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找医生来!她绝对不能有事儿!”

叶南弦冷静的命令着。

周围的人很快的开始行动起来,有的开始掐她的人中,而一旁的霍震霆却皱起了眉头说:“她不是我们霍家的子孙。”

听到霍震霆这么说,小紫整个人抽抽的更厉害了,看得出来她对霍震霆的话很不满。

霍震霆淡淡的说:“我们霍家没有癫痫的遗传,我也查过了,那个女人的家族史,没有癫痫的病例。不过为了慎重起见,我还是需要抽个血样,做个dna检测比较好。”

“随意。”

对叶南弦来说,小紫的一切都和他无关,就算是她是霍家的人,也不能让叶南弦放弃什么,如今如果小紫真的不是霍家人,那么更好说了。

此时的叶南弦就像是一个地狱使者,除了杀气还是杀气。没有了沈蔓歌在身边,貌似没有人能让他再次展演欢笑。

叶睿那边已经好了很多,他吵吵着要给妹妹打电话,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佣人实在没办法,只能把这个请求告诉了叶南弦。s3();

叶南弦微微皱眉。

“妹妹?他哪里来的妹妹?”

“少爷说是梓安少爷的妹妹,他答应了梓安少爷要好好的对待她妹妹的,说叫什么沈落落。”

叶南弦的手猛然顿了一下。

“叫什么?”

“沈落落!”

佣人没有记错。

叶南弦快速的来到了叶睿的房间里。

“沈落落是谁?”

“是老大的亲妹妹,我们视频过的,和老大长得一模一样,不过比老大好看,比老大白,而且老大说从她出生到现在,都没有出过医院,没有见识过外面的景色。爹地,我们去美国吧妹妹接回来好不好?我答应过老大,要把落落妹妹当成亲妹妹来对待的。”

叶睿的话让叶南弦久久不能言语。

沈落落不是唐子渊的私生女吗?

怎么可能是沈梓安的妹妹?

怎么可能和沈梓安长得一模一样?

除非那是他的女儿!

叶南弦的心理说不出的震惊。

如果真的是他的女儿,为什么沈蔓歌从来都不说?为什么她从来都不告诉他?

叶南弦快速的除了叶睿的房间,亲自去调查沈落落的事情。

唐子渊将沈落落的资料保护的很好,叶南弦冲破了好几个安全系统才闯了进去。

沈落落的照片赫然是沈梓安的第二个翻版,不过他的脸色苍白的可怕,最主要的是资料上显示,她属于先天性肾衰竭。

叶南弦的脑子翁的一下炸裂了。

他仿佛想起了沈蔓歌对他欲言又止的样子。

她说过她这次回来是对他另有所图的,她也说过如果我要你一颗肾,你给吗?

当时他以为沈蔓歌在说胡话,可是现在看来,不是沈蔓歌在说胡话,而是她本身就是为了沈落落回来的。

他们的女儿啊!

他和沈蔓歌的女儿!

记得沈蔓歌和沈梓安说过,等他的伤好了,要带着他去美国见一个人,如果那个人同意他们在一起,她沈蔓歌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他叶南弦了。

当时他以为那个人是唐子渊,现在想来,这个人是他们的女儿沈落落。

叶南弦突然心痛无比。

他一刻都不敢停留,第一

时间定了机票,直接和叶睿去了美国。

沈蔓歌和沈梓安的事情还在继续调查着,叶南弦已经和叶睿到了美国,直接找到了唐子渊。

两个男人五年后第一次见面,彼此都带着一丝火药味。

“叶总大驾光临是为什么?”

唐子渊自从沈蔓歌拒绝了他的求婚之后一直十分低落,况且这段时间唐家老奶奶制约了他的权力,他分身乏术,已经很久没有沈蔓歌的消息了。

叶南弦看着这个劲敌,低声说:“蔓歌回国是为了什么你是知道的,我来了,我要见落落。”

他只是在赌。

赌唐子渊一切都是知情的,赌那么喜欢沈蔓歌的唐子渊之所以放沈蔓歌回国是因为落落到了需要他这个亲爹的地步了。

唐子渊微微一愣,随机哭笑着说:“原来她和你说明了一切,她回来了吗?”

叶南弦的心理微微的疼着,却淡淡的说:“梓安生病了,需要她陪着,我一个人来就好了。再说让落落看到哥哥生病的样子也不好。”

“怕是你不让她回来吧?”s3();

唐子渊的眸子猛然锐利起来。

叶南弦记得沈蔓歌说过,这个男人对她和孩子们有恩,只要不是太过分,他不想与之为敌。

“愿不愿意回来,唐总真的不知道吗?拒绝了唐总的求婚,现在回来不觉得尴尬吗?

这句话仿佛戳中了唐子渊的心口,让他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你这身边已经有个儿子了,何必非要来和我抢?”

“沈梓安和沈落落都是我的孩子,怎么能说抢?我感激唐总五年前对他们的照顾和帮助,唐总想要什么,只要我叶南弦做得到的,我绝不皱一下眉头。”

叶南弦知道唐子渊不缺钱,但是欠下的人情总是要还的。

唐子渊冷笑着说:“我要沈蔓歌,你给吗?”

“她不是物件,她又自己的思想和选择,如果她要选择唐总,五年来你有的是机会不是吗?”

唐子渊的手再次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我就不该让她回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