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么?”

叶南弦和霍震霆都十分惊讶,甚至快速的俩到了宋文棋的身边。

宋文棋倒是想把这个消息一个人独吞,然后去一个人找出沈蔓歌,但是他有禁止。

“你先放开我!叶南弦!你丫的快把我勒死了。”

宋文棋的话还没说完,叶南弦已经就住了他的衣领,差点把他从地面上拽起来。

霍震霆知道这段时间叶南弦寻找沈蔓歌几乎快要疯了,况且他刚刚知道沈蔓歌和叶南弦的关系,此时自然是理解叶南弦的。

“叶南弦,你先放了宋文棋,他既然呆了消息来,就会说的,你别把他真的给勒死了,到时候我们就没消息了。”

霍震霆的话让叶南弦多少有了一丝松懈,可是心底依然十分着急。

宋文棋揉着自己的脖子说:“叶南弦,你丫的就是个神经病,早知道我就不告诉你她的消息了,我自己一个人去找,到时候美人儿就是我自己的了。”

“你想死是不是?”s3();

叶南弦此时就是一直被蛰伏的龙,纵然是万般本事,现在也没办法,只能看着宋文棋叽叽歪歪的说些没用的。

“切,和我大呼小叫个什么劲儿,我可告诉你,把美人儿弄丢的人是你,把美人儿卖出去的人可是你的奶娘!”

“你说什么?”

叶南弦整个人都愣住了,甚至有点如遭雷击。

他想过很多种可能,不是没想过沈蔓歌会被贩卖,可是他觉得那不可能。

张妈就算是再恨沈蔓歌,应该也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吧?

可是现在听到宋文棋这么说的时候,叶南弦差点没站住脚。

霍震霆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你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是通过道上的兄弟打听到的,她们说前些日子有人贩卖了一船的人卖去了国外,其中有个人说见过凯瑟琳,当时她是昏迷的,被张妈带人送到了船上。如今只知道那艘船去了无人岛,然后中转,至于到底最后去了哪里,谁也不知道。据说哪里的女人都会被卖到世界各地,按照当地的黑市规矩成为当地人的玩物。”

说到这些的时候,宋文棋心理挺不是滋味的。

他喜欢沈蔓歌,甚至觉得沈蔓歌身上有一种他一直都想要的平和气息。那么一个柔弱的女人,被人卖到了国外会承受什么样的结果,他几乎可以想象的到。

那个美人儿再也不会是冰清玉洁的了,甚至可能会面临着断手断脚,惨不忍睹的场面。

一想到这个可能,宋文棋的心理就窝着一股火,恨不得将眼前的叶南弦给直接毙了。、

“都怪你!叶南弦,你如果没有那个本事保护的料他们娘俩,你为什么要把她送到叶家?现在好了,她和梓安都不见了,就算现在知道她在哪儿,你告诉我,你再见到她的时候,她还能是原来的样子吗?她那么的冰清玉洁,那么的漂亮,会被折磨成什么样子,你我都是男人,你会不懂吗?就算把人找回来了,你能把这段经历给抹去吗?你能让她这辈子的阴影消除吗?你能吗?”

宋文棋一拳打在了叶南弦的脸上。

叶南弦没有躲闪,生生的承受了这一拳。

其实他的心理有何尝好手?

那是他的妻子!

是他孩子的母亲!

&nbs

p;分别了五年,好不容易知道了自己的心意,还没来得及和沈蔓歌过几天开心的有日子,现在居然成了这样的结果,而造成这一切的人居然是张妈!

是他从小最信任,最喜欢的奶妈!

叶南弦只觉得一口腥甜冲进了喉咙口,再也忍不住的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他步子有些趔趄,甚至站立不稳。

霍震霆的内心也是急剧震惊的,这样的结果谁都不想见到,可是他们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

“叶南弦,你得保重身体,你不但要寻找沈小姐,你还要寻找梓安,你甚至还得为落落想想。”

“落落是谁?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管别人的事情是不是?叶南弦,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我甚至怀疑你究竟有没有喜欢过凯瑟琳!”

宋文棋不知道落落的事情,此时听到这个名字,自然是火气冲天,提起拳头又要朝叶南弦打去,却被霍震霆给阻止了。

“够了,宋文棋,这里的每一个人都不比你好过!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尽快的知道那艘船去了哪里,沈小姐现在在哪里,而不是在这里内斗不是吗?”

宋文棋顿时就哭了。

那么大的大老爷们此时像个孩子似的哭的嗷嗷的。s3();

“我要是能查出来,我找你们干嘛呀?那艘船上的人死了不少,都被扔到海里去了,被打捞上来的面目全非,留有一口气的也只有那么一点点消息。叶南弦,你不是在海城只手遮天吗?你不是本事大码?你倒是去查呀!你赶紧去查呀!再晚了,她可就真的出事了!”

宋文棋的哭声让人觉得更加悲切了。

他是什么人?

海城的二世祖!

平时把什么人放在眼底了?

就算是叶南弦,他都没有怎么打怵过,可是现在居然为了沈蔓歌,哭的像个孩子。

叶南弦的心疼的厉害,他的胸口再次涌出一口鲜血,所有不好的事情都在他的脑海里闪现着。

蔓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