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沈落落却依然觉得叶南弦有些亲切,这或许就是天生的父女亲情。

“干爹?”

沈落落求救般的看向了唐子渊。

这个时候只要唐子渊说一句他不是,沈落落就信了。

可是唐子渊见不到沈落落那失落的眼神,更是明白沈落落这些年对亲生父亲的渴望。

就像是沈梓安。

虽然他和他关系很好,也总是干爹干爹的叫着,但是他回到了海城之后,真的很少给他这个干爹打电话。

恐怕现在在叶南弦身边更觉得开心吧。

唐子渊心理很不是滋味。

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一个个的都离开了他。难道血源就真的那么重要吗?s3();

“干爹,他说的是真的吗?他真的是我爹地吗?”

沈落落软软的声音再次响起。

叶南弦看向了唐子渊。

他也是男人,自然了解现在唐子渊心理是怎么样的感受和纠结。

他没有催促,没有说话,而是一把抱起了沈落落,这才发现沈落落真的很轻,轻的几乎没有什么重量。

“你妈咪对我说你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公主,刚开始我还不信,现在见到你,我真的信了。”

“是真的吗?”

沈落落十分高兴,有些不好意思的坐在叶南弦的腿上,一动也不敢动。

他的怀抱好温暖哦,和干爹的不一样,总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萦绕着。

看着沈落落懂事的样子,她那无措的表情,叶南弦再次想起了沈蔓歌。

那个可恶的女人,你到底在哪里呀?

你怎么舍得扔下这么可爱的女儿和梓安,还有他,一去无踪了呢?

叶南弦摸着沈落落的头,力度怕大了,碰到她,轻了让沈落落感受不到。

他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手足无措的感觉。

落落和梓安不同。

梓安是个臭小子,健健康康的,不管他怎么摔打都可以,可是他的女儿这么的脆弱,脆弱到他不敢随便的大声说话,生怕吓到了她。

“当然是真的,落落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子。”

“对啊,落落妹妹,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孩子。”

叶睿也不甘示弱。

沈落落咯咯地笑了起来。

她的笑声十分清脆,像是玉珠跌落在盘子里,青翠怡人。

唐子渊见他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样子,再次受伤了。他觉得自己再留下来就是受虐。

“落落,她确实是你爹地。梓安病了,你妈咪需要留在国内照顾梓安,这段时间你爹地会和你在一起,有什么需要尽快和他说就好。”

唐子渊淡淡的开口。

沈落落得知眼前的男人真的是自己的爹地,一时间特别高兴。

“我没什么需要的,我就是希望爹地可以带我去游乐场玩一圈就好。”

“不可以!”

唐子渊直接给拒绝了。

“落落,你的身体不能做任何剧烈运动,你该知道的。”

唐子渊的严厉让沈落落有些失望。

“干爹,对不起。”

她着。

叶南弦觉得自己的心被人拧碎了一般,他柔声说:

“没关系,等落落病好了,爹地就带你和叶睿哥哥一起去好不好?”

“还有哥哥!”

“对,还有哥哥!”

叶南弦看着眼前的沈落落,自然想起了沈梓安那个臭小子。

他流了那么多血,现在一点线索都没有,他去哪儿了呢?

唐子渊见沈落落完全忽略了自己,气的直接转身离开了病房,不过沈落落却因为太过于高兴,没有看到唐子渊的愤怒和失落。

她伸出小手轻轻地握住了叶南弦的手指,低声说:“爹地,我的病真的能好吗?”

“能!爹地说能救一定能。”

叶南弦的鼻子有些发酸。

“可是医生说我的病是娘胎里带来的,这几年我总是被抢救,妈咪和哥哥都很担心,干爹也在找人治我的病,可是都没有什么效果。”

沈落落觉得叶南弦很温柔,她不由得把心理的话给说了出来。s3();

叶南弦抱着她瘦弱的身子说:“那是因为爹地没来呀!现在爹地来,落落一定会好的。”

“那爹地这几年为什么不来见我和妈咪还有哥哥?”

沈落落闪烁着那双大眼睛,天真的看着叶南弦。

叶南弦忍者心痛说:“爹地不知道你们还活着。如果爹地知道,早就过来了,现在爹地知道了,以后我的公主爹地会好好疼你的。把这些你欠你的都补偿给你。”

他的眸子突然就红了。

沈落落他可以补偿,沈蔓歌呢?沈梓安呢?

他的妻儿现在在哪儿呢?

“爹地,不哭!落落没有怪爹地。虽然妈咪不说,但是我知道,爹地一定是喜欢我和哥哥的对不对?护士阿姨说,这个世界上,孩子就是爹地妈咪的天使。我和哥哥这么懂事,这么可爱,爹地一定会喜欢我们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