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顾不得霍震霆什么心思,她第一个站了起来,快速的来到了手术室的门口。

“医生,他怎么样了?”

沈蔓歌的手心在冒汗。

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那种紧张好像比高考查分数的时候都要紧张百倍千倍。

医生摘下了口罩,松了一口气说:“暂时没什么了,不过还的看今天晚上会不会发烧,如果挺过今天晚上,明天能够醒来,那就没问题了,如果不能……”

后面的话医生没有说,但是沈蔓歌还是听明白了。

今天晚上是最关键的一夜。

“我可以陪夜吗?”

沈蔓歌知道,以叶南弦如此重的伤势,可能会被直接送入重症监护室。二重症监护室是不会允许家属陪同的,但是就这么回去,沈蔓歌根本就不放心。

她不断地告诉自己,叶南弦是沈落落的唯一希望,她只有看着他好好地活过来,落落才有希望。s3();

医生有些为难。

宋涛正好在这个时候回来了。

“让她留下来吧,她使我们叶总的未婚妻,是我们叶家未来的当家主母!”

宋涛这话让沈蔓歌楞了一下。

医生见宋涛这么说,连忙对沈蔓歌恭敬起来。

“沈小姐,请换上无菌服,跟着我们进去重症监护室吧,不过进入重症监护室,你最好提前吃点东西,因为在里面我们是不允许家属待吃喝的进去的。你知道,病人有营养液的。”

医生的话让沈蔓歌点了点头。

虽然她现在还不饿,但是为了能有体力照顾叶南弦,她还是强迫折自己吃了一些东西,然后才去换了无菌服,跟着叶南弦一起进了重症监护室。

霍震霆此时想要说什么,可是却没有人给他机会。

宋涛见他如此,淡淡的说:“霍少,你还是在外面等着吧,我们家沈了,只要叶总没脱离危险,你就不能离开。”

“笑话!我霍震霆想要去哪里,什么时候是一个女人说的算了的?”

霍震霆这话说完,自己的保镖都有些绷不住了。

不是一个女人说的算的,霍少你倒是走啊,何必一直留在这里,非叶南弦出来不可?

但是这话自然没人敢对霍震霆说,除非是不要命了。

宋涛却好像没听到霍震霆的话,依然冷冷的说:“霍少想去哪里自然是没人敢拦着,就连当街开枪不也是没人敢为难你么?”

这话说得霍震霆那叫一个憋屈啊,偏偏自己还真的就那么做了。

他气呼呼的坐在轮椅上,对一旁的保镖说:“去,给我买点吃的去,你想饿死我么?”

从得到消息沈蔓歌回国了,霍震霆就马不停蹄的赶过去,还没等做什么,叶南弦就设计了这么一出,而现在已经快半夜了,他还没吃东西呢。

刚才到沈蔓歌吃东西,他都要忘记自己晚上没吃饭了。

保镖自然不敢耽搁,连忙去买饭了。宋涛布置周围的安保工作,根本不管霍震霆在与不在。

霍震霆觉得自己今天简直倒霉到家了。

电话再次响了起来,看到是霍老太太的电话,霍震

霆轻叹一声,然后划开了接听键。

“妈。”

“叶南弦还没醒?”

霍老太太的声音有些焦虑。

神马交坑儿子的妈?

霍震霆今天算是知道了。

“刚出手术室,不过情况不太好,医生说明早能不能醒过来。”

霍震霆的声音也有些疲惫。

他推着轮椅去了一个角落,低声说:“妈,这到底怎么回事?你能不能和我说清楚?我看的出来,这件事儿可能还真的和凯瑟琳那个女人没关系。”

霍老太太听儿子这么一问,沉默了几秒钟,然后叹息着把一切都告诉了霍震霆。

霍震霆听完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s3();

“妈,你怎么那么糊涂啊?拿着霍家几条人命才换来的荣耀去找一个不一定是我们霍家的私生子,甚至还用这么不光彩的手段去碰瓷一个无辜的女人,您老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这不是急的没办法了吗?对方说只要我这么做了,就会告诉我赵宁的下落,我……”

“先不说赵宁是不是我们霍家的人,就算是,按照我们霍家的家规,这样的子孙不要也罢。我大哥是英雄,是烈士,如果他知道你为了他的私生子这样对待一个无辜的人,你觉得他在下面会安息吗?”

霍震霆现在简直想要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他一直以身为霍家人为荣,甚至觉得霍家人刚正不阿,是非公断,断然不会做出碰瓷这样的事情,况且那个人还是霍家德高望重的老太太。所以他才会那么震怒,那么不顾一切的要给母亲讨回一个公道,却没想到这一切都是母亲做的,是母亲设下来的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