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一脚可算是又快又狠,巴不得将对方直接给踢废了似的。

对方再也不敢大意,连忙曝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我我!宋文棋!脚下留情啊美女!我还没儿子呢。”

宋文棋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女人爆发力惊人,他要是再不说自己是谁,等着让她自己发现的话,估计他这辈子真的要废了。

宋文棋大汗淋漓。

沈蔓歌的脚离他的那部位只剩下不到三厘米。

听到宋文棋自报家门,沈蔓歌险险的收了脚,却差点没站稳,好在旁边有个桌子,暂时让她扶住了。

“怎么是你?”

沈蔓歌有些意外,也有些后怕。s3();

而宋文棋的冷汗顺着额头低落下来,看着自己好险才保存下来的男性雄风,苦笑着说:“不是我还能是谁?美女,你简直太伤我心了,我的声音你都听不出来?这要是把叶南弦的人给以引来了,我就真的死定了。”

说完,宋文棋直接坐到了地上,大口的喘息着。

沈蔓歌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我不知道是你,你不是走了吗?”

“我往哪儿走啊?我好不容易来了趟叶南弦的基地,我就这么回去岂不是太对不起自己了?那个可恶的叶南弦,居然去霍家说一切的责任都在我。虽然为美女你背这个锅我心甘情愿,可是被叶南弦这么算计,我还真有点不甘心。”

宋文棋愤愤的说着。

沈蔓歌的脸色顿时变了。

如果说她和蓝灵雨期初还在怀疑叶南弦的话,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件事儿就是叶南弦干的了。

这个男人果然卑鄙!

这一出英雄救美她差点着了道。

如果不是宋文棋,她可能真的就对叶南弦愧疚了。

想到因为自己连累了宋文棋,沈蔓歌很是内疚。

“抱歉,连累你了。”

“哎,说什么连累,我心甘情愿的。况且霍家虽然厉害,但是想要对付我宋文棋,也没那么简单。安啦,这事儿你别管了,不过我可不想让叶南弦好过了。美女,帮个忙呗。”

宋文棋眼神说说。

沈蔓歌知道他肯定是冲着叶南弦的培训基地来的,不过一想到叶南弦那么的卑鄙,就算宋文棋做了点什么,也不过是以牙还牙,她没什么好内疚的。

“说吧,要我帮你做什么?”

沈蔓歌找了个凳子坐了下来,并且快速的朝外面看了看,见没人经过才开了口。

宋文棋见她如此谨慎,笑着说:“放心吧,这个时间点他们都在训练场上,不会发现我的。虽然这里的安保系统很厉害,不过对于我来说,没用。”

他自豪的说着。

沈蔓歌见他这样,不

由得笑着说:“是,你最厉害。”

“那是!”

宋文棋就像个炫耀的孩子,让沈蔓歌想起了沈梓安。

她怎么突然觉得这两个人那么像呢?

一想到宋文棋如果知道她拿着自己儿子和宋文棋比的话,宋文棋那无语的脸,沈蔓歌就笑得更灿烂了。

宋文棋见她的笑容不由得恍惚了一下。

曾经好像也有这么一个笑容在他的生命里出现过,可惜那个人再也不会出现了。

他快速的收敛了目光,低声说:“我需要这里的地形图,完整的。在这里我不能自由出入,所以需要拜托你。”

“这个没问题,但是我需要你保证这里所有孩子和老师的安全,他们是无辜的,不该被你牵扯到你和叶南弦的恩怨里面来。”

沈蔓歌率先声明。

“这是当然。只要他们还在,我就不会动这个基地,放心吧。”s3();

宋文棋的话让沈蔓歌很是欣慰。

不过她很快的发现了另外一个问题。

“你该不会是想一直藏在我这里吧?”

“那是当然!这里那么多的兵持续巡逻着,只有你这里最安全。”

宋文棋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那不行!”

沈蔓歌直接拒绝。

“为什么不行?美女,你不爱我了?”

宋文棋立马一副被人抛弃的样子,看起来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沈蔓歌总觉得这表情自己在哪里见过,可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她摇着头说:“我们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不合适。”

“没事儿,我会对你负责的!”

宋文棋信誓旦旦的说着。

沈蔓歌觉得无语急了。

“我不用你负责!”

“那你是要对我负责?”

宋文棋一脸期待的看着沈蔓歌。

沈蔓歌觉得自己有一种鸡同鸭讲的感觉。

“宋文棋!”

“到!”

“严肃点!”

沈蔓歌一个头两个大了。

这个男人简直太难缠了。

“你凶我!”

宋文棋可怜兮兮的看着沈蔓歌,眼神哀怨。

沈蔓歌突然有些无语了,她怎么就招惹了这么一个难缠的男人。

“宋文棋,你在这样我不理你了。”

“别介!我正经点。”

宋文棋立马投降,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沈蔓歌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

br/>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