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么?很惊讶吗?真以为自己那点破事儿谁都不知道啊?”

余薇薇嘲讽的看了沈蔓歌一眼,然后快速的进了屋,在经过沈蔓歌身边的时候故意用肩膀撞了她一下。

“哎呀,真对不起,没看着。你应该不会为了这么点的,对吧?”

说完,余薇薇大摇大摆的进了别墅。

“什么味儿啊?你都在我妈家里做什么呢?”

余薇薇显然就是找茬。

这别墅里面能有什么味儿?

沈蔓歌没搭理她,回到茶几前把自己的设计图纸给收拾了起来。

“等等,你该不会是偷了我妈的画稿吧?我可告诉你,我妈的画儿可值钱了,你别见财起意。”

余薇薇这话有点侮辱认了。s3();

沈蔓歌看着她,一字一句的说:“这是我自己画的画稿,请你看清楚。”

“得了吧,就你这样的还会画画?别吹牛了!我告诉你,把这些东西给我放哪儿听到了吗?等我妈回来,她要说不是她的你才能动。做客人就得有个做客人的样子。”

说完,余薇薇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好像看到了沈蔓歌盖过的薄毯,她直接扔到了地上。

“什么东西啊?神马都往沙发上放,我告诉你,我妈是上等人,和你这样的下等人没法比的你知道吗?真不要脸,一个黑户还好意思舔着脸在我妈这里混吃混喝的。怎么?叶南弦不管你么?还是说他不要你了?”

余薇薇的话越来越过分。

沈蔓歌只觉得心口疼的厉害,却懒得和她说话,直接转身就要回房。

“站住!我话还没说完呢,你上哪儿啊?”

余薇薇就像个高高在上的女王,嚣张跋扈的不可一世。

沈蔓歌转过身来,冷冷的说:“余小姐,我是你母亲的客人,不是你的,这里也是你母亲的家,不是你的家,所以请你别用一副主人的态度来教训我,你不配!”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般!”

余薇薇顿时就怒了。

她猛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眼看着就要上前去撕扯沈蔓歌。

就在这个时候,萧爱回来了。

“余薇薇,你在干什么?”

萧爱的声音不大,却让余薇薇的动作猛然停了下来。

刚才还嚣张跋扈的余薇薇,此时看到萧爱的时候整个人就软了下来。

“妈,你怎么收留这个人啊?你知道吗?她根本就是个黑户,如果被警局的人知道你收留黑户,我们会很有麻烦的。”

余薇薇的话让沈蔓歌有些难受。

她也并不是一开始就是黑户的,只是现在说这些貌似已经没什么用了,她或许真的给萧爱带来了麻烦。

“萧阿姨,对不起,连累你了,我马上就走。”

沈蔓歌说完抬脚就走。

萧爱却拦住了她。

“走什么走?你能走哪儿去?外面到处都是警察,你的照片已经被发布到了上,现在还有人悬赏呢。你现在出去是打算自投罗吗?”

萧爱的话让沈蔓歌整个人都愣住了。

“发布到了上?还有人悬赏?”

她怎么也想不到唐子渊居然会做到这个地步。

&n

bsp;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逼着自己走投无路好去求他呢?

萧爱见她这样,叹了一口气说:“你就安安心心的在我这里住着,其他的事儿不用想。这是我给你买的换洗衣服,你去试试合不合适。”

说着,萧爱将手里的包包递给了沈蔓歌。

沈蔓歌顿时就感动了。

余薇薇却有些看不下去了。

“妈,你干嘛非要庇护她呢?一个黑户而已,况且刚才她还在偷你的画,这么一个小偷你留在这里到底是为什么呀?”

“你给我住口!”

萧爱的声音顿时就沉了下来。

“什么叫她偷我的画?你什么时候见过我画汽车了?身为我的女儿,都不知道你的母亲是靠山水画出名的么?”

萧爱声色俱厉,顿时让余薇薇瑟缩了一下。s3();

“妈,我就是说说。”

“什么话都说,没证据的话你乱说什么?而且我告诉过你,沈蔓歌是我的客人,是我的朋友,让你别太放肆了,你刚才在做什么?”

萧爱平时挺温和的一个人,现在发起火来居然让沈蔓歌都有些害怕。

余薇薇委屈的瘪了瘪嘴说:“她骂我。她说我不是这里的女主人,我是你女儿啊!”

“可是这是我的房子!”

萧爱这句话顿时让余薇薇的眼圈翻红了。

“妈,为了这么一个外人,你这样对我?我是你女儿好不好?我都没能留在你这里,她凭什么住在这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