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备注上写的是“我家的宝贝。”

我家的!

沈爸爸的双手有些激动,不过却笑着说:“这孩子长得真好。”

“是啊,刚开始出生的时候特别乖,从小就知道体贴人,很懂事的。”

沈蔓歌说起儿子就全身的骄傲。

沈爸爸不动声色的打开了相册,慢慢的看着,越看越觉得欢喜。

“蔓歌这一个人在国外听不容易的吧?”

沈爸爸突然转移了话题。

沈蔓歌低声说:“也没什么,有孩子们陪着,过的也算快乐充实。”

沈妈妈有些着急的说:“你给我看看,你这个老头子,怎么光顾着你自己?”s3();

“我这不是还没看完吗?”

沈爸爸和沈妈妈想两个孩子似的夺了起来。

沈蔓歌看到他们这个样子,唇角微微扬起。她发誓一定要带着沈梓安回来看看二老。

就在她和沈爸爸沈妈妈共享天伦的时候,叶南弦这边可有些不太顺利。

叶南弦刚离开沈家不久,就在半路上遇到了霍震霆带来的车队。

一模一样的宾利,一共八辆,每辆车上都坐满了人,看起来阵势很大。

叶南弦直接将车子停在了道路中间,阻止了他们的前行。

“霍震霆,你什么意思?”

叶南弦此时也不讲什么交情了。

别人都要动他的女人了,他还能维持绅士风度,那是不可能的。

霍震霆没有意外在这里碰到了叶南弦。

他摇下了车窗,冷冷的说:“叶总,今天这事儿和你没关系,还希望你让开。”

“我说过,凯瑟琳是我的女人,你要动她得先问问我。”

叶南弦一点都不退缩。

霍震霆的脸色顿时就难看了。

“你的意思是,今天非要和我杠到底了是吗?我妈妈那么大岁数的人了,被凯瑟琳那样对待,差点没命了,我难道不该给我母亲讨一个公道?”

霍震霆的声音冷冷的,随时都有要爆发的可能。

叶南弦却低声说:“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如回去问问你的母亲。我说过,只要有人要动凯瑟琳,我整个叶家都会不遗余力的和他对抗到底的。霍家虽然很有名望,但是真要对上了,我也不觉得叶家的人都是孬种。要是闹到帝都,我叶南弦有的是时间和精力,就怕到时候霍老太太没办法下台了。这是我给你的忠告。”

“叶南弦,你别欺人太甚!叶家虽然在海城独大,但是也不能这样霸道,今天无论如何,我都是要带走凯瑟琳的。你如果拦着,那就别怪我失礼了。”

说话间,霍震霆的大手一挥,宾利车上顿时下来了很多的保镖。

叶南弦看着他们,眉头都没眨一下,而宋涛却有些着急的说:“叶总,我已经联系了咱们的人了,你看是不是让他们过来?”

“霍家敢聚众闹事,仗着的不过是烈士家属的头衔,咱们叶家现在可是平头百姓,聚众闹事是犯法的。宋涛,咱们叶家可不干这种事儿。免得丢了祖宗的脸。”

/>

叶南弦这话说得不轻不重的,但是却可以让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的,特别是霍震霆。

霍震霆气的胸口急剧的起伏着。

“叶南弦,少卖弄你的口才,我今天只想给我母亲讨一个公道。”

“那就法庭上见吧。只要霍老太太不怕丢人,我们叶家随时恭候。”

叶南弦冷冷的看着霍震霆,丝毫不让。

霍震霆气的让人把他抬了出来。

他从怀里拿出了一把枪对准了叶南弦。

“你信不信我今天可以废了你?”

“当让相信。霍家为了国家献出了一家人的生命,这才换来了霍家唯一的继承人,唯一的幸存者霍震霆你可以拥有持枪的资格。这件事别说在海城了,在全国都知道的殊荣。但是今天我还是那句话,霍老太太的事情和凯瑟琳无关,霍震霆你如果非要找凯瑟琳的麻烦,可以,从我身上踏过去。只要我叶南弦死了,你要做什么,我自然是拦不住的。”

叶南弦冷冷的说着。

s3();

霍震霆气的双手直哆嗦。

叶南弦在军区的时候就是一块难啃的骨头,他也听说过了,可是两个人一直没有机会交手。如今碰上了,却没想到是这样的情景。

“我妈那么大岁数的人了,不可能说谎。她说是凯瑟琳想要撞死她,那就一定是了。我妈和凯瑟琳不认不识的,有那么大岁数了,何必和一个陌生女人过不去?叶南弦,你也是为人子女的,如果你的母亲被人这样对待,我就不信你能坐的住。”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