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梓安的小身子被冻得瑟瑟发抖,却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等待着。

他不知道绑架他的是什么人,凶不凶,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他只能闭着眼睛装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但是没有一个人进来,又冷又饿的沈梓安不由得再次睡了过去。

时间对沈蔓歌和叶南弦来说,也是一个煎熬的过程。

他们一边紧锣密鼓的调查着,一边等待电话响起,希望这只是简单的绑架勒索,可是一个晚上都过去了,电话一点声音都没有,而外面的调查也犹如石沉大海,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对于楚梦溪和钟素雪他们,叶家一直没有放松警惕,可惜的是他们根本就没出门,一点线索也没有。

沈蔓歌的不安打到了定点。

“不行,我不能继续等下去了,我要出去找,哪怕是每一个角落我都得亲自去找!”

沈蔓歌疯了似的往外跑。

一夜未眠,她的眸子猩红猩红的,脸色也苍白的可怕。

叶南弦却一把抱住了她。s3();

“蔓歌,你这样没头苍蝇似的乱找是没有用的!”

“就算没用我也要去找。叶南弦,你不是母亲,你不知道我现在心里的感受。梓安是我拼了命才生下来的,他是我的命根子。就算我自己找不到,起码我在路上找。我始终觉得,我这么在家里干等着,我就对不起孩子。如果梓安真的有个什么万一,我也不活了。”

沈蔓歌的所有坚强在这一刻彻底崩溃了。

一下午加一晚上的时间过去了,已经过了十二个小时了,但是沈梓安一点消息都没有,这意味着什么,其实不但是沈蔓歌,叶南弦也清楚的很。

找到沈梓安的机会大大的缩小了。

如果他出了海城,外面的茫茫天地,他该去什么地方找儿子?

五年没见,才刚见到自己的儿子,如今居然在自己的额眼皮子地下失踪了,叶南弦心里更是难受的不到现在的沈蔓歌,他更加自责。

“我和你一起出去找!”

叶南弦的决定让宋涛有些震惊。

“叶总,不可以!你是海城的天,你如果亲自出去找,整个海城会乱了的!”

“乱了就乱了,我现在不是什么叶总,也不是什么海城的天,我只是一个父亲!一个失去了儿子,只想找回儿子的父亲!通知所有的媒体,就说叶家的小少爷失踪了,把梓安的照片发出去,告诉所有人,提供消息和线索的,叶家必有重谢。但是如果有人染指了叶家的人,哪怕倾尽叶家全部的家财,我也会让那个人付出代价!”

叶南弦做出了如此的决定。

本来打算等沈梓安回来再慢慢地和儿子相处,培养出感情之后再让他认祖归宗,但是现在情况由不得人了。

只有沈梓安是叶家的人,对方才会有所顾忌,这也只是叶南弦的赌注。

但是如果对方是亡命之徒,叶南弦不敢想。

现在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任何的可能都有,他实在不敢太过于乐观,但是在沈蔓歌面前,他也不能让沈蔓歌再承受什么压力了,毕竟她只是一个母亲。

闫震赶来了。

/>

他看到叶南弦和沈蔓歌要出去的样子,已经明白了叶南弦的意思。

这个时候,任何一个父母都是坐不住的。

闫震低声说:“我在基地的时候对叶睿和沈梓安进行过绑架训练,我相信以沈梓安的聪明和冷静,是可以给我们留下线索的,现在就怕梓安没有这个机会。这样,我带着人把整个海城转一圈,或许会有什么发现。”

听到闫震这么说,沈蔓歌简直感激的不得了。

“谢谢你了,闫教官,求求你一定帮我找到儿子。”

她因为激动握住了闫震的手,一旁的叶南弦看了看,眉头微皱,却没说什么,现在这个情况他还要计较什么呢?

倒是闫震很快的放开了沈蔓歌,低声说:“放心吧,沈小姐,我一定会把梓安给平安带回来的,我保证!”

沈蔓歌点了点头。

她还是决定出去寻找沈梓安,这样毫无目的毫无头绪的在家里等消息,她真的坐不住了。

叶南弦自然也跟着。

一时间,叶南弦带着沈蔓歌穿梭在海城的大街小巷,反倒让所有人惊恐不安,而叶家丢了小少爷的事情也在同一时间扩散开来,以至于整个海城的人都震惊了。s3();

世人都知道叶家的小少爷只有叶睿一个,现在怎么又多了一个叫沈梓安的孩子呢?

有好事的人,已经翻出了五年前叶南弦的婚姻记录,清楚地意识到五年前的叶夫人就姓沈。不过因为五年前叶夫人葬身火海,大家也就渐渐地遗忘了这件事情。

如今爆出了沈梓安这个孩子是叶家的孩子,一时间诸多的猜测也随之而来。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