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蔓歌!蔓歌,我在呢!”

叶南弦快步上前紧紧地抱住了沈蔓歌,可是她却依然哭喊着,甚至对叶南弦拳打脚踢的。

“叶南弦,你好狠的心啊!这是我们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沈蔓歌的眼泪像开了闸的洪水一般泛滥开来,瞬间浸湿了叶南弦的衣衫。

“蔓歌,你睁开眼睛,你看看我,你在做梦!快醒过来!”

“不要!疼!好疼!火烧得我好疼!谁来救救我和孩子?”

沈蔓歌一把推开了叶南弦,紧紧地抱着自己,可是她的双手下意识的护住了自己的肚子,就好像五年前那场大火燃烧起来的时候是一样的。

叶南弦的心猛然被撕裂了。

五年前他没有亲眼见过那场大火中沈蔓歌所经历的一切,但是现在看到这一幕,他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人生生的撕碎了一般。

难道五年前她在大火里挣扎着没人去救她吗?s3();

赵宁呢?

当时他是自己最得力的保镖和助手,特意派他去保护沈蔓歌的,怎么会让沈蔓歌经历这一切呢?

叶南弦还想上前,却听到一道稚嫩的声音响起。

“你怎么会在这里?”

叶南弦微微回头,就看到沈梓安惺忪的眸子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立刻警惕起来。

“梓安,你妈咪……”

叶南弦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沈梓安快速的跳下了床,鞋子都来不及穿,直接跑到了沈蔓歌的身边,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轻声说:“妈咪,我好好地在呢,我是梓安,你的儿子梓安。不怕不怕,大火已经过去了,我还好好的活着,妈咪不怕。”

说完,沈梓安伸开胳膊紧紧地抱住了沈蔓歌。

虽然他长得人比较小,但是那小小的胳膊仿佛带着无穷的力量,居然奇异的安抚住了沈蔓歌。

激动中的沈蔓歌渐渐地平复下来,却依然没有醒来,只是紧紧地抱着沈梓安,嘴里不断地喊着沈梓安的名字。

沈梓安伸出一只胳膊,轻轻地拍着沈蔓歌的后背,就像是小时候沈蔓歌哄着沈梓安时的样子。

叶南弦的眼眶突然就红了。

这个情形他能看出来,沈梓安已经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

看着儿子小小的身子却那么熟练的安抚着沈蔓歌,叶南弦的眼泪在眼眶中打转。

“这几年来你妈咪一直如此吗?”

“嘘——”

沈梓安把食指放在了嘴边,示意叶南弦别说话。

叶南弦刚进来的时候还觉得这个房间里充斥着温馨和快乐,可是这一刻却压抑的难受,仿佛四面八方涌来无数的压力,差点把他给击垮了。

他从来没见过沈蔓歌熟睡后的样子,如今看到却心痛的几乎快要不能呼吸了。

这是他的妻子,是他深爱的女人啊!

可是他却让她一个人承受了这样的痛苦,而且是五年!

五年来陪在她身边的人居然是一个四岁左右的孩子!

他算什么丈夫?

算什么父亲?

/>

叶南弦自责着,沈梓安已经将沈蔓歌彻底的安抚好了。

他松了一口气,转头看向叶南弦,低声说:“你能帮我把妈咪抱上床吗?这里的地面很潮湿,我怕妈咪受不了。”

叶南弦连忙起身,小心翼翼的把沈蔓歌给抱上了床。

他想要打开灯,却被沈梓安给阻止了。

“妈咪怕灯光,也怕火。晚上他基本上是不点灯的,如果不是要画设计图,她根本不会熬夜。”

叶南弦的心再次疼了起来。

被大火焚烧过的人都怕光怕火吧。

曾经她那么阳光的一个女人,如今却只能生活在黑暗中了吗?

叶南弦心里疼的难受,轻轻地拉过被子盖住了沈蔓歌。

沈梓安已经懂事的穿好了鞋子,并且把衣服也披上了。

s3();

“我们出去谈吧,别耽误妈咪休息,她睡眠很不好的。”

听沈梓安这么说,叶南弦再看看这么懂事的儿子,一把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沈梓安的身上,顺手抱起了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