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南弦,别以为我是真的求着你了!”

唐老夫人的怒气丝毫不加以掩饰,如果是普通人,此时估计早就吓破了胆,但是对叶南弦来说,他没什么表情。

“唐老夫人,我也没觉得你在求着我,我只是实话实说,或许对于唐子渊来说,我们家蔓歌是他的执着,但是对于我们家蔓歌来说,他只是恩人,是兄长。所以唐老夫人有什么要求就说吧,我女儿快要醒了,我还得去陪她。”

叶南弦说的很清楚,并不想和唐老夫人打什么亲情牌。

见他这个样子,唐老夫人叹息了一声说:“好,既然叶总如此爽快,那我就说了,唐子渊对沈蔓歌的执念一直都在,如果我们唐家拿着这五年的恩情来说事,我想叶太太就算是没有和我们唐家联姻的打算,也不得不对子渊以礼相待。既然叶太太和唐家无缘,不如就断了这个恩情吧。”

“唐老夫人想要什么?”

叶南弦听出了唐老夫人的意思。

她是想用实际性的东西来偿还唐家这五年来对沈蔓歌母子三人的帮助。

这样其实最好。

虽然说对沈蔓歌施以援手的是唐子渊,但是唐老夫人代表唐家出面,如果能够断了他们之间的联系,叶南弦也觉得未尝不可。s3();

这个世界上能够用钱衡量的事情从来都不是事情,这远比还人情债要好太多了。

唐老夫人见叶南弦很上道,低声说:“我要这次两家公司合作的完全经营权,当然,叶总也可以不同意,毕竟叶太太目前还是我们公司的设计师,她所设计出来的东西,虽然是两家合作,但是只要我们总公司的董事会说不通过,这设计也上不了市面。”

“好,完全的经营权给你们!”

叶南弦从来不把这些看在眼里。

“唐老夫人该不会只要这些吧?虽然我承认我家太太确实是个出色的设计师,设计出来的汽车也绝对会风靡一时,让唐家大赚一把,但是唐老夫人应该要的还不知这些吧?”

叶南弦再次开口。

唐老夫人这次有些汗颜。

她确实要的不止这些,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毕竟她那么大岁数了,说出来有点欺负人了。

叶南弦见她欲言又止的样子,冷笑着说:“我想唐老夫人要的应该是叶家在美国的所有资源吧?”

唐老夫人微微一愣,脸上划过一丝尴尬。

“叶总再海城,在国内都是首屈一指的,但是在美国,我们唐家垄断了这么多年,你们叶家突然插进来有点不太好。”

“说到底,唐老夫人也不过就是想垄断美国的市场罢了,无所谓,只要能够偿还唐家这五年来对我妻儿的恩惠,这资源我给了,我保证从明天开始,叶家的所有生意都撤出美国,甚至这辈子都不会再踏入美国的圈子一步!不知道唐老夫人可算满意?”

叶南弦开出来的条件简直让唐老夫人有些不敢相信。

“叶总说的都是真的?”

“当然,不过我这个人一向喜欢公正,唐老夫人,我们这次会面,我需要一个书面形式。只要唐家给出了书面形式的合同,我叶南弦以及后辈子孙,绝对

不会破坏这个合同,但是同理,从现在开始,沈蔓歌再也不欠你们唐家任何人任何情分了!”

叶南弦说的决绝,唐老夫人有片刻的犹豫,不过想到了唐子渊,她还是点了点头。

“好!从现在开始,唐家和沈蔓歌,和你们叶家,两清了。”

“蔓歌在美国你们唐家公司的职务也同时取消,我替她辞职,辞职书我会让人送过去的。”

叶南弦当机立断,是一点机会都不再给唐子渊了。

这可怪不得他。

虽然答应了沈蔓歌不会为难唐子渊,但是这是唐家先提出来的条件,舍弃了美国的市场,叶家确实有些损失,而且损失还不小,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和唐子渊没有正面敌对的可能,这或许是沈蔓歌最喜欢看到的把。

叶南弦的利落让唐老夫人有些佩服。

在感情上,如果唐子渊也能如次,唐家绝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两个人同时达成了协议。s3();

叶南弦起身离开了咖啡厅,走的时候留下了咖啡钱。

“既然没什么关系了,就没必要让唐老夫人请客。告辞!”

叶南弦很快的回到了病房。

沈落落已经醒了,正在和叶睿玩象棋。

见叶南弦进来,她甜甜的笑着说:“爹地,你快来,我要输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