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会像你这样是非不分。母亲在你心目中或许是神圣的,但是凯瑟琳在我这里同样也是。她是我想要用生命去守护的女人。我叶南弦的女人堂堂正正,从不做欺负老人的事儿。这件事里面的是非曲折,你回去问问你的母亲,再来和我要人也不迟。”

叶南弦能说的只能是这些。

关于赵宁的事儿,那是霍家的秘密,除非霍老太太亲口告诉霍震霆,否则他没资格也没权利去告诉霍震霆什么,而沈蔓歌,他更是不可能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霍震霆被叶南弦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拦,心口的怒火滕然而起。

“叶南弦,为了一个女人你居然抹黑我的母亲,你真的以为我不会对你开枪是吗?”

“你来啊!我还是那句话,要凯瑟琳,可以,从我身上踏过去!”

叶南弦和霍震霆算是杠上了。

有人看到这一幕已经报了警,但是当上面知道是霍震霆和叶南弦的时候,不得不向上级反映。

霍震霆被叶南弦这么挑衅者,想着还躺在医院里插着呼吸机的母亲,霍震霆气的当真扣动了扳机。

不过他还是有些分寸的。

子弹划过空气,本身是想擦着叶南弦的肩膀过去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叶南弦的身子突然动了一下。

“砰”的一声,子弹直接朝着叶南弦的心脏而去。

“叶总!”

宋涛吓得面色苍白,想要推开叶南弦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叶南弦稳如泰山,怎么都推不动。

“噗”的一声,子弹射进了叶南弦的身体里。

叶南弦身子一颤,整个人朝后面倒去。

&nbsp

;“叶总!”

宋涛一把抱住了他,鲜红的血液瞬间渗透了他的衣衫,红的刺眼,可是叶南弦却微微的勾起了唇角,他低声对宋涛说:“霍震霆伤了我,如果我死了,他就欠叶家一条命,记住了,到时候你就说凯瑟琳是我的未婚妻,是叶家未来的当家主母。我就不信他还敢对蔓歌做点什么。”

听到叶南弦这样说,宋涛的眸子瞬间红了。

“叶总,你这是何苦呢?太太她不一定知道你对她的好。”

“她知不知道无所谓,只要她安好便成。”

说完,叶南弦直接晕了过去。

霍震霆整个人都懵了。

他没想闹成这样的,只是在部队的时间太长,命令人的习惯一直没改,回来之后大家更是因为霍家的荣耀对他毕恭毕敬的,以至于他的脾气越来越大。

他只是想要吓唬一下叶南弦的,只要叶南弦让开,他就有办法让保镖从哪一个瞬间穿过去,到时候叶南弦想要拦着也拦不住了。

可是为什么会打偏了呢?

为什么会打到心脏上了呢?s3();

霍震霆其实看的清楚,叶南弦是故意的!

他故意迎向了自己的子弹,那一刻霍震霆蒙掉了,况且也无法改变弹道的方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南弦倒在了血泊里。

如今他除了懊悔还有愤怒,却不得不对一旁呆愣的保镖怒吼着:“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叫救护车!叶南弦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们整个霍家都赔不起。”

虽然说叶南弦退了,但是他在军区以至于帝都的影响力还是有的。因为一点私人恩怨,霍家把叶南弦给毙了,这要是传到了帝都,先不说别人怎么看霍家,就说当今主事的,也不见得会看到霍家的荣耀上开一面。

保镖听到霍震霆如此震怒,连忙着急的开始忙碌起来。

一时间整个道路都乱了套了。

警笛声,救护车的声音,围观群众的议论声,吵成了一片。

叶南弦脸色苍白,好像没有了呼吸一般。

救护车来的时候直接带上了呼吸机,开始进行抢救。

宋涛的手都是颤抖的。

跟着叶南弦,也没少经历这样的场面,但是以前叶南弦从不一身返现,如今为了一个沈蔓歌,他居然如此这般,宋涛此时此刻有点埋怨沈蔓歌了。

叶南弦对沈蔓歌的情谊,他一个外人都看的清清楚楚的,怎么沈蔓歌就那么铁石心肠,无动于衷呢?

救护车一路呼啸着直接去了军区医院。

上面十分重视,霍家更是不敢松懈,几方人马全力开始抢救。

叶南弦被推进了手术室。

宋涛一把抓住了霍震霆的衣领,狠狠地说:“我不管你是谁,如果我们家叶总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宋涛和你势不两立!”

霍震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抓住了衣领,想着手术室的灯突然间沉默下来。

他也担心着。

宋涛见他这样,气呼呼的甩开了他,然后拿出电话打给了沈蔓歌。

沈蔓歌正在陪着沈爸爸和沈妈妈聊天,接到宋涛电话的时候,整张脸都白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