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的心是慌乱的,可是却不表现出来,她冷冷的看着宋文棋说:“你什么时候和叶南弦成为好朋友了?开始为他说媒了?”

宋文棋整个人都愣住了,随机意识到了什么。

“哪有!我才没有为他说媒。不对,我刚才都是胡说八道的。其实叶南弦最喜欢的人是他自己对吧?嘿嘿,美女,你是不是要考虑考虑我?”

宋文棋嬉皮笑脸的靠了过去。

沈蔓歌冷笑着说:“还闹?”

“真没闹,小爷我就是看上你了。”

宋文棋说着就想着偷个香,没想到沈蔓歌早就识破了他的意图,身子一侧,宋文棋差点掉进海里,好在沈蔓歌拉了他一把。

“我去!还是你知道心疼我,我就知道你是喜欢我的。”

宋文棋嘴巴依然贱贱的。

沈蔓歌也懒得和他计较,将他拉了回来之后,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宋文棋的身子直接倒在了沈蔓歌的身上。s3();

“哎呀,站不住了,这里的风好大。”

一股馨香扑面而来。

宋文棋只觉得沁入心脾,清爽异常。

见惯了太多的女人,身上都是各种各样的香水味,可是沈蔓歌身上没有任何的香水,却带着一丝独特的气息,让人陶醉其中。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那样子要多下流有多下流。

“滚开!”

沈蔓歌实在受不了宋文棋这无赖的样子,伸手要推开他,宋文棋却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说:“难怪老人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组。美女,你让我陶醉了,哦,我的心啊,正在为你跳动,你感觉到了吗?”

说着他把沈蔓歌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

“你们在干什么?”

叶南弦突然冷喝一声,吓得沈蔓歌下意识的抽回了手,并且第一时间和宋文棋保持了距离,可是这一切在叶南弦看来却有些欲盖弥彰了。

宋文棋被叶南弦这一嗓子吓得差点真的掉进海里。

他也敏感的察觉到了沈蔓歌第一时间的反应。

这样的动作还要和他说和叶南弦没关系?

谁信呢!

宋文棋直了直身子,皱着眉头说:“我说叶南弦,你怎么那么煞风景呢?没看到我正在喝我女朋友谈情说爱吗?你就不会避讳这点?”

叶南弦怒极反笑。

“你女朋友?你确定?”

“当然!”

宋文棋梗着脖子,好像斗鸡似的。

沈蔓歌才反应过来,为自己刚才下意识的动作而懊恼着,如今见到宋文棋这么不怕死的挑衅着叶南弦,她的嘴角有些抽。

这个宋文棋今天真的带脑子出来了吗?

她拽了拽宋文棋的衣袖,示意他低调一点,可是宋文棋却领会错了意思。

“放心吧,他不能把我怎么样的,我是宋家的继承人,我就不信了,他还能把我扔到海里去?”

宋文棋信誓旦旦的说着,下一刻就感觉到一股劲风扑面而来。

“握草!叶南弦,你特么的疯了吗?”

宋文棋下意识的抬手抵挡,可是叶南弦攻势凌冽,根本不给宋文棋喘息的机会。

&

nbsp;“奶奶的,谁告诉我你受伤了?这哪里像是受伤的人了?美女,别看着了,看帮帮我呀!你再不说话,我真的会被他揣进海里了。”

宋文棋被叶南弦逼得十分狼狈。

他从没想到会在沈蔓歌面前丢这么大的面子,可是谁让他站的位置不好呢?

后面就是大海,现在所站立的地方全是礁石,根本没办法正常发挥好不好。眼前的叶南弦把前面的路都给堵死了,根本不给他上来的机会。

沈蔓歌见叶南弦动了真格了,虽然她也是第一次看到叶南弦动武,不过这攻击真的让她叹为观止。

“叶南弦,你快住手!宋文棋快要站不住了!”

沈蔓歌不得不开口提醒。

她不说话还好,一开口就是为了给宋文棋求情,叶南弦的脸色更难看了,手下的动作更是不留余地。

“啊!叶南弦,小爷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宋文棋惊叫一声,直接被叶南弦一觉踹进了海里。

因为体重的关系,海面上溅起了很大的浪花,看的沈蔓歌惊心不已。s3();

“他……”

“死不了!他可是游泳冠军,这点海浪对他来说不算什么。闫震,派人看着这里,日落之前不许他上来!”

叶南弦冷冷的声音仿佛是冬日里的冰霜。

沈蔓歌一听,嘴角再次抽了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