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喊什么喊?闭嘴!”

守卫隔着房门敲打着门板,那棍棒的声音让楚梦溪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然后快速的钻进了钟素雪的怀里。

“妈,你救救我,你救救我呀!你快救我出去!”

看到楚梦溪这个样子,钟素雪很是心疼。

她低声说:“你听我的,这里有一瓶药,可以让你暂时精神失常。明天八点左右会有医生来给你做检查,记住了,在此之前半个小时喝下去。这个药只能坚持两个小时,你一定要坚持住。梦溪,只要你能从这里出去,妈就有办法让你重见光明。只有从这里出去,你才有万般可能,你知道吗?”

楚梦溪看到钟素雪递给她一个小瓶子,心理有些忐忑。

“妈,这是什么药啊?会不会对我有什么不好啊?”

“放心吧,你是我生的,我还会害你吗?想一想沈蔓歌,想一想你的儿子。你辛辛苦苦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儿子,真的要给沈蔓歌做便宜儿子吗、?”

“不!我不要!叶睿是我的!叶南弦也是我的!整个叶家更是我的!”

楚梦溪疯狂似的把药藏了起来。s3();

她现在孤注一掷了。

钟素雪说的对!

只有先从这里出去,她才有希望。

钟素雪见她这样,安慰的拍了拍她的手说:“别害怕,明天来这里的医生是我找的,不管她对你做什么,你都不要反抗,尽可能的配合它就好。”

“好。”

楚梦溪简直过够了这个地方了。

晚上阴冷潮湿不说,外面的守卫虽然不会对她怎么样,但是那态度真的让她受不了。

钟素雪还想着和楚梦溪说点什么,却被外面的局长敲了敲门,低声说:“楚太太,你快走吧,叶家的人如果知道你来了,我这边不好交代。”

“知道了。”

钟素雪不舍的看着楚梦溪,眼角多少有些湿润。

“妈妈明天接你出去。”

“我等你,妈,一定就我出去!”

楚梦溪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过。

钟素雪带着不舍走了。

楚梦溪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像个北人遗弃的孩子。

她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待在这里,过着猪狗不如的日子。而这一切都是沈蔓歌给她的。

沈蔓歌!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楚梦溪的眸子迸射出阴冷的光芒。

钟素雪这边刚走,那边已经有人把房间里的视频和对话上传给了叶南弦。

甚至都没有惊动警觉里面的任何人,包括警卫系统。

叶南弦看着她们母女俩的对话,眸子再次沉了下去。

看来楚梦溪并不知道叶睿被人下毒的事情,他得让人明白的告诉楚梦溪这一点。

他倒楚梦溪为了儿子能够做到哪一步。

如果楚梦溪为了儿子真的可以不顾一切,或许他还会看在叶睿的面子上对她开一面。

叶南弦这么想着,就给一个人打了电话。

“查一查钟素雪找的医生是谁,把叶睿中毒即将有生命危险的消息传给楚梦溪,不管用任何的手段。”

“是!”

挂了电话之后,叶南弦站在窗边抽烟。

他刚点燃,就想起了沈蔓歌不喜欢

他身上有烟味,他下意识的熄灭了,不过却在熄灭的那一瞬间觉得自己简直太窝囊了。

沈蔓歌那么对他,他干嘛还要听她的?

叶南弦像个孩子似的再次点燃了一支烟,狠狠地吸了一口,却被呛得连声咳嗽起来。

他不得不将香烟给熄灭了,胸口火烧火燎的难受着。

明知道那是赵宁的反间计,可是为什么沈蔓歌就是不说她不是那样的呢?

她亲口对他说她是有苦衷的。

什么样的苦衷能让她对他另有所图?

沈蔓歌以前最想要的就是他叶南弦的心,叶南弦的爱。如今他毫不保留的给她了,可是她仿佛还有其他的东西要找寻。

她到底要什么呢?

要整个叶家?

还是恒宇集团?s3();

这次沈蔓歌回来是以h`j集团设计师的身份回来的。

她这五年的时间一直和唐子渊在一起,而唐家也一直有心把国外的十夜发展到国内来,难道沈蔓歌是为了唐子渊回来的吗?

一想到这个可能,叶南弦的心理就更加不是滋味了。

他的妻子却帮着别的男人回来算计他,利用他,这感觉真的很不好。

叶南弦狠狠地一拳打在了窗台上,手指破了皮,渗出了血,却感觉不到疼。

以前如果沈蔓歌在身边的话,她一定会斥责他不爱惜自己的。

可是现在连这种斥责都变成了一种软剑,一点点的刺进他的心脏,让他有些承受不住。

沈蔓歌这边自然是不知道叶南弦是怎样的难受心里,她想要把手机再次打过去的时候,手机已经再次被拉入黑名单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