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南弦说完转身就走,头不带回的。

宋涛整个人都楞在当场。

叶总这是怎么了?

一个刚到海城十几天的女人,至于他发这么大的肝火吗?

就连当年的太太都没能让叶总如此挂怀,这个凯瑟琳何德何能?

他也不过就是说了她两句,叶总就要把他给开了?

宋涛有些委屈,他跟了叶南弦五六年了,还是第一次见叶南弦这么严肃认真的对他说让他滚蛋,对象还是因为一个女人。

可是不管再怎么委屈,宋涛还是快不得跟了上去。

“叶总,我错了。”

叶南弦也知道自己的口气重了,可是对沈蔓歌的感情他要怎么说呢。s3();

他叹了一口气,上了车,直接坐到了后座上,却依然无法平息心理的情绪,拿出香烟点燃,一口一口的抽着。

宋涛上了驾驶室,见叶南弦如此,低声说:“叶总你要是觉得我多嘴了,你罚我工资或者降我的职都行,就是别这样糟蹋你自己的身体,你的肺可受不了你吸烟的。”

叶南弦深深地吸了一口香烟之后就熄灭了。

他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低声说:“宋涛,我知道你和我感情深厚,虽然说是主仆,其实早就是兄弟了,我也知道你是为了我好,觉得我突然对一个才认识十几天的女人这样子很难理解是吗?”

见叶南弦主动说起了这事儿,宋涛索性问个明白。

“是,我觉得挺不可思议的。从凯瑟琳来到海城,叶总就怪怪的。您不说我也不敢问,可是有些事情她真的不值得叶总你那么为她,而且我见她也不那么领情。对这样一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叶总你到底是怎么了?”

叶南弦微微的笑了起来,眼神多少有些深邃。

“怎么了?我觉得我早该对她这样了。如果五年前我这么对她,或许现在我们得儿子就是在我身边长大的,而她也不会经历那么多困苦。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背井离乡的,谁都能想象的出来她过得有多么不容易。”

宋涛整个人都听愣了。

“叶总,你是说凯瑟琳是当初的太太?”

他简直太不敢相信了。

这怎么可能呢?

叶南弦却笑着说:“还记得我让你去做的亲子鉴定吗?那是我和沈梓安那个臭小子的,我们是父子关系,而沈梓安是凯瑟琳的亲生儿子,你说她是谁?”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太太不张这个样子的,而且当年那场大火那么汹涌,怎么可能死里逃生?”

这也是叶南弦一直迷惑的问题,不过不要紧,既然沈蔓歌回来了,他总会找到答案的。

“这件事儿我会查清楚的,另外我还背着你们所有人去查了另一份dna检测,那是五年前蔓歌留下来的头发,和她现在的发丝一模一样。黄医生已经证实了她就是当年的蔓歌,就是我叶南弦明媒正娶的妻子。虽然她现在还不肯承认,但是我相信着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既然她和孩子回来了,我就不会让任何人再伤害到他们。谁都不行!”

说完,叶南弦看着医院的方向眉头紧锁。

霍家老太太已经岁数很大了,这辈子最大的心结可能就是霍家的香火问题。霍震霆是个残疾人,虽然说也可以娶妻生子,

但是这几年霍震霆一直没有这方面的心思,这才让老太太特别着急吧。

那个保镖到底是不是霍家人还不知道,但是就看他目前针对着凯瑟琳来说,这个人就是个关键人物。

“宋涛,还记得赵宁么?”

叶南弦突然问起了保镖的名字,宋涛有片刻的失神。

“赵宁?叶总说的可是五年前和太太一起在火海中失踪的赵宁?”

“就是他,帮我查清楚他的身份,还有,这个赵宁现在没死,躲在海城的某个地方,我不管你用什么法子,都要把人给我找出来,秘密的带到我的面前来。很多事儿我得问他。”

“是!”

宋涛知道了沈蔓歌的真实身份,心情还没有平复,他有些犹豫的说:“叶总,你真的没搞错吗?凯瑟琳设计师真的是太太?可是她们相差也太大了一些。”

“你是说容貌吗?这世界上有一种技术叫做整容,虽然我不知道她为什么整容了,不过我想五年前的那场大火,应该给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能够整容也不奇怪。”

叶南弦一想到沈蔓歌全身的刺青,突然间好像明白了什么。

她那么不喜欢刺青的人,怎么会突然变成连自己都不喜欢的样子呢?联想起五年前的那场大火,其实没有什么是想不出来的。s3();

宋涛低声说:“不是说容貌,我觉得太太的性格好像都变了,真的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以前太太那么爱你,见不得你受任何的苦,可是现在回来,我感觉太太对你根本没有了以前的感情,说句大不敬的话,她反而有些恨你和讨厌你。我看到的都是叶总你在上赶着对太太好,可是她却不见得领情。”

“这就是我需要找到赵宁的地方。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以我的能力居然查不出来,而蔓歌也绝口不提,甚至不提及自己曾经的身份,我想她可能是为了保护孩子的安全,可是她在怕什么呢?她在防备着谁对孩子下手?这些我都要搞清楚。如果是以前的蔓歌,绝对会把一切都告诉我的,我是她的天,是她的全部,可惜的是,现在的她完全的把我摒弃在她的世界之外了。”

叶南弦有些无奈,也有些心痛。

五年的时间真的可以隔绝两个人的感情吗?

曾经那么深爱,真的可以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吗?

可是他从沈蔓歌的眼睛里再也找不到曾经的热恋,更是见不到她曾经一丝一毫的影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