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蔓歌直接哭晕了过去。

在没有看到沈梓安的时候,她还可以安慰自己,沈梓安还是有些自卫技能的,毕竟跟着闫震那么久不是吗?

所有的期待和幻想在楚梦溪发给她视频的那一刻完全的崩溃掉了。

叶南弦看到哭晕过去的沈蔓歌,整个人笼罩着一股肃杀之气。

“给我找,就算是吧海城给我翻遍了,也得把楚梦溪给我找出来!另外,宋涛,去吧钟素雪给我绑起来。发出消息,只要楚梦溪一天不出现,我就放钟素雪一小时的血。我儿子要是再流一滴血,我绝对会让钟素雪和整个楚家陪葬!”

这一刻的叶南弦是狠厉的,是狂暴的,他恨不得将整个世界给摧毁,所有的理智在看到沈梓安鲜血的那一刻完全的失去了。

叶南弦抱着沈蔓歌回到了叶家老宅。

张妈不知道什么时候出院了,看到叶南弦的时候想要上前说什么,却被叶南弦给阻止了。

“张妈,我现在没心情听你说什么,现在任何事情都不及我的儿子和沈蔓歌重要。你如果回来是为了不让我继续和沈蔓歌在一起的,那么你可以走了。”

叶南弦说完抱着沈蔓歌进了卧室。s3();

张妈看着叶南弦此时这个样子,欲言又止。

宋涛见他这样,好心的说道:“张妈,你是叶家的老人了,叶总什么脾气你是知道的。不管你对太太有什么不满,如今梓安少爷不见了,他是叶总的亲生儿子。现在这个时候你就别添乱了。”

张妈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她差点一头撞死,可是叶南弦却丝毫没有和沈蔓歌有任何的切断,如今更是为了沈梓安和沈蔓歌对她如此不理不睬的。

张妈真的想甩甩袖子离开,再也不去管这些事情了,可是当她看到叶南弦落寞的下楼,那高大的身影摇摇欲坠,好像快要只撑不住的时候,张妈又有些心疼了。’

“先生,我去给你做点吃的吧?”

“不用了,我吃不下。”

叶南弦坐在了沙发上。

沈蔓歌是被他强行打了镇定才睡过去的。

他是个男人,需要给这个家起到一个支撑的作用,可是他也是人,更是一个父亲。

当他看到沈梓安的鲜血时,叶南弦其实真的差点一头栽倒在地。

那个臭小子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楚梦溪既然让沈蔓歌前去,为什么又藏起来了呢?

她到底去了哪里!

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叶南弦从来没有这一刻这么无助着急过。

张妈见叶南弦这个样子,倒了一杯热水递了过去。

“先生,要不要和夫人通个电话?或许她有什么办法也说不定。”

张妈的话让叶南弦摇了摇头说:“我妈对沈蔓歌的印象不好,也不觉得梓安就是我儿子,现在根本不会管这种事情。张妈,你去休息吧,别管我了。”

“我怎么能不管你?你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三魂七魄都不在了似的,我看着心疼!你可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带大的。”

张妈的鼻子有些发酸,声音也哽咽着。

叶南弦闭上了眼睛,疲惫的说:“我知道你心疼我,那么你就该知道我对梓安现在的情况更加忧心,我也是一个父亲啊。那个孩子从小就不在我身边长大,他需要我的时候我都不在,如今他总算回到我身边了,可是却在我眼皮子下面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让我怎么办?”

/>

“先生,你是人,不是神,有些事儿不是你能控制的,现在太太已经那样的,如果你再到了,叶家可就完了。”

张妈第一次叫沈蔓歌是太太。

叶南弦敏感的察觉到了这一点。

“你认可蔓歌了?”

“我不认可能怎么办?先生你是非她不娶啊,如今连梓安少爷都出事了,我如果在给你添堵,你身边还有谁可以依靠?你是我一手带大的孩子,我就算让自己死了,也不能看着你难过。”

张妈的话让叶南弦的心理多了一丝暖流。

“谢谢你,张妈。”

“你先休息一下吧,我去给你们做点吃的。一会你们醒了之后吃点。”

张妈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然后转身去了厨房。

叶南弦见张妈这样的转变,不由得有些欣喜,宋涛也低声说:“如果张妈能够回来帮你,那就再好不过了。”

“是啊!”s3();

叶南弦有些安慰,虽然依然担心着沈梓安,不过却有些困了。

他靠在沙发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沈蔓歌睡着睡着就好像问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甜甜的,香香的。

她猛地睁开了眼睛,就看到一道人影正站在她的床前,恶狠狠地看着她。

“你是……”

沈蔓歌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黑影捂住了嘴巴,快速的打晕了。

黑影将沈蔓歌抗在了肩膀上,然后出了卧室。

外面的人都睡着了,甚至连叶南弦都在沙发上沉睡不醒。

黑影就那么明目张胆的带着沈蔓歌走出了叶家。

沈蔓歌醒来的时候是在一艘船上。

船舱里密密麻麻都是人,各种味道混杂在一起,十分的刺鼻。

她想要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嗓子疼痛无比,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她猛然想起了昏睡前的哪一个黑影,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仇恨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