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的手在颤抖。

她甚至很想流泪。

这是她拼尽一切都想要保住的女儿啊,可是现在叶南弦丝毫不知道她的存在。如果告诉了叶南弦,她敢保证叶南弦会在第一时间赶过去和落落配型,可是叶南弦现在的身体状况真的不适合做任何手术了。

沈蔓歌着急着,却又不得不等待着,这种煎熬让她痛不欲生,却又不敢和沈落落说。

沈落落听到沈蔓歌也这么说,顿时高兴起来。

“妈咪,我会等着你们回来的,我一定会!我很坚强哦。昨天院长奶奶还和我说,我是世界上最坚强的女孩子!”

沈蔓歌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

宋文棋从窗口看到沈蔓歌流泪,顿时有些心疼,他想要站起来去安慰一下沈蔓歌,但是又不忍心打扰沈蔓歌。

或许沈蔓歌自己都不知道,此时的她浑身仿佛笼罩着一层光环,看不见的光辉让她整个人特别的温和,温暖,甚至带着一丝说不出的感觉。

而那种感觉就好像是甘霖一般洒金了宋文棋的心底。他突然觉得此时的沈蔓歌就像是个女神一般,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s3();

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理,宋文棋掏出了钱放在了桌子上。虽然他对沈蔓歌还有很多的疑惑和探索,但是这一刻,他只想把安静留给沈蔓歌一个人。

走出了咖啡厅,宋文棋很不甘心,但是又不得不给叶南弦打了一个电话。

叶南弦看到宋文棋的电话时,有些皱眉,却还是接听了。

“有事儿?”

“凯瑟琳在医院对面的咖啡厅,你过来把人带走吧,我现在有事儿要离开,没办法送她回病房。”

“宋文棋,你带她出去,现在又要丢下她一个人离开?你知不知道她现在很危险?她……”

“你来不来?不赖我走了。”

宋文棋不想听叶南弦教训。

他觉的自己脑子进水了,居然会想着给叶南弦打电话,这不是诚心给叶南弦制造机会吗?

可是再看一眼还在打电话的沈蔓歌,宋文棋的心微微的有些难受。

叶南弦犹豫了一下,还是转身离开,只是派人等待着张妈的消息,自己快速的赶到了咖啡厅门口。

宋文棋看到他来了之后,招呼都没打就坐车离开了。

叶南弦气的转身去寻找沈蔓歌,就看到沈蔓歌在阳光下打着电话,眉宇间是他从没见过的温柔,那种温柔和对沈梓安又不同,好想带着一丝心疼和怜惜。

她在给谁打电话?

又是谁能让她如此的牵肠挂肚?

叶南弦突然发现,自己对沈蔓歌的这五年居然一无所知。

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电话对面的人是谁,可是就如宋文棋一般,他不忍心破坏这种气氛。

沈蔓歌虽然伤心者,眼角还有泪水,但是她确实温柔的,是让人移不开目光的,那种气息是叶南弦所陌生的,却也不忍心打破的。

这时候的沈蔓歌如梦似幻的,让他有一种抓不住的感觉。

叶南弦心底猛地一慌,想要上前去,却终究停下了脚步,站在咖啡厅的门口静静地等待着。

宋文棋离开咖啡厅之后,

迫切的想要去一个地方。

他开着车疯了似的去了海城的郊区。

这里有一家封闭式的疗养院。

门卫看到宋文棋来的时候连忙放行,可见宋文棋是这里的常客。

他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了疗养院里,熟门熟路的去了一个vip房间。

房间里坐着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保养得很好,可是却双眼无神的坐在轮椅上,看着外面的景色发呆。

她就像是一直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无喜无悲,无欲无求。

宋文棋的眼眸瞬间刺痛了起来。

他轻轻地来到了女人的面前单膝跪下,手心紧紧地握住了女人的手心,轻轻地喊了一声。

“妈——”s3();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想来这里看一看母亲,可是自从看到沈蔓歌打电话的样子,他就突然想起了母亲,虽然这个母亲早就认不得他了。

女人的身子微微一颤,连忙收回了目光看向宋文棋。

她的眼底没有任何的惊喜,甚至没有任何的感情,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宋文棋,却没有任何的情感交流。

仿佛宋文棋就是一个陌生人,和平时的护士医生没什么区别。

这样陌生的眼神让宋文棋悲从中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