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妈妈下意识的就要去接,却被沈蔓歌给阻止了。

“阿姨,我来吧。”

沈蔓歌的眼神有些凝重。

沈妈妈突然觉得这种眼神那么的熟悉,熟悉到她浑身一颤,一股大胆的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不过她不动声色,只是轻轻地抽回了自己的手。

对沈妈妈的动作,沈蔓歌并没有太过于注意,她所有的心思都被眼前的电话给夺走了。

这个电话会是谁打来的?

会不会是那个想骗父母去国外的人打来的呢?

沈蔓歌神情严肃的接听了电话。

“哪位?”s3();

沈蔓歌的声音清冷无温,对方貌似楞了一下,然后快速的挂断了电话。

电话传来滴滴的忙音,沈蔓歌的心却沉了下去。

如果说是打错了,或者是熟人打的,不可能一句话都不说的就挂断了电话,除非对方不想让自己听出他的声音,或者说因为其他的什么理由,但是不管是什么理由,沈蔓歌都有些戒备。

“怎么了?谁来的电话?”

沈妈妈一直观察着沈蔓歌,突然发现她的很多地方和自己的女儿多少有些相似。

沈蔓歌有些担忧的说:“阿姨,我想可能有人利用蔓歌的时候想要控制住你们,虽然我不知道对方到底想要做什么,但是你如果信我的话,不管接到什么样的信件或者电话,请你一定要告诉我。我不希望蔓歌为你们二老担心。”

如果在此之前,沈妈妈可能会听不进去,但是现在越看沈蔓歌越觉得亲切,她颤抖的握住了沈蔓歌的手说:“你说什么我都听你的。你自己也要小心点,知道吗?”

沈蔓歌整个人都激动起来,却不得不压抑着,只能点了点头。

沈妈妈对她说:“你既然是蔓歌的好朋友,就去蔓歌的房间休息一会吧,我看得出来你很疲惫,一会饭好了我叫你去。”

沈蔓歌着实是有些累了,但是她舍不得放弃这个时间去休息,沈妈妈态度坚决,她不得不回到了自己的闺房。

这里和没结婚前一模一样,甚至打扫的干干净净的,一点灰尘都没有,看得出来沈家父母对她的思念。

没有了沈妈妈在身边,沈蔓歌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下了眼泪。

她抚摸着床头柜上的照片,那是她还在家里的时候拍的,那么的青春洋溢,那么的光彩照人,此时却又那么的陌生。

五年的时间,整容已经快要让她忘记自己本身的样子了,如今看到这张照片,一幕幕的记忆在脑海中浮现。父母对她的呵护,再对比现在父母的苍老,沈蔓歌坐在床边无声哽咽着。

她的肩膀一抽一抽的。

沈妈妈本来就没关好房门,在听不到房内的声音之后,她轻轻地打开了房门的一条缝,就看到沈蔓歌拿着照片流泪的样子。

沈蔓歌将照片放下,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起身来到了床底下,趴在床下找出了一个盒子。

她小心翼翼的拿出了盒子。

因为没人知道这个小盒子的存在,所以上面落满了一层灰尘。

沈蔓歌轻轻地将灰尘擦干净,然后打开。

里面是她从小到大,每年过生日的时候,父母送给她的礼物,满满的一盒子首饰。

/>

甚至还有一家三口的全家福。

沈蔓歌再次捂着嘴哭了起来。

沈妈妈的身子颤抖起来,甚至恨不得进去询问一番,不过她终究还是忍住了。

她轻轻地关上了房门,走到了沈爸爸那边。

看着老伴儿双眼含泪的样子,沈爸爸以为她和沈蔓歌聊天想起了女儿,不得不安慰她说:“蔓歌不是有消息了吗?我们迟早会见到她的,你就别担心了,比起阴阳两隔,现在能够知道她活着,对我们来说就是最好的消息了不是吗?”

沈妈妈将书房的门关上,一把抓住了沈爸爸的手说:“老沈啊,我怀疑那个凯瑟琳就是咱们的女儿蔓歌。”

“你说什么呢?是不是想孩子想疯了?凯瑟琳虽然漂亮,但是比不上咱们家的蔓歌。”

沈爸爸直接以为沈妈妈精神错乱了。

沈妈妈却摇着头说:“不是的,我刚才把她送进了蔓歌的卧室,让她在那里休息,不过我没管上门。从门缝里,我看到她对蔓歌的房间十分熟悉,甚至蔓歌自己私藏的东西她都找得到。而且她从进了房间就在哭,一直哭。你说她告诉我们蔓歌五年前经历了大火,伤了容貌,也和我们说她可能再见我们得时候和我们以前认识的样子不太一样了,我仔细看了看,她的眉宇之间特别像蔓歌,特别是那双眼睛。还记得吗?蔓歌的那双眼睛像你!”

沈爸爸被老伴儿这么一说,整个人也有些愣住了。

“可是如果真的是蔓歌的话,她为什么不认我们?还有南弦,他为什么也帮着她瞒着我们呢?”s3();

“这件事儿可能他们之间有什么苦衷。我看的出来,南弦对她态度不错,可是她对南弦却冷冷淡淡的。这里面到底什么事儿,咱们也不知道,既然孩子不愿意说,我们也就不问。只要她回来就好。”

沈妈妈一边说一边抹着眼泪。

沈爸爸沉思了一下说:“我去让厨房做几样蔓歌喜欢的饭菜,再做几样她不喜欢吃的饭菜,到时候吃饭的时候你别说话,我们在观察观察看看,毕竟这事儿可大可小。”

“嗯,听你的!不过既然她不让我们出国,那么我们就不出去了,这件事儿我也总觉得奇怪,刚开始知道了蔓歌的消息光顾着高兴去了,现在想想,五年了,蔓歌音信全无,怎么突然间就有人找到我们说知道蔓歌在哪里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