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件事我自由考量,你力量薄弱,别和叶南弦硬碰硬,这件事儿是我连累你了,等回到了海城,灵雨你还是找个别的工作吧,我怕他会对你下手。”

这才是沈蔓歌所担心的。

蓝灵雨却笑着说:“我才不怕他,大不了我这条命给他,这海城也不真的是他说了算的。”

见蓝灵雨这么不在乎,沈蔓歌还是担心,可是蓝灵雨却不让她说了。

“好了,咱们俩是什么关系?当初上大学的时候要不是你资助我,现在的我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苦逼的打工呢。没有你就没有我蓝灵雨的今天,什么都别说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好好地,我便是晴天。”

沈蔓歌顿时就感动了。

当初还没出阁,在沈家她还算是名门闺秀,当初也不过就是看蓝灵雨生活太困难帮了她一把,却没想到获得了这辈子最好的闺蜜。

如果不是因为她爱上了叶南弦,如果不是因为八年前那桩丑事,让她们沈家脸面尽失,她也不会被沈家逐出家门,嫁入叶家之后也不会那么孤立无援。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沈家再也没有她的安身之所。s3();

五年前的那场大火更是断了她和沈家所有的联系,现在想起来,沈蔓歌痛心不已。

曾经为了爱情抛弃一切,如今一无所有,还赔上了孩子们的健康,她真的是后悔死了。

蓝灵雨紧紧地握住了她的手,低声说“别难过了,我知道你在想沈家,其实你父母也没那么冷血心肠。五年前那场大火整个海城都震惊了,不过最多播放的还是你和别的男人私奔未遂,葬身火海的消息。虽然你爸爸登报断绝了和你的父子关系,可是这几年他们经常去墓园,我听说你母亲买了一块墓地,给你立了一座衣冠冢,每年都会去祭拜的。这几年他们都老了很多,如果有机会,你去看看他们吧。”

沈蔓歌的眼泪再也收不住了。

在国外这五年,她最无助的这五年,其实想的最多的就是母亲。

她曾经是沈家的大小姐,被父母宠溺着长大,可是却因为宴会上和叶南弦发生了关系被媒体曝光之后而再也没有了亲近的机会。

沈家是名门望族,是书香门第,断然容不下这样的事情发生。她能理解父母,却没办法让时光回到从前。

如果她能未卜先知的知道自己一心坚持的爱情最后是这样的结局,她怎么都不会那么义无反顾的嫁进叶家的。

如今所有的悔恨都弥补不了自己对父母的伤害。

沈蔓歌抱着蓝灵雨哭的不能自已。

“灵雨,我想他们,真的想他们。可是你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我就算站在他们面前,他们也认不出来我的。我是个不孝女,我爸妈就我这么一个女儿,我却让他们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我这样的人根本不配为人子女。”

“别这样说,蔓歌,你还有机会的。你现在不是回来了吗?就算不能以沈蔓歌的身份来照顾他们,你还可以以凯瑟琳的身份,以沈蔓歌的朋友身份来照顾他们的不是吗?”

蓝灵雨安慰着沈蔓歌。

沈蔓歌只能点头,却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沈梓安带着沈蔓歌来找蓝灵雨的时候,就被闫震给叫走了,据说还有个训练项目没进行完,以至于他没有看到沈蔓歌现在痛哭的样子,不然这小子又不知道要做出点什么事儿来了。

沈蔓歌抱着蓝灵雨哭了一会,这才安静下来。

蓝灵雨拍着她的手背说:“一切都会好的。”

“嗯嗯,我去给梓安拍几张照片发给落落。她可能这几天都急坏了。在叶家,我不敢和落落通话视频,生怕被叶南弦发现落落的存在。落落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叶南弦的任何行动。”

听沈蔓歌这么难,蓝灵雨对叶南弦的痛恨更加深了。

两个人去了营地。

沈梓安正在训练。

沈蔓歌本来以为叶睿被沈梓安打了之后会休息的,没想到他也在,而且十分严谨的跟在沈梓安的身后训练。

对叶睿,沈蔓歌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才好。

蓝灵雨顺着沈蔓歌的眼神看去,低声说:“叶睿和叶南弦不同,这个孩子从我进入幼儿园就开始观察了,很善良,但是有些孤僻,不是谁都能做朋友的。而且我看过了,这孩子很聪明,不过没有叶南弦的天才基因,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母亲拉低了他的智商,可是他很勤奋,这一点所有老师都看在眼里。他不会以为自己是叶家的继承人就恃宠而骄,而梓安来了之后,他们俩的感情特别好,就算梓安排斥他,他也不在意,还巴巴的往上靠。不知道这算不算是血缘的关系。”

沈蔓歌也解释不出来,但是对这个孩子真的讨厌不起来。

“这件事儿让梓安和叶睿顺其发展吧。毕竟梓安太老成了,能够有个相同的玩伴在一起也好,虽然不知道能在一起多长时间。”s3();

沈蔓歌无能为力。

两个人的心情多少有些沉重。

沈蔓歌快速的拍了几张沈梓安英勇的样子,然后发给了落落。

这个时候,落落也不知道醒了没有。

很快的,落落就有了回复。

“妈咪,哥哥好帅啊!我什么时候也能像哥哥一样这么帅气?”

沈落落无比的羡慕,而沈蔓歌心理却心如刀割。

“快了,我的乖女儿一定会有这么一天的!”

沈蔓歌安慰着沈落落,眼神都有些伤心。

沈落落在另一端嘟嘟着小嘴,脸上很失望,不过却笑着给沈蔓歌回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