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睿一直跑一直跑,一点都不敢停歇。

他脑海里一直响着沈梓安的话语,只有他跑出去了,找到爹地,沈梓安才有救。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叶睿连忙藏到了一个垃圾箱的后面躲藏着。

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浑身瑟瑟发抖。

眼看着楚梦溪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叶睿吓得大气不敢出一声。

眼前这个女人再也不是他的妈咪了。

她是魔鬼!

叶睿亲眼看着楚梦溪对沈梓安动手,更是看到楚梦溪对他的拳打脚踢。

楚梦溪说生下他就是为了能够在叶家立足,就是为了能够当上叶家的少夫人,可是因为他的愚蠢一切都玩完了。

他妈咪恨他!s3();

这是叶睿第一时间感觉到的情绪。

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对他呵护备至的妈咪了。

叶睿很难过,很伤心,可是他却不能和老大说,因为老大比他受伤厉害。

他不能让老大死!

不能!

叶睿蜷缩着身子躲在垃圾桶后面,看着楚梦溪疯了似的从眼前跑了过去。

他不敢出来,也不敢随便的出声。

直到楚梦溪跑远了,叶睿才从垃圾桶后面跑了出来,快步的朝着叶家的方向跑去。

他分不清楚方向,但是想起了沈梓安说过的话。

他说让他找个地方打电话给爹地。

叶睿跑到了超市,哭着喊着求人家借个电话给他用用。

很多有孩子的家长看到叶睿这样,不由得有些心疼,有的人更是直接报了警。

警察很快的赶到了超市,看到叶睿的那一刻,局长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叶睿少爷!天啊,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我要找我爹地,给我爹地打电话!救我老大!快啊!”

叶睿死死地抓住了局长的袖口。

局长没办法,连忙把手机给了叶睿。

当叶南弦接到叶睿电话的时候,整个人的心都揪起来了。

“你在哪儿?”

叶睿听到叶南弦的声音,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爹地,你快去救老大,老大流了好多血啊!”

叶南弦的心一抽一抽的疼着。

局长很快的报告了方位。

叶南弦带着宋涛他们快速的朝这边赶来。,

同一时间接到消息的还有霍震霆和宋文棋。

只是当一行人赶到小破屋的时候,除了地上一大滩的血迹以外,哪里还有沈梓安的影子?

“人呢?人呢!”

叶南弦几乎快要疯了。

这几天来,他日以继夜的寻找着沈梓安和沈蔓歌,此时好不容易有了沈梓安的消息,可是为什么又不见了?

警察很快的将地上的血液做了化验分析,结果显示就是沈梓安的。

看着这一地的鲜血,叶南弦一头栽倒在地上。

“叶总!”

宋涛吓得脸色都白了。

“爹地!”

叶睿哭喊着,没有见到老大,他心理很不安。

是他的错、!

是他跑的太慢了,是他耽误了救老大!

叶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整个场面乱成一团。

霍震霆还算是比较冷静的。

“继续找,就算找不到沈梓安的消息,也必须要找到楚梦溪,这个女人多不到别的地方去,赶紧找!”

宋文棋什么都没说,直接转身走了。

他不能接受沈梓安那个臭小子出事,可是那些鲜红的血液真的刺眼的很,让他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小时候被绑架的事情。

当年的那一场绑架,他的母亲疯了。

如今沈梓安下落不明,沈蔓歌也生死未卜,他不能在这里待着,他得去找她!

宋文棋快速的带着宋家人走了。

s3();

霍震霆清理了现场,留下人帮助警局的人开始调查。

叶南弦被宋涛带回了医院,医生给做了全面的检查,主要是情绪波动太大引起的休克,没多大事情。

叶睿被带回了叶家,可是他好像受了惊吓一般,晚上睡觉再也睡不安稳了。

一家人被楚梦溪闹得鸡飞狗跳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