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梓安!”

沈蔓歌不得不开口制止沈梓安继续胡闹下去。

“他是你……”

“妈咪是干爹的!干爹早就说过了,会堂堂正正娶妈咪过门的!而且从小到大,我发烧生病的时候,都是干爹在我身边照顾我的。我需要父亲的时候,也是干爹陪着我的。妈咪,你不能对不起干爹!”

沈梓安好像知道沈蔓歌要说什么似的,在沈蔓歌还没说出那两个字的时候,他已经急忙忙的开了口。

叶南弦好不容易才让沈蔓歌对他敞开了心扉,没想到此时阻止他们在一起的人居然是他们的亲儿子!

“你干爹再怎么好也是干爹!什么叫干爹懂吗?那就不是亲的!”

叶南弦很想告诉自己不要和儿子计较,可是他心理的嫉妒就是发了疯的冒了出来。

唐子渊是个十分优秀的男人。

这五年来,他取代了自己的地位,守护者他的老婆孩子,这本身就让叶南弦狗不爽的了,如今看到自己的儿子居然也站在他那边,叶南弦心里这滋味啊,简直拔凉拔凉的。s3();

沈梓安听到叶南弦这么说,气呼呼的喊道:“我让他变成亲的,就能变成亲的!”

“沈梓安!”

“姓叶的,别以为你声音大,个头高我就怕你!我就是不喜欢你和我妈咪在一起,你是大坏蛋,我就是不喜欢你!”

沈梓安很少有这么任性的时候,他说完之后眼眶一红,眼泪叭叭的往下掉,那小模样简直要多心疼就有多心疼。

沈蔓歌心里难受极了。

“梓安,你听妈咪说,妈咪和你干爹只是好朋友。”

“我不听!妈咪你变了!”

沈梓安说完就哭着跑出了病房。

“梓安!”

沈蔓歌有些担心,但是她又不放心叶睿和叶南弦,下意识的看了他一眼。

叶南弦低声说:“快去追吧,把门口的保镖带上。放心好了,他还是个孩子,我不会和他一般计较的。”

“南弦,给他一点时间,毕竟从出生到现在,他对父亲所有的幻想和理解都来自于唐子渊。”

沈蔓歌这句话仿佛一把刀子插进了叶南弦的胸口。

可是他能说什么呢?

当年如果不是他一意孤行的要把沈蔓歌送走,又怎么会造成他们夫妻分离,父子不和的局面?

“去吧,我理解的。好好安慰那臭小子。”

叶南弦淡淡的笑着,哪怕心里在流血。

沈蔓歌再也不敢耽搁,快速的跑了出去。

叶睿直接被这一幕给吓傻了。

他从来都不敢和爹地这么讲话的,沈梓安居然敢朝着爹地吼耶!

老大就是老大!

太强悍了!

叶睿恨不得给沈梓安竖一下大拇指,却突然察觉到一到视线朝自己射来。

“爹地?”

叶睿有些胆小的后退了一步,现在恨不得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他可没胆子一个人承受叶南弦的怒气。

见叶睿像个老鼠似的胆怯着,叶南弦有些无奈。

这几年对叶睿确实严格了一些,那是因为他打算把叶家交到叶睿的手上,也算是给弟弟一个交代,谁知道造成了叶睿对他的敬畏。

如果有一天叶睿也能够像沈梓安一样对他,不知道他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过来!”

叶南弦对叶睿招了招手。

&nb

sp;“可不可以不过去?”

叶睿有些委屈的问着,声音很小。

“过来,爹地又不能吃了你。”

叶南弦觉得叶睿这样子也确实有些可爱了一些。

叶睿磨磨蹭蹭的走到叶南弦身边,生怕叶南弦骂他,不过想到沈梓安,他壮着胆子说:“爹地,老大不是故意要顶撞你的,他只是太在乎他妈咪了。”

“老大?你叫沈梓安是老大?可是明明你比他大呀!”

叶南弦笑着让叶睿爬上床,他摸了摸他的头。

好在叶睿没有被楚梦溪给教导成坏孩子。

叶睿很少感受到叶南弦的温柔,此时被他这么一摸,就像是被顺了毛的猫咪,立刻大着胆子趴在了叶南弦的身上,一双大眼睛眨呀眨的看着叶南弦。

“爹地,你是不是也喜欢老大啊?”

“你喜欢吗?”s3();

叶南弦不答反问。

叶睿第一时间点头。

“喜欢啊!说起来好奇怪啊,我就是喜欢和老大做朋友。他老厉害的!和我一样大,甚至生日都没我大,可是他居然会设计游戏耶!而且他还懂电脑,我觉得这世界上就没有他不懂的东西。虽然和他在一起,他总是说我笨,可是我不生气啊。我就是喜欢和他在一起。”

听着叶睿这么毫不吝啬的夸赞着沈梓安,叶南弦笑着说:“那么让他做你真正的兄弟好不好?”

“耶?我们已经是兄弟了。我们都说好了,不管以后在哪里,我们都是兄弟!”

叶睿骄傲的拍着自己的胸脯说着,脸上的神色特别高兴。

叶南弦将他揽在了怀里,低声说:“我是说让他以后和沈阿姨搬到我们家和我们一起住,让他和你一起喊我爹地,你也可以喊沈阿姨妈咪好不好?”

叶睿顿时就愣住了。

“可是我不是有妈咪吗?为什么还要叫沈阿姨妈咪啊?”

“因为这样我们才是一家人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