根本就不在乎。

虽然叶南弦现在在为她处理乱摊子,但是他欠她的,欠孩子们的,岂是一件两件事可以磨灭的?

沈蔓歌转身看着闫震,淡淡的问道:“沈梓安在哪里?”

叶南弦提前把沈梓安的情况都告诉验证了,也特别吩咐要重点培养沈梓安,所以当沈蔓歌问起沈梓安的时候,闫震没有停顿的说:“在营区,请跟我来。”

沈蔓歌跟着闫震抬脚就走。

“美人儿,你可别忘了我呀!”

宋文棋委屈吧啦的喊了一句,那表情简直让沈蔓歌有些哭笑不得,好像她真的是一个忘恩负义,不负责任的人似的。

“知道了,赶快回去吧,叶南弦说不定想怎么整你呢。”

沈蔓歌挥了挥手,转身就走。s3();

宋文棋的眸子微米了一下。

叶南弦是不会放弃整他的机会的!

如今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他一定会祸水东引。

虽然早就想到了这一点,但是宋文棋却不太后悔。

他看着沈蔓歌离去的背影,会心一笑。

这个人情沈蔓歌算是欠下他的了,他越惨是不是沈蔓歌越会愧对于他?

宋文棋转身拿出了电话,打给了自己的秘书。

“海城那边情况如何?”

他问的随意,但是眼底的神色却十分严肃冷凝。

秘书听到宋文棋的声音,低声说:“宋少,你赶紧回来吧,老爷子现在气的不得了。很多人都说看到你踹了霍家老太太,现在霍家人找上门来了,死活要老爷子交出你来。这件事儿不太好处理。你知道的,霍老太太三代都是英烈,我们宋家可得罪不起,你怎么就……”

后面的话秘书虽然没说,但是宋文棋也明白。

当初下脚去踹的时候根本没想到这么一个跑出来碰瓷的老太太居然是霍家的老太太,是那个类似于古代佘太君一样的人物。

霍家三门忠烈,所有的男丁都为了国家捐躯,只剩下一个腿断的小儿子看着霍家最后的一点香火哦,霍老太太更是尊容了三代,这么一个神奇般的女人怎么就会去碰瓷呢?

而且看样子就是针对沈蔓歌去的!

宋文棋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叶南弦没有说什么?”

宋文棋虽然想到了这个结果,但是还是不甘心的问了一句。

秘书顿了一下说:“叶家亲自上霍家登门道歉了,说他们的凯瑟琳设计师不小心正好在现场,没来得及救霍老太太,眼睁睁的看着你踹了霍老太太之后,被你带走了。宋少,你这次的事情做的简直太没数了。”

要是以往,秘书断不敢这么说的,但是现在这个情况真的很棘手。

宋文棋冷笑着说:“叶南弦这一招祸水东引还真的卑鄙到了极点。只要老天太不醒过来,这个锅我就得背着。”

“这么说不是宋少踹的霍老太太?”

秘书立马就来了精神。

宋文棋却笑着说:“是我踹的,那么多人看见了呢。”

“宋少,你…

…”

“替我放风声出去,就说凯瑟琳是我宋文棋的女朋友。霍老太太要碰瓷我女朋友,我作为男朋友义不容辞的要保护好自己的女人。既然这件事儿叶南弦要让我背锅,总得给我点好处不是?”

宋文棋说完露出了狐狸般的笑容。

秘书顿时就愣住了。

“女朋友?宋少,你怎么又……”

“按我说的做,其他的事儿你别管。告诉老爷子,我明天就回去,今天来了一趟叶南弦的基地,怎么着也得给他留下点东西,免得他推我出来顶锅推得那么理所当然。”

宋文棋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然后贼兮兮的看了看基地里面。

周围都是站岗的士兵,看到宋文棋这个样子,都特别警惕的看着他,没办法,宋文棋从小就和叶南弦不对付,他们都被整怕了。

宋文棋吹了个口哨,然后潇洒的离开了。

闫震得知宋文棋离开之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沈蔓歌看到他如卸重负的样子,不由得嘴角微微轻扬。s3();

“一个花花公子而已,值得你们这么严阵以待?”

闫震听到沈蔓歌这么说,摇了摇头说:“沈小姐不知道,宋文棋可不只是花花公子,当年他在军区可是一个人独闯敌人虎穴,救出了十几个战友。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和叶总过不去,一直如此,退役之后更是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麻烦。”

听闫震这么说,沈蔓歌倒是有些惊讶。

看不出来呀,宋文棋居然还有这个能耐。

“那你们叶总呢?也当过兵?”

这件事儿沈蔓歌曾经略有耳闻,不过没有深问过,毕竟对那段时光叶南弦一直绝口不提。

现在从宋文棋的口中得知叶南弦还是退役之后的预备役士官,她不免想要了解的更清楚。

闫震也没有瞒着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