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人都愣住了,沈蔓歌更是愣住了。

她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想要弯腰把叶南弦给拉起来,沈梓安却很不给面子的哈哈大笑起来。

“老叶,你好糗哦!”

沈梓安这句话更是让叶南弦的脸色愈发的难看了。

“很好看是么?”

叶南弦阴恻恻的问着,沈梓安连忙躲到了沈蔓歌的身后朝着叶南弦吐舌头说:“谁让你欺负我妈咪了。活该!就该把你踹到地上,让你张长记性。”

“沈梓安,你翻天了是吗?”

叶南弦气的直接站起了身子。

宋涛连忙转身去给沈蔓歌买鞋子去了。s3();

他什么都没看到!

真的什么都没看到!

霍震霆却笑吟吟的看着他们,突然间有些羡慕了。

沈蔓歌在他的面前一直都是有礼貌的,甚至带着一丝疏离,可是刚才对上叶南弦,她居然那么的小女儿姿态,那是撒娇吗?

霍震霆的笑容深深地刺激到了叶南弦。

他还从来没有再人前这么丢脸过。

“霍少,好看吗?”

叶南弦淡笑着,不过眼底却没有任何的温度。

霍震霆毫不在意,笑着说:“还算精彩。”

“既然看过瘾了,那就滚吧。”

叶南弦呕死了。

这辈子算是被沈蔓歌给吃死了是么?

沈蔓歌一声不敢坑,她没想过让叶南弦在众人面前丢脸的。

霍震霆见叶南弦浑身戾气,也看出沈蔓歌和叶南弦之间好像真的有什么事情要说,虽然很不想给他们腾出空间来,但是心理却不忍心看到沈蔓歌难过。

“臭小子,来,我带你出去玩会,听说你对无人机很感兴趣啊,怎么样?咱俩聊聊?”

霍震霆一出手就勾住了沈梓安的软肋。

“你会无人机?”

“何止是无人机啊,我连真正的飞机都开过,我可是不对退下来的。看到没?我这双腿就是在战役中捐躯的。走不走?”

“走!”

沈梓安连忙从沈蔓歌身后钻了出来,不过走了两步好像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转过头来对叶南弦说:“你要是敢欺负我妈咪,我一定不会饶了你的!”

“滚蛋!”

叶南弦觉得这臭小子绝对不是自己亲生的。

沈梓安朝着他冷哼了一声,然后对沈蔓歌说:“妈咪,他要是欺负你,你就跟着老霍走吧。虽然老霍没有两条腿有些不太方便,但是这样的男人不会欺负你啊对不对?”

“沈梓安!”

叶南弦真的想拎着衣领把这个臭小子扔出去了。

沈梓安却毫不畏惧他,冷冷的说:“你吼什么?嗓音大吗?注意点,这是医院,而且叶睿还在手术室呢。有什么话你赶紧和我妈咪说,如果叶睿出来之前妈咪原谅你了,那么我也就原谅你了。如果妈咪还没原谅你,那我就和妈咪一起走,才不要留在叶家听你大呼小叫的呢。”

叶南弦的心口猛然一窒。

“走?你要走哪儿去了?叶家就是你的家!你给我老老实实的!赶紧滚!”

叶南弦烦不胜烦。

沈梓安转身和霍震霆走了出去。

/>

走廊里只剩下叶南弦和沈蔓歌的时候,沈蔓歌突然就局促起来了。

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叶南弦,也不知道叶南弦那别扭的性格到底转过弯没有。

如果是以前,她撒泼耍赖的都会让叶南弦原谅她的,但是这次回来她确实是藏了私心的,如今怎么样都做不出那样的事情来了。

叶南弦也在看沈蔓歌。

所有的难过和痛苦,好像都不及沈蔓歌的红眼眶那么一瞥。

他觉得自己真的完了。

叶南弦在沈蔓歌的身边坐下,熟悉的气息瞬间扑面而来。

沈蔓歌想要挪动一下屁股,却发现自己的衣服下摆被叶南弦坐在了屁股下面,怎么都动不了了。

叶南弦看着她别扭的样子,冷冷的说:“走了一个宋文棋,又来了个霍震霆,怎么样?觉得他霍震霆比我好?”

“叶南弦!”

沈蔓歌所有的别扭在这一刻都没有了,猛然爆发出一股委屈和愤怒。s3();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是你自己让我滚得!是你自己转了医院,拉黑了我的手机号码不见我的。现在叶家出了事,还得我给你但着,霍少只是过来帮忙,你胡说八道什么?”

“这么快就维护上了?是不是在你心里谁都比我正派丈夫都要出色,都要好?”

叶南弦告诉自己要好好和沈蔓歌说话的。

这几天他承受的难受不亚于三级地震,可是现在听到沈蔓歌帮着霍震霆说话,心里的嫉妒就像野草似的疯长起来。

沈蔓歌看着叶南弦别扭的样子,突然笑了。

“对,所有人都比你叶南弦好。宋文棋起码会哄我开心,你会吗?霍震霆能帮我处理事情,你能吗?在我需要你的时候,你自己像个乌龟似的躲了起来,美其名曰的说养伤。既然叶总要养伤,现在出来干什么?你的伤好了吗?”

沈蔓歌这简直就是个软刀子啊,不锋利,却足以往叶南弦致命的地方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